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40章 被骂抄袭的爱豆(19)
    这半年多的时间里, 陆行风带她见了很多人。圈内通过他拿货的艺人, 东和的高层,甚至还有蒋氏的老板蒋宏辉。

    陆行风带唐沅去蒋氏那天正好跟蒋慕舒迎头撞上。跟蒋宏辉相交多年, 陆行风当然知道这小子是个什么身份, 笑着跟他寒暄了几句。蒋慕舒当面不露声色, 转头就跟唐沅联系, 问她怎么会跟陆行风搅在一起。

    蒋慕舒是蒋宏辉最偏爱的儿子,连蒋铭柏都知道陆行风有问题, 他了解的当然只会更多。往日沉稳淡定的蒋经理难得带上了一抹忧色,话里话外都在提醒唐沅陆行风不是个好人。

    这些年来,他跟唐沅的合作关系一直没有断过。乔玥退圈后, 蒋铭柏好几次暗地里给唐沅使绊子,都被蒋慕舒挡了回去。他在蒋氏总部和鸿嘉都经营起了不小的势力,只要蒋宏辉不哪天抽风突然变心, 光凭蒋铭柏绝不会是他的对手。唐沅对此十分满意,这本就是她一开始会找蒋慕舒合作的重要原因。

    不过跟合作伙伴关系再怎么好,唐沅也不会蠢到把自己在做的事告诉他。两人来回打了几圈太极, 蒋慕舒终于放弃了试探。

    临走前, 他对唐沅说, 如果她是想借陆行风对付蒋氏,大可不必对他如此防备, 因为他永远不会在这件事上阻止她。

    唐沅对此不置可否。

    蒋慕舒还没有让她交付信任的资本。她相信他会帮她对付蒋铭柏是因为他的身份,而她此刻不相信他也是因为他的身份。

    他作为蒋宏辉的儿子、蒋氏的合法继承人,在巨大的财富面前, 还会选择站在她这个昔日盟友这边?

    唐沅永远不会拿自己在乎的筹码去赌人性。

    不仅不信任他,她还暗中对蒋慕舒实施了监控,以求把所有不确定性扼杀在摇篮之中。

    跟陆行风周旋的这大半年,唐沅一直都跟警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半年来她也渐渐摸清楚了,东和是那些“货源”最大的中转站,相当于是AEM在这一买卖中的华国代理商。蒋氏则是靠皮条生意和那边搭上线,背景势力压迫,名利诱惑,再加上一个毒品在前边吊着,就跟拉磨驴子面前的胡萝卜似的,不怕手底下的艺人敢翻天。

    何况,他们也不是什么艺人都沾。那种长得好的、符合某些人士口味的、以及出生普通甚至无亲无故的,差不多就是他们下手的目标。

    嗯,唐沅这个福利院出来的孤儿就是个中翘楚。

    东和的老板黄志高是个很谨慎的人。唐沅最开始搭上他那条线的时候,他一点儿都不信任她。加上那段时间警方靠着唐沅的情报端了他手底下好几个据点,虽说不至于伤筋动骨,可他依然带着怀疑的目光审视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其中唐沅尤甚。

    跟黄志高打交道的每一次,都是把命悬在刀尖上。唐沅披着一张傻白甜的皮,几次避过他设下的雷区,顺手把脏水泼到了一个从警方反水的叛徒上,还“阴差阳错”地救了黄志高的心腹一命。

    总算让黄志高相信,她就是一个被他们完全控制在掌心的最完美的傀儡。

    “……代号破军,已经叛变队伍。”

    不到十人的小房间内,夏林沉重地向队友们通知了这个消息,屋内的气氛一时沉凝下来。

    他们是负责东和这个案子的小队最核心的成员,也是优秀的、奋斗在前线的缉毒警察。和丧心病狂的毒贩周旋的每一秒,都有可能有新的队友牺牲,可比起死亡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来自战友的背叛。

    夏林继续说道:“他向黄志高透露了贪狼的存在,但好在贪狼提前察觉。在E的配合下,黄志高误以为破军才是真正效命我们的卧底,已经把他一枪崩了。”

    短短几句话,背后的惊心动魄却不言而喻。

    有队员忍不住问:“E他出现了?”

    这个代号为E的人是队内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特殊存在。去年年底,他匿名向警方发了东和集团和蒋氏、AEM勾结的证据,警方技术人员费了很大力气也没能揪出发件人。在验证情报的可靠性后,警方尝试回复邮件,发展他成为线人,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

    这大半年来,他给他们提供的情报一次比一次详细具体,看样子是已经一步步打入了东和核心。

    对E的身份,他们都多有猜测。这人从没有露过面,也不属于警方系统,可不自觉的,成员们都已经把他当做了队内的一份子,一个从未相交的、却值得信任的队友。

    夏林摇摇头:“没有。贪狼没和他碰面,可他们俩似乎默契不错,这回配合得很好。”

    说到这里,他一向严肃的脸上都难得带上了一点轻松的笑意。

    一场流血的危机消弭,保住了警方在东和的中坚力量,这当然是值得庆贺的。

    其他人也笑了出来。刚才冷凝的气氛消散,对于找到证据、掰倒东和,他们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你们说……这个E到底是什么人呢?”一个年轻的队员忍不住自言自语。

    可惜,在场没有人能回答他。

    这年八月,唐沅正式发布了她回国后的第二张个人专辑。与《凤凰涅槃》那种风格多变的、炫技式的音乐不同,这张专辑收录的几乎全是抒情歌曲,唐沅低低的、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唱歌,就像在听一个看遍风景的旅人抽着烟,慢慢同你讲她在沿途见到的故事。

    故事里有世间风景,人生百态。

    那种由最真实的人生支撑的情感,无论是欢喜还是悲哀,都在入耳的那一刻牢牢抓住了你的心神,占据了你的胸腔。你在别人的故事里起伏,等回过神来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唐沅这张专辑,彻底打碎了外界不断唱衰她的声音。又一个神话的缔结,狠狠打在了那些整天说她江郎才尽的人的脸上。天天高谈阔论的预言家们一个个安静如鸡,终于明白了,哪怕近一年不发歌,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全网都在讨论这张新发行的专辑,可那些热闹却不属于此时的唐沅。

    陆行风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给她供货了。她闭着眼躺在沙发上,1088用电波一次接一次地刺激着她的神经,用撕裂般的疼痛抵抗着毒瘾发作时潮涌的空虚与渴望。

    这大半年来,陆行风有意无意地提高着唐沅对毒品的鉴赏能力。他想让她再忍受不了那些市面上流行的普通货,让自己成为她唯一的货物来源。

    打蛇打七寸,陆行风想靠毒品拿捏住她的命脉,而唐沅则让他以为,他的计划十分顺利。

    半个月前,一向对唐沅“照顾”有加的陆行风突然消失在她面前,而按照一个正常瘾君子的剂量,唐沅的存货应该早已消耗殆尽。

    她知道,筹谋了大半年,陆行风终于准备出手了。

    普通人永远不会知道毒品对一个瘾君子而言意味着什么,它巨大的诱惑力,足够后者为它抛妻弃子,为它孤注一掷,为它抛弃自己身上所有美好的、值得珍重的东西,如理智、健康,以及可以像个真正的人一样活着的尊严。

    即使唐沅强大的灵魂让她不至于沦为**的奴隶,可毒瘾发作时所有的痛苦和难受仍然需要她一力承担。1088一边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电波,一边又有些心疼。

    【我们不是来做娱乐圈打脸任务的么,怎么现在突然掺和到这种事里来了……】

    唐沅轻笑一声:“有些事是避不开的。”也不能避开的。

    1088沉默了一会儿,转头又骂起了世界意志:【要不是那个辣鸡处处限制我,我们怎么可能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它有些懊恼,觉得自己没用极了,什么都帮不上宿主。它堂堂一个高分通过主神考核的优秀系统,在这个网络时代连搜集个证据都需要宿主以身涉险,简直是侮辱它作为高级系统的尊严!

    唐沅拍拍它的虚拟体:“好啦,别为辣鸡生气。它既然敢限制我们,我们就搞它亲儿子给它看,蒋铭柏全家不下大狱,我唐沅的名字倒过来写!”

    1088重重点头:【嗯!】

    在陆行风的计划里,他消失后,他的猎物就得像条狗一样跑到他面前来摇尾乞怜,哭着求他给她毒品。唐沅也确实如他所愿,满世界疯了似的找他,听说他回家了,立刻找到他家门口蹲了他一夜。

    她在他家门口求了他一晚上,他终于大发慈悲,把人放了进来。

    此刻,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昔日的明艳少女毫无生气地趴在他脚边,心里清楚,他想要的时机已经到了。

    “小安。”

    陆行风蹲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唐沅,说:“我可以把货给你,但作为交换,你得帮我去办一件事。”

    女孩艰难地抬眼看他,似乎在确认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却只看到了眼前男人微笑的假面。

    “你愿意吗?”那张假面问她。

    她忙不迭地点头。

    “乖女孩。”那张假面抚摸着她的发喟叹。

    它瘦削的表皮上一张嘴开开合合,像一条不断吐着口信的毒蛇。

    ……

    三天后,唐沅随陆行风飞去了Z国。在那儿,他把她交给了一个美艳的白种女人,那个白种女人似乎对她很满意,亲亲热热地搂着她去了当地富人聚居的高级别墅区。

    唐沅跟着那个女人走进他们在别墅区的据点,一跨进门,就看到大厅里已经有了好几个十几岁上下的年轻女孩。她们肤色人种不一,却无一不是青春貌美,年华正好。

    女孩们带着好奇和警惕的目光看着她们走进,白种女人笑着和她们一一打了招呼,然后单独将唐沅安置在了楼上。

    两天后,女人再次来到别墅,带着她们登上了一架体积庞大的私人飞机。

    这个小型机场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安保。唐沅从登机通道走过去,门口微笑着的侍应生为她们掀开舱门口的帘子,用一种不容抵抗的姿态驱使着她们走进舱内。

    那个白种女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到她们身后,带着大大的笑容对她们说:“Girls, wele to our……”

    她顿了一下,然后带着更骄傲欣喜的语气道:“……Air Eden!”

    女孩们,欢迎来到我们的……

    空中伊甸园。

    唐沅抿唇看着眼前的一切,而在她身边,一个带着明显白俄血统的少女“哇”的一声,弯腰吐了出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