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42章 被骂抄袭的爱豆(21)
    唐沅在小岛上救下的那个女孩名叫Sedr, 是L国人, 这个位处中东的小国历史悠久,有着不少凝结人类智慧的历史遗迹。

    从小岛上回来后, 她休了个短假, 一个人去了L国。她带着1088走访了许多贫民家庭, 看着他们一家近十口人挤在二三十平米的狭小阁楼上, 女孩儿们十三四岁就被嫁出去,换一箱速食面或者干面包, 或者仅仅是一家人能继续呆在阁楼上的资格。

    Sedr家里有六个孩子,她排行老大。唐沅找过去时,她家里隐约传来女人哀哀的哭声。住她家楼下的大妈告诉唐沅, Sedr事先和杂货店老板的儿子订了婚,可她的父亲却为了几个银币卖掉女儿,杂货店老板暴怒, 扬言要把他们一家赶出去。为了平息他的怒火,Sedr的三妹妹代替姐姐嫁了过去。

    “她家的三妹妹才十一岁,哪里能嫁人哟。嫁过去不久就怀孕了, 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 死啦。”

    “医院?送去了, 医院不给治。她家没有正式身份证件呀,连人都不算, 医院才不在她身上浪费那个精力呢。”

    “才十一岁啊,作孽哟。”

    大妈一边摇头一边啧啧叹息。

    然而Sedr的家庭在这里并不是个例。

    贫穷和愚昧带来日复一日的麻木和绝望,太多的无可奈何造就了Sedr和她妹妹那样的人生。他们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力, 无法选择出生,无法选择成长,乃至奋斗的资格都被一并剥夺,一辈子被命运的洪流裹挟,被飘荡,被冲毁。

    唐沅想起了Sedr和她提起弟弟妹妹时脸上柔和的笑意,喉头像被棉花塞着似的,堵得难受极了。

    回国后,唐沅连夜写了一份计划书提交给高层。高层开会商议后,同意配合她的计划。她于是主动联系了L国一名著名的纪录片导演,说自己手上有一个好项目,问他愿不愿意参加。

    这名导演在国际上颇负盛名,拍的片子以突出问题精准狠辣、一针见血见长。他历来大胆,最爱戳政府当权派的痛脚,被发了多次红牌警告,但碍于他的背景和国际名声,到底也没拿他怎么样。

    收到这个华国歌手的邀请时,这名导演是疑惑不解的。可他还是礼貌地回复了唐沅。而在真正见到唐沅给他的项目书后,他意识到,这个人是要拉他干一票大事。他二话不说,立刻买机票飞到了华国。

    “……女士,我希望您清楚,您的这个项目代表着什么。这跟我以往拍的片子都不一样,如果这部纪录片被拍出来,我得罪的不仅是L国政府,我还会上北美的通缉名单!”

    Yusuf死死地盯着对面坐着的美丽女人,试图从她表情上窥见她的想法。但很可惜,他并没有成功。

    “我明白。”唐沅微笑着说,“但我已经拿出了足够的诚意。片子上映后,华国政府会给您办理好长期居住证。您该相信,我们的政府言而有信,会给您足够的庇佑,不会让您的人身安全遭到威胁。”

    她顿了顿,又道:“何况,L国以及其他中东小国面临的这个问题现在正赤|裸裸地摆在您面前,您真的要选择视而不见吗?”

    Yusuf沉默了。

    他出身优渥,在拍电影一途上自小被夸天才,活到中年,名啊利的他都不缺,可他依然坚持拍自己的纪录片,屡次在L国政府的红线上试探,不就是为了用自己片子产生的影响作为压力,来推动他的祖国乃至这个世界越来越好吗?

    他曾经指着鼻子骂那些尸位素餐的当权派的话还历历在耳,如果他退缩了,那他和那些眼里只有利益的政客富豪又有什么区别,他前半生做出的所有努力又算什么呢?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他知道,从唐沅把项目书摆在他面前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法选择视而不见。

    唐沅看他挣扎半晌后眼底逐渐亮起坚定的光,明白他已做出了选择。

    所以啊,这就是为什么在见识了这个世界的丑恶之后,她依然愿意相信希望和人性。

    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在努力发光,或像太阳,强势地驱走黑暗,如当初的塞缪尔;或像星辰,孜孜不倦地为黑夜中的旅人指引方向、带来希望,如眼前的Yusuf。

    正是有这样的人的存在,人类文明的火把才能代代相传,如地层里的宝石,愈经岁月,愈显璀璨。

    她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眸里笑意融融。

    陆行风做局的聚会上最近突然多了一个让唐沅意想不到的人,蒋铭柏。

    她到地方的时候,蒋铭柏正歪在软沙发上吸得飘飘欲仙。他熟练地把粉末倒在锡纸上,在底下点燃了一支蜡烛,白色烟雾慢悠悠地蒸腾起来,涌入他的呼吸道,他微微闭着眼睛,表情看上去享受极了。

    唐沅开门的动作顿了一瞬,然后面不改色地走了进去。察觉到她的到来,蒋铭柏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眼瞥了她一眼,冷笑道:“哟,咱们的大明星来了?”

    唐沅没有理会他的阴阳怪气,坐下来后拿起茶几上的烟盒,随意磕了一根出来叼在嘴里。

    蒋铭柏见此怪笑了一声:“这烟能满足你么?要不要我把好东西分你一点?”说着把手里尚且蒸腾着雾气的锡纸往她那边递了递。

    唐沅厌烦极了他那张油腻恶心的脸,啪地一下把锡纸打落在地:“你他妈离我远点!”

    蒋铭柏脸上笑容一收,眼神阴翳地望着唐沅。半晌,他又笑开了:“咱们安大脾气大,理解,理解。”他笑着跟屋子里其他人说:“这攀上大人物了的确不一样哈,咱们这些升斗小民可不配跟安大说话了。”

    屋子里其他人都没接话,尴尬地赔着笑脸。

    开玩笑!这俩人一个是鸿嘉的老总,一个是Joseph宠得厉害的情人,哪个是他们这些小虾米招惹得起的?

    你们神仙打架,不要殃及我们这些池鱼啊拜托!

    好在这时陆行风进来了。他一看两人之间剑张跋扈的气氛,当即坐到两人中间,笑道:“你俩这是干嘛?今天出来玩是开心来的,你俩别扫了大家的兴。”

    唐沅拿烟的手指着蒋铭柏,眼神冰冷地质问陆行风:“他怎么在这儿?”

    陆行风好声好气地劝道:“小安,铭柏是你辉哥的儿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子侄。他现在大了,该准备着接手家业了,你辉哥的意思是说让我先带着他见见世面。”

    他苦口婆心道:“我知道,你们俩以前因为一个小明星闹了些不愉快。但现在那个小明星也得了教训,铭柏已经跟她划清界限,再也影响不到你们了。我们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以后铭柏接手了蒋氏,还要仰仗你多帮帮他,把你辉哥的心血发展壮大才是。”

    1088在唐沅脑子里吃瓜吃得兴致勃勃:【蒋宏辉你喊辉哥,蒋铭柏是他儿子,也就是说是你侄子咯?平白多了个前男友当大侄子,宿主你开心吗?】

    唐沅翻了个白眼:“可拉到吧,我们唐家可没有这种不肖子孙。当我侄子,他也配?”

    1088啧啧叹息。

    唐沅脸色依旧冰冷,她看向陆行风:“陆哥,当年我和他可不只是‘闹了些不愉快’。我正当红的时候他蒋铭柏联合乔玥那贱人把我逼出国,要不是我进了格尼斯,圈里从那时候就查无此人了。我回来后他还不消停,非要逼死我才算完,这才过了两年,你就指望我忘了当初的事?我告诉你,不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

    她把手里的烟盒往茶几上一摔,径直站起来:“以后所有场合,有他没我,你看着办吧!”

    说完就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陆行风被唐沅当众甩了脸色,一直维持的笑容也快挂不住了,盯着唐沅的背影,脸色难看至极。

    自从这丫头攀上Joseph后,脾气就一天比一天见长。为了不失去AEM这棵大树,他对她一再忍耐,没想到却惯得她一天比一天嚣张。

    以前他无可奈何,只能供着她,可现在……

    陆行风瞥了一眼蒋铭柏,脸色稍霁。

    如果铭柏那个能力是真的,他哪里还需要看安菁一个小丫头的脸色?

    察觉到陆行风的眼神,蒋铭柏抬头对陆行风露出一个乖巧中带着讨好的笑。

    “蒋铭柏和乔玥分手了?”回去的路上,唐沅问1088。

    说起来,她已经好久没刻意关注过这两人的消息了。她这段时间忙着搜集证据,忙着应付Joseph和黄志高等人,都快忘了原世界线中把原主逼到走投无路的男女主。却没想到,蒋铭柏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竟然是在陆行风的聚会上,还带来个和乔玥断了的消息。

    陆行风说的那番带蒋铭柏见世面的话是骗三岁小孩呢。蒋铭柏都快三十了,蒋宏辉要带他见世面早见了,还等得到现在?还“铭柏现在长大了”,呕,陆行风说这话不觉得亏心吗?三十岁才叫长大?那满大街二十九的人都算是巨婴咯?

    搞笑呢这不是。

    蒋铭柏和乔玥分手这事儿在圈内闹得挺大的,1088很快给了她答案。

    原来,乔玥退圈以来,没有收入来源的她只能做一只被蒋铭柏豢养的金丝雀。整天闲得没事儿干的人都爱胡思乱想,没有了收入来源和对未来十分迷茫的乔玥也不例外,再加上蒋铭柏原本就是个浪荡子,这些年虽然因为乔玥收敛了不少,可还是时不时有花边新闻传出。乔玥看着那些新闻各种脑补,尽管蒋铭柏给了她承诺,可她的敏感和自卑还是让她极度不安。

    这一不安,就喜欢缠着蒋铭柏寻找安全感,缠来缠去,终于把蒋铭柏的耐心缠没了。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是个很微妙的东西。远香近臭,亲人和情侣之间都如此。以前两人各忙各的事业,偶尔闲下来聚在一起就是得之不易的甜蜜。可现在蒋铭柏整天下班看到的都是乔玥幽怨的脸,再深的感情,都得在这日复一日的矛盾中给磨没了。

    再加上,这些年蒋慕舒针对蒋铭柏的动作越来越狠,蒋铭柏工作不顺,在家里不得父亲喜欢,他的母亲蒋夫人又时时刻刻压迫着他娶世家淑女,这一座座大山压下来,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而作为自己恋人的乔玥,不仅不能帮他分担,还和其他人一起给他施加压力,这样的爱情,谁受得了?

    他本质就是个浪荡公子。以前守着乔玥是因为上辈子的情谊,那是给了他无数感动的白月光。可一旦这白月光变成了饭粘子,他就觉得,也不过如此。

    两人一个不断逃避,一个慌着挽回,终于把彼此越推越远,走到了如今的地步。

    1088说着还老成地叹了口气:【唉,爱情呀。】

    唐沅忍俊不禁:“你一个0和1组成的系统,学人家感叹什么爱情?”

    1088道:【话不能这么说。蒋铭柏和乔玥可是世界意志认定的真爱,结果这才几年,真爱说散就散,难道不值得叹息吗?】

    唐沅哼笑一声:“世界意志?就这个眼盲心瞎的世界意志,它认定的能有什么好东西?它说是真爱就是真爱了?那人家真正生死不弃的爱情岂不是躺着中枪?”

    1088若有所思:【nsdd。】

    唐沅拍了拍它的虚拟体:“好好说话,别整天挂论坛学些乱七八糟的网络用语!”

    1088:【嘤。】委屈。

    不过话说回来,蒋铭柏和乔玥分不分手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在乎的是,蒋宏辉为什么重新重视起这个儿子,还让陆行风处处照顾他?

    蒋氏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带着这样的疑问,她又去找了昔日的盟友蒋慕舒。

    说起来,从她刚回国的时候蒋慕舒专程跑来提醒她陆行风有问题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就算是在蒋氏碰到了,也只是点头打个招呼,就像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听她说明来意后,蒋慕舒的眉头也皱得厉害。

    “我也不知道蒋铭柏到底做了什么,但最近蒋宏辉把不少集团总部的工作交给他做,看样子似乎是想把他调回总部。除此之外,蒋铭柏和陆行风的关系也突然密切起来,前不久,蒋铭柏还以出差的名义,去北美呆了一个星期。”

    北美?

    捕捉到这个关键词,唐沅颇有些意外地挑眉。

    看来,蒋铭柏这是和AEM扯上了关系。

    唐沅想起那天陆行风专程邀请蒋铭柏参加聚会,他明知道自己和蒋铭柏有仇,依然不怎么顾忌,可见蒋铭柏的价值已经让陆行风觉得,他可以代替自己这个大佬的情人。

    蒋铭柏那种狂妄自大又能力不足的蠢猪,能有什么资本让陆行风看重呢?

    蓦地,唐沅想起了蒋铭柏最大的底牌。

    重生者。

    那厢,蒋慕舒还在继续说话。在陈述完自己知道的事后,他望着唐沅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唐沅问他。蒋慕舒是个不错的盟友,他们曾经合作得很愉快。在上次见面知道她有可能对蒋家不利后,他也没有背地做什么手段阻止她。似乎真的如他自己所说,他不在乎蒋氏未来如何,也不在意自己是否能继承到那笔巨大的财产。

    听到唐沅发问,他沉默一会儿,最终还是问道:“我想知道,蒋宏辉他、他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唐沅静静地看着他,这个一贯沉稳内敛的男人脸上头一次出现茫然的神色,望向她的眼睛里不自觉地带了些挣扎和急切,似乎希望得到她的回答,又害怕得到回答。

    唐沅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道:“离蒋铭柏和陆行风远一些。”

    不要刨根问底,不要参与到蒋氏和AEM的交易。

    ——这是唐沅能给他最后的忠告。

    蒋慕舒闻言眼神暗了下去,垂眸苦笑了一声:“我明白了。”

    唐沅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他几乎预见到了蒋氏和蒋宏辉的结局。蒋宏辉当初欺骗辜负了他妈妈,害得他妈妈被纪如芝那个女人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不得不一个人背井离乡生下了他,吃尽了苦头,累得一身疾病,早早地撒手人寰。他原该恨他的,可是……

    可是,他和蒋宏辉相认后,他给他的疼爱都是真的。这些年,那个男人把能给的父爱都给了他,一点点把他教导成人。他留给他的,除了害死母亲的仇恨,还有纯粹浓烈的爱。

    蒋慕舒,蒋宏辉恋慕舒荑,一手毁了舒荑人生的蒋宏辉,说他真心恋慕舒荑。

    你看,连名字都这么矛盾又讽刺。

    ……

    蒋慕舒心情复杂地离开了。唐沅言尽于此,也知道有些恩怨是牵扯不清的,只能靠当事人自己去权衡琢磨。

    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她决不能让蒋铭柏的计划得逞。蒋铭柏想要用重生者的优势向AEM乃至北美政府卖好,这个过程必然会损害到华国的利益。如今北美和华国的关系正处在一个微妙期,如果让蒋铭柏这颗老鼠屎坏了大事,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

    这个为了一己私利不择手段的垃圾!

    唐沅暗骂了一声,揣着一腔怒火计划着接下来的行动。

    蒋铭柏借助重生的优势了解未来几年的一些大事件,手握世界线的唐沅自然也知道。只要结合当前的局势稍加分析,就能知道哪些会是他用来讨好AEM的筹码。都说防患于未然,唐沅在做了针对蒋铭柏接下来可能出现的行为的分析后,立刻将推断汇报给了高层。

    “你的意思是,蒋铭柏有向北美方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国安局的话事人立刻安排跟她秘密见面,态度严肃地跟她再三确认。

    唐沅点点头。

    “可是,之后会发生的那些事,他怎么会知道?”

    唐沅道:“我怀疑,蒋铭柏拥有预知能力。”

    话事人:???

    乍闻这种只可能出现在玄幻里的事情,话事人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他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看向唐沅,却惊悚地发现唐沅的表情十分严肃,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唐沅有些无奈:“你该清楚,我不可能拿这样的大事跟你开玩笑。”

    说着,她就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递了过去。

    资料上基本上都是蒋铭柏这些年在鸿嘉的动作。尤其是他针对蒋慕舒的那些地方,被重重标红。

    话事人翻看着那些资料,越翻表情越严肃。唐沅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蒋铭柏这些计划都太巧妙了,他走的每一步都算好了敌人的落点,就像是能预知未来一样。当然,我不否认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商业天才,能精准算计人心,但你看,”她又递过去另一份资料,“这是六年前关于蒋铭柏的记录,那个时候他的每一个决定都漏洞百出,几次三番被竞争对手抓住错处捡了漏。但六年前,他仿佛一夜之间就开窍了,从那以后就变成了商业天才。”

    “你觉得,这种一瞬间醍醐灌顶的事情可能发生吗?”

    话事人沉默了。

    唐沅继续道:“当然,单是这些东西或许还能强行被解释。但还有一件事,足以让我确认我的猜想。”

    “当初,乔玥抄袭我的那首《youth》,并不是音源泄露,她发歌时,我的《年少》连谱子都还没写出来。”唐沅一摊手,“可你看到了,她居然能提前半年发表出只存在于我脑子里的歌。”

    话事人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他死死盯着那些资料,艰难地消化着唐沅丢过来的重磅炸弹。

    六年前的抄袭事件他自然是知道的。早在唐沅正式加入他们时,她的生平资料就被查了个彻彻底底。唐沅的身份实在是特殊,还没有人像她这样,既是当红明星又是情报人员,因此她的事儿他们记得格外清楚。

    《年少》和《youth》的抄袭风波早在唐沅刚回国时就尘埃落定。虽然乔玥没有承认抄袭,可所有人都认定了她是靠着音源泄露倒打一耙。可现在,唐沅却说《youth》发表的时候她的《年少》连谱子都没写出来。

    唐沅是他们的同事和战友,他当然信任她的话。如果真如她所说,蒋铭柏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问题可就大了。

    话事人把资料收起来,起身跟唐沅握手:“安菁同志,我代表国家和人民感谢你。这些东西我会带回去和大家商议,然后给出一个计划。”

    唐沅点点头,没有发表异议。

    ……

    高层最终做出的措施是,先静观其变,将计就计。

    AEM集团和Joseph等人的犯罪证据正搜集到关键处,他们不能打草惊蛇。好在,蒋铭柏既然暴露了,那就成了敌人在明他们在暗。蒋铭柏前世作为一个富商子弟,也没有渠道知道什么国家核心秘密。如果只是一些笼统的未来之事的话,只要自己这边做好措施,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唐沅对高层的决议表示理解,她把自己对蒋铭柏接下来行为的预测整理好上交,希望蒋铭柏带来的影响能够降到最小。

    1088看着她努力钻研分析蒋铭柏行为的样子,突然冒出了句:【你现在好像一个动物行为学家。】

    唐沅一下子被它逗乐了。

    研究蒋铭柏的行为,可不就跟研究畜生行为没什么两样么?

    这么说也不对,蒋铭柏这个吃里扒外出卖国家的憨批,说他是畜生都侮辱了畜生。

    就是个弟中弟。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