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44章 被骂抄袭的爱豆(23)
    唐沅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沉默了许久, 直到站在幕后一直关注着她的江练实在看不下去了, 走上前来拍拍她的肩:“走吧。”

    唐沅转头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跟着她回到后台。两人一路沉默着, 江练搂着自家艺人的肩, 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最终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卸妆换完衣服后,唐沅跟着助理从后门出去, 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哟,大明星,被千夫所指的滋味怎么样啊?”

    蒋铭柏吊儿郎当地拦住门, 居高临下地看着唐沅,眼里的恶毒和快意都快要溢出来。

    这个女人当初把他害得这么惨,还敢看不起他, 如今一朝跌落枝头,也该让她尝尝这过街老鼠的滋味。

    没了Joseph,她连自己鞋上的灰尘都不如!过去那么趾高气扬, 现在还不是被陆行风推出来当了挡箭牌?

    蒋铭柏觉得畅快极了, 这样站在高处俯视她的这种感觉, 仿佛回到了他才重生那会儿。所有人都敬他、怕他,他什么都有。可如今, 如今……

    AEM倒了,蒋氏和东和也命运堪忧。要是连蒋氏也没了……

    蒋铭柏想到这儿,脸上露出一丝茫然。

    唐沅冷冷地抬头看他, 嗤笑道:“你们蒋家都要完了,你还有心思到这儿来找我?”

    蒋铭柏神色一变,下一秒却又笑开了:“你当初搭上了陆行风,跟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是蒋家过不了这个坎,你以为你的下场又能好到哪里去?”

    回答他的是从暗处冲出来的三名全副武装的警察。

    “不许动!”

    夏林干脆利落地制服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蒋铭柏,拷上手铐反手押着不许他动作。蒋铭柏满脸骇然,高声大叫:“你们要干什么?凭什么抓我?”

    另一个警察立刻上前堵住他的嘴:“蒋铭柏,你涉嫌参与贩毒吸毒,与境外势力勾结泄露国家机密,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蒋铭柏惊恐地睁大了眼。

    几名警察押着他往车上走,他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拼命转头不可置信地盯着唐沅,一双眼血红的几乎要杀人。

    安菁、安菁她居然是警方的人!

    想到陆行风他们还妄图推她出来吸引警方注意力,好为自己争取时间,再想想他今晚专门跑过来以胜利者的姿态嘲笑她,蒋铭柏就觉得这一切都仿佛一个笑话!

    他,陆行风,Joseph,他们所有人,都被这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重来一次,他竟还是败在了这个女人手里,甚至比上辈子输得更惨!

    【啧。】眼看着蒋铭柏死到临头才想明白关键,1088眼神怜爱地看着这个脑子不灵光的智障,【同样是男主,他怎么就可以这么蠢?】

    唐沅冷笑一声,看着蒋铭柏带着无尽的不甘与悔恨被夏林他们押上警车,心底的郁气总算散去一些。

    夏林把蒋铭柏关在警车上后,又回到唐沅面前郑重地向她敬了个礼:“安菁同志!”

    他眼神复杂又钦佩地看着唐沅,说真的,他从没想过一直给他们提供情报的神秘人E居然会是一个当□□星。直到AEM倒台,唐沅的身份向内部公开,实实在在地惊到了他们所有人。

    震惊过后,则是深深的佩服与敬重。她本可以不参与到这些事中来,作为才貌兼备的当红明星,她的前方本是一片星光坦途,许多人汲汲营营了一辈子的名啊利啊对她来说都唾手可得,她拥有那样光明又美好的未来。

    可她偏偏选了这最艰难又荆棘遍布的一条路。

    想到面前女孩这两年为了找出AEM的犯罪证据做出的牺牲,夏林的心脏想被一只手紧紧攥住似的,难受极了。

    面前的女孩却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夏队,你好。”

    除了来抓蒋铭柏,夏林他们这次来还为了把唐沅带回警局。眼下对东和以及蒋氏的清算正到关键处,唐沅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暴露,他们索性就以抓捕吸毒人员的名义把她带了回去,这也是为了保护她的人身安全,以免黄志高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

    唐沅跟着夏林他们回到警局,受到了所有小组成员最热烈的欢迎。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察直接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看向她的眼睛里亮得仿佛装满了星星。那激动又崇拜的小模样,莫名让唐沅想起了上个世界的古妮薇尔。

    唐沅就这么在警局住了下来。

    网上关于她吸毒的话题热度居高不下,各路水军喷子上蹿下跳地骂她,眼看官方迟迟不出声,他们甚至聚集到了国家媒体的官微底下,要求他们把安菁这个吸毒艺人尽快抓起来。

    从来都站在唐沅身后的粉丝们这次集体失声,沉默得几乎销声匿迹。反倒是一些路人和大V,把唐沅这些年的成就经历拿来反反复复地炒,临了再感叹一句,她怎么就吸毒了呢。

    从AEM倒台以来,夏林他们就再也没闲下来过。好几个相关部门人员通力合作,一边跟北美方交涉,一边搜集蒋氏和东和跟AEM私下的交易证据,势要把这个庞大的黑色利益链一网打尽。

    可惜,事情的进展却不容乐观。

    黄志高和蒋宏辉从出事后就想尽一切办法逃脱牢狱之灾。夏林他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大多是通过唐沅和AEM那边间接拿到的,跟北美交涉需要时间,验证其真实性也需要时间。可偏偏他们最缺的也是时间!

    “啪——”

    夏林把上面刚下达的文件摔在桌子上,重重地砸了面前的实木桌子一拳。

    “他妈的,这群蛀虫!”

    组里其他人拿起桌上的文件,一眼扫过去,不禁心下一沉。

    他们要求直接逮捕重大嫌犯黄志高和蒋宏辉的申请,竟被以证据真实性存疑的理由作驳回处理!

    现在黄志高一行人正准备潜逃出国,他们这里多耽搁一刻,黄志高的销毁证据的可能就大一分。

    跟东和斗智斗勇的这些年来,他们也曾有过揪住黄志高小辫子的机会,可都被这老狐狸躲了过去。这一次,他虽不至于全身而退,可若不能把这种无恶不作的罪犯抓进大牢,那些被他害得家破人亡的百姓、那些为这件案子牺牲的兄弟又算什么呢?!

    黄志高能把生意做得那么大,还多次逃过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自然是有他的底牌的。这最大的底牌,就是他经营这么多年,在警方高层里发展的保护伞。

    财帛动人心,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总免不了出现苍蝇和蛀虫,可夏林没想到,东和的保护伞比他想的还要强大,都到了这种时候还能保他们一手,给他们争取时间。

    “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如果得不到各部门的配合,光凭我们不可能拿下黄志高和蒋宏辉。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个组员沉声问。

    正在所有人面色沉重的时候,组里的联络员推门走进来:“队长,好消息!贪狼说他已经确定了黄志高和他头顶保护伞的交易往来证据,需要我们配合他把东西拿过来!”

    夏林面色一喜:“真的?”

    很长时间以来,贪狼,也就是项清,都在努力寻找这份关键性的证据。他明白,如果不能把在背后给黄志高保驾护航的人揪出来,东和就不可能得到彻底的清算。这次AEM倒台,东和内部手忙脚乱,总算让他逮到了机会,确定了这份记录的存在。

    联络员面色激动地快速说清楚情况:“贪狼确定,黄志高肩膀上有一道早年留下的伤疤,且有过手术记录。如果那份记录真的存在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道伤疤下!”

    一名组员迅速抓住了问题关键:“但对黄志高来说,眼下正是他能否顺利脱身的最关键时期。他肯定会谨慎再谨慎,如果那份记录真的在他身上,我们不一定能成功突破他的安保,把东西带回来。”

    联络员点点头:“对,但贪狼说他已经做好了计划。他现在的身份还没暴露,他会负责把东西拿到手,然后我们的人配合,把它带回来。”

    听到联络员这话,刚才骤然听到好消息的喜悦凝固了一瞬,会议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按照贪狼的说法,那份记录已经化作黄志高皮肉的一部分,想要拿到手,就绝对会在动手的时候暴露。在东和的大本营暴露身份……

    众人齐齐沉默下来。他们心里都清楚,那样的事一旦发生,不管最后计划成没成功,作为整个计划最核心的一环,贪狼他都是九死一生。

    理智上,孰轻孰重明显到无需多言,每个人都该知道怎么去权衡利弊,可情感上,贪狼是他们的战友,是这么多年和他们一起风雨并肩的伙伴,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去赴一场必死的局?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夏林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地看向众人:“我……”

    “队长!”一名队员急迫地打断他,夏林看过去,发现一米八的大小伙子竟头一次在自己面前红了眼眶。

    夏林死死地握住了拳,别过眼不再看他。

    他心里清楚,有些事情必须有人承担,如果可以,他宁可代替贪狼去死。他相信,贪狼和他的心情是一样的,如果他们的牺牲能换来大多数人的平安和幸福,那就是值得的,他们死而无憾。

    其他人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他们只是、

    只是真的很难受。

    “让我去。”

    一片凝结的悲伤里,突然响起了一个低哑好听的女声。众人一愣,抬头往声源看,却看到了唐沅沉静清冷的脸。

    “让我去。”唐沅平静地看着夏林,又重复了一遍。

    夏林下意识想要拒绝,唐沅却没给他开口的机会:“我的身份也还没有暴露,比起贪狼,我更容易接触到黄志高。”

    她的声线有些低,语气平常得像是在说吃饭喝水,却充满了不容拒绝的坚定。

    夏林终于意识到,她此刻不是在跟他们商量,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她去。

    由她去代替贪狼完成那个计划。

    由她去代替贪狼……

    替他去死。

    “菁菁,你……”这几天来一直颇为照顾唐沅的那名女警向晚眼眶通红,喉咙哽了一下,尽量放平了语气道,“菁菁,你没有接受过搏斗训练,你去不合适。”她又转头看向夏林:“队长,我去吧,你让我去。反正我还没结婚,我不怕死,我去把证据带出来,你相信我,我行的!队长……”

    “够了!”

    夏林低吼一声。向晚一瞬间哑声,怔怔地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向晚,你是一名警察,从你上警校那天,就不停地有前辈告诉你,要理智,要冷静,凡事权衡实际,不要意气用事!可你看看,你现在是在干嘛?我们是在玩过家家吗,还能让你讨价还价?!”夏林语气十分严厉,可看着这个年轻的战友,他还是狠不下心多加责罚。

    他明白他们的心情,他又何尝不难过呢?

    可眼下利刃当头,是能让他们犹豫难过的时候吗?

    他闭了闭眼,又转头看向安菁,放缓了语气道:“小安,我知道你……”

    “夏队。”唐沅打断他,“我说了,比起贪狼,我更容易接触到黄志高。还有,”她顿了顿,最终还是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我有办法拿到东西后立马传回来。我不需要其他人的配合,我一个人去,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牺牲。”

    夏林正准备劝她的话就这样卡在喉咙,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面前的女孩素着一张脸,在灯光下的皮肤白得接近透明。她看上去不太健康,脸颊已经很瘦了,眼底挂着黛青,嘴唇上也没有多少血色,本就清冷的面容更显疏离。

    夏林清楚,在场每一个人都清楚,那都是她跟陆行风周旋这些年做出的牺牲。

    健康,美貌,大好的前途……

    为了打垮AEM,为了摧毁那些掩埋在光鲜亮丽表皮下扭曲的恶魔,她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们不忍心看着贪狼牺牲,可又如何忍心看着她飞蛾扑火呢?

    可……

    可,这场漫长而艰苦的斗争已经埋葬了太多生命。无数个家庭因此摧毁,无数个孩子失去了他的父亲母亲。这场仗他们已经打得太久了啊,久得尸横遍野,久得血泪成河。

    他们输不起了,也等不起了。

    夏林觉得自己卑劣极了。他承认,他动摇了。

    唐沅见他们愧疚难受得无法自已的模样,轻笑一声打破了凝滞的气氛:“好了,你们该相信我,相信我会马到功成。”

    “提前恭喜我们。”

    她说。眼睛弯得像一轮新月。

    黄志高周围安保系数高得很,唐沅自然不会蠢到直接上去挑战。柿子要挑软的捏,她瞄准的是陆行风。

    夏林给她申请下来一把枪,她就带着枪和一匣子弹登了陆家的门,指着他的脑袋要他带自己去黄志高那儿。

    “我这些年帮了陆哥这么多,结果你们倒好,一出事转手就把我卖了出去。我知道你们要逃出国,怎么,你们要抛下我这个昔日伙伴?”

    唐沅拿拉了保险的枪抵住陆行风的太阳穴,看向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陆行风虽然成天和黄志高手底下的势力打交道,但何曾有被人这样用枪指着的时候?冰冷的金属质感贴上皮肤,他一瞬间就白了脸。

    “误会,都是误会,小安,你误会我们了。”

    “误会?”唐沅嗤笑一声,也懒得跟他争辩,“带我去见黄志高。我想你们应该不会天真到认为我手上什么底牌都没有吧?你们要是敢丢下我自己跑路,我手里的东西立马就能送到警局去。”

    她歪了歪头,神色间带了一点天真:“陆哥你猜,那些东西里面都有些什么?你们的保护伞,又能不能再保你们一次?”

    这个表子!

    陆行风暗骂了一声。他还真不敢去赌唐沅手里有什么。她足足给Joseph当了两年情妇,说不准手里还真有让他们棘手的东西。

    妈的,当初怎么就不干脆弄死她呢?

    可惜,他现在怎么后悔都没用了,只能捏着鼻子带唐沅去了东和的大本营。

    “阿风,你这是……”黄志高见他带着一个女人来,申请一愣,犹疑地打量他身后的女人。

    陆行风拼命地给他使眼色,可就在这时,唐沅把帽子摘下来,从陆行风身后走出来:“黄哥,好久不见啊。”

    安菁!

    黄志高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陆行风趁两人交锋之际,抓住时机掰开指着自己的枪口,闪身躲到一边。

    黄志高不愧是常年在道上混的,迅速反应过来后就要去摸腰间别的枪。可就在这时,一股强力的刺痛突然闪电般贯穿他的大脑,他手上一抖,手里的枪竟直接落到了地上!

    1088见偷袭成功,暗松了一口气。

    1088抓世界意志的漏洞直接进行精神攻击的方法只能维持一瞬,好在唐沅很能把握时机,迅速上前抓住资料上说的黄志高受伤的右肩,划破他的衣服后匕首往那道伤疤上狠狠一刺——

    【我找到芯片了!】1088激动地喊。

    【芯片扫描中……】

    【数据复制中……】

    【数据载入成功!正在发送……】

    【滴——发送成功!】

    短短数秒,1088就成功把数据传送了出去。唐沅听到提示音后心里一松,死命抓着黄志高肩膀的手也微微松开。

    “砰——”

    一声枪响,在唐沅胸口炸开一团绚烂的血花。她有些费力地转过头去,看到了陆行风兴奋的脸和还在冒烟的枪口。

    这是注定不平静的一年,无论是对于北美还是华国。

    年初的时候,北美驴党数名高层被爆与AEM掌权人勾结,牵扯出耸人听闻的伊甸园案件,其影响之巨大,风风雨雨地从年初一直闹到了年尾。

    北美那边戏唱得正热闹的时候,华国警方竟拿到了一份东和集团及蒋氏集团跟数名高官交易来往的记录,记录上涉及钱财情|色,其数额之巨,简直超乎想象!

    相关部门对这份记录的态度十分严肃,其中涉事人员立刻被控制起来。最高领导震怒,指示一定要严查不怠。上面发话了,底下人效率也高,很快确认记录属实。

    与此同时,北美方也同意公开AEM留存的与东和等交易的证据,几方压力之下,这个由AEM、东和、蒋氏为首形成的庞大黑□□络终于浮出水面,完整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受墙的影响,北美伊甸园案件在国内讨论度有限,直到东和及蒋氏爆出来,普通民众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毒品交易、情|色交易、胁迫囚禁……

    几乎人世间所有的恶都汇聚到了这里,哪怕官方有意隐去了一些细节,可那累累种种依旧是罄竹难书,让人触目惊心!

    而许多年轻一辈的人更难以接受的是,足足影响了一代人的陆行风陆天王竟然在这个黑色交易链中扮演着鸨|母的角色,引诱了无数少男少女就此沉沦!

    牵涉到此事的还远不止陆行风,鸿嘉手底下不少明星都相继被警方带走。这几乎是娱乐圈有史以来爆出的最大丑闻,网上一时间骂声一片,不少网名直言彻底对这个圈子失望,内娱一下子进入了一个萧条期,也不知何时才能恢复。

    但不管怎么说,华国内陆地区最大毒枭落网,黑恶势力遭受重大打击,普通民众都是一致的拍手称快。同时,高层领导痛定思痛,在最新会议中一致通过加大扫黑除恶力度的决议,体制内风气也为之一新。

    黄志高、陆行风、蒋宏辉等人被判死刑,余党也根据罪行轻重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倒是蒋铭柏,由于他那匪夷所思的预知能力,被国安局的人要去了。

    一切尘埃落定那天,几大中央级官媒纷纷在各个平台发表了一则讣告。

    逝者,安菁。

    这则讣告被高高置顶,当天所有打开新闻的人都愣住了。随后,官方很快给出解释,民众这才知道,安菁原来是东和得以倒台的最大功臣,她的身份,竟然一直是警方在东和内部安插的线人!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那个站上华语乐坛顶端的音乐天后已经……

    牺牲了。

    那一天,唐沅在国内外的粉丝看着屏幕上白底黑字的冰冷讣告,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原来她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迫不得已。

    原来他们一直都错怪了她。

    原来她才是那个为他们的岁月静好负重前行的人。

    可……

    晚了啊。

    一切都晚了。愧疚晚了,道歉晚了,什么都晚了!

    他们的大傻,菁菁,他们的星辰和光,永永远远地长眠地底,再也不会回来了。

    都不必提那些一直追随着唐沅的粉丝,就连许多曾经骂过或调侃过她的路人都觉得心痛愧疚难当。

    唐沅是整个华语乐坛的标杆,没有人能接受,当这根标杆倒下的时候,她承载的不是赞美,而是误解和诋毁。

    天后安菁的追悼会在讣告发出的第三天在首都举行。她的牺牲所承载的意义已经不仅仅代表她个人,而是代表着整个缉毒和卧底英雄群体。

    与安菁不同,英雄们也大多有自己的家庭亲人,所以即使黑恶势力倒台,他们也往往只能一辈子隐姓埋名,他们为这个国家和社会牺牲良多,却无法得到应有的赞誉。官方对安菁的大力宣扬,其实也是在向民众展现这些无名英雄的崇高和伟大。

    追悼会上午是对内开放,许多领导人都亲自前来表达对英雄的敬意。到了下午,追悼会现场已经站成了一片人海。无数粉丝甚至路人捧着鲜花,看着墙上安菁的黑白遗照泪流满面。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无数无数个对不起涌到喉边,却只化作起伏的哭声。而照片上的人只微微笑着,明丽的脸庞定格成了永恒。

    安菁的骨灰最终被葬在了她的家乡,那个风景秀丽的西南小村。在她下葬一个月后,她的工作室发行了一张特殊的专辑,整张专辑只有一首歌,《whale fall》,鲸落。

    专辑封面是一片蔚蓝色的海层,庞大温柔的蓝鲸闭着眼任由自己的身体下坠。封面上还用网络上盛行的安菁手写体写了一句话——

    鲸落,其实是另一段生命的开始。

    粉丝们纷纷想到最后一场演唱会上自家大傻的话,她说这首歌是送给他们的,谢谢这一路走来的陪伴。

    无数人再次泪崩。

    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那时他们看她是怨怼,而她看他们却是诀别。

    原来她那个时候啊,就对他们说了原谅。他们的大傻,永远是这样的无畏又温柔。

    专辑发行同一天,江练在社交账号上发了一条新动态——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不必愧疚,只需祝福。

    祝福她来生安好,一世平安顺遂。

    唐沅站在系统空间里,沉默地看完了这个世界的后续。

    蒋铭柏最终还是死了。国安局发现从他那里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于是重新把他丢回了监狱。他养尊处优二十多年,完全受不了监狱里整日劳作、粗茶淡饭,还要被其他狱友明里暗里侮辱嘲笑的日子。

    没多久他就疯了一样想自杀,监狱里虽然对犯人自杀有预防,但他们终究挡不住一个一心求死的人。蒋铭柏在做衣服的时候拿剪刀一把扎进胸口,临死前还放声大笑,说自己下辈子一定要先弄死安菁那个贱人。

    但可惜,他注定没有这个机会。世界意志也不是万能的,不可能把气运都浪费在同一个人身上。

    乔玥和蒋铭柏分手后,一下子没了爱情又没了收入来源,一度潦倒窘迫。但她毕竟长得漂亮,不久就有人来让她去当模特、广告站台之类的工作。奈何她那张脸太出名,总能招来别人恶意的讥讽嘲笑,她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这样,于是这类工作也不愿做了。

    后来,有暴发户老板想包养她,她就过上了四处给人当小情人的日子。不管她每天怎么痛恨自己的堕落,比起蒋铭柏,她的日子倒也还算不错。

    蒋氏倒闭后,蒋慕舒重新创业,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后半生都耗在公司上,慢慢做大做强。中年时期,他已经是福布斯榜上有名的富豪。

    没了蒋宏辉,他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而她也该继续自己的征程。

    熟悉的白光亮起,唐沅身形一转,又消失在系统空间里。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