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51章 长公主君临天下(7)
    第二日中午, 唐沅带着自己军中的亲卫登了林家大门。

    自从唐沅顶替了萧屿的位置占了城主府后, 林芷就带着萧屿回了林家住。唐沅到后, 林家现任家主林嵩, 也就是原身的外祖父在正厅接见了她。

    两人一番寒暄后,唐沅问起林芷,林嵩却躲闪着眼神道, 你母亲早晨出门去了。

    唐沅仿佛没看到他奇怪的表情,侧头吩咐左右:“还不去把夫人找回来。”

    “是。”

    林嵩见此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随她去了。

    半个时辰后, 林芷面带不耐地走进来:“阿爹,你催我回来作甚?我胭脂都没选……”

    她进门的脚步一顿:“萧……”想到如今这个女儿顶着萧屿的身份, 她及时把后一个字咽了回去。

    “你怎么来了?”

    唐沅这还是第一次见林芷。面前的美妇瞧着甚至不满三十, 螓首娥眉,乌髻堆云, 若再年轻几岁,也能称得上倾国倾城,可惜到底年岁在那儿, 她脸颊肌肤不如少女丰满, 此刻压都压不住的烦躁不耐又让她的眉眼微微耷拉,瞧着有些刻薄。

    是个标志美人, 可惜这美人金玉其外,内里却是个蠢货。

    眼下安州城危在旦夕,她身为萧家主母、林家嫡女, 不想着怎么安抚将士、解决问题,还大摇大摆地出门选购胭脂。她这是嫌萧家的拥趸太多,特意让底下将士寒心,好帮萧俨减轻负担?

    也不知就这种脑子,是怎么在萧家后宅倾轧中存活下来的。有这么个又蠢又毒的母亲,原身的命运还真是可怜。

    唐沅心底讽笑,面上却丝毫不显。她将手里的茶杯搁在桌上,抬眸对林芷微微弯了弯唇:“母亲。”

    林芷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你不是在打仗么,怎么突然来了?”

    “原来母亲也知道眼下安州城战事未了。”唐沅故作惊讶地挑眉,“将士们在前线杀敌,母亲倒还有心思去选胭脂,这份定力儿子实在佩服。”

    屋里的侍卫下人闻言都神色怪异地偷瞥了林芷一眼。

    林芷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身为你的长辈,做什么事还要跟你报备了?”

    “林芷!”林嵩一拍桌子,“你身为萧家主母,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胭脂首饰,还有脸在这儿大吼大叫?”

    林芷见父亲竟在众目睽睽下跟着萧韫指责自己,一张保养得宜的脸涨得通红,心里又惊又恼。但到底不敢跟林嵩顶嘴,压着怒气不耐烦地问唐沅:“说吧,你今天来有什么事?”

    唐沅道:“我记得母亲这里有一张盖了萧家宝印的无字信?眼下可在身边么?”

    这无字信乃是十多年前萧俨求娶林芷时下的聘礼之一。拿着这封信,林芷可以以萧家的名义任意做一件事,这代表了萧家对林家的信任,也代表了对林芷这个媳妇的看重。

    这些年,随着萧家的势力日渐增大,这封信的分量也水涨船高。林芷自然也清楚它的价值,十几年了,从没动过这件宝贝。

    林芷不意唐沅突然提起这封信,眼神闪了闪,反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眼下安州被困,窦军人数是我们的两倍有余,幽州援军又迟迟不来,儿子思来想去,唯有以萧家的名义往潞州求助,方能求得一线生机。故还望母亲将那无字信交予儿子,以解安州之困。”

    解安州之困?

    她藏了十多年的宝贝,用来解安州之困?

    开什么玩笑!

    林芷在心里大大翻了个白眼,面上却故作惊讶:“信?”

    她又蹙眉作出一副担忧焦急的神情:“那可真是不巧了,那信我放在幽州家中呢,这次回安州并没带在身上。这可如何是好?”

    唐沅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冲林芷宽慰道:“母亲莫急,您忧心安州百姓,儿子都知道的。兴许是您近来劳累,记忆有偏差也说不定,我这便派人再去找找,兴许就找到了呢?”

    说完对左右亲卫吩咐道:“还不快带人去指月阁找找?”

    指月阁正是林芷未出嫁时的闺阁,现在回娘家也是住在此处。林芷不意唐沅竟直接差人去搜自己的住处,急忙大喝出声:“谁敢?!”又转头对唐沅怒目而视:“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沅微微一笑:“儿子方才说了,兴许是母亲记性不好,爱忘事儿,正好今天儿子带了些人,便帮您找找看。”

    林芷冷笑:“我若不许呢?”

    唐沅闻言,一直温和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淡淡道:“大敌当前,儿子也免不得要忤逆母亲一回了。”

    “你……”

    “够了!”林嵩怒喝一声,打断林芷的话,“屿儿说得对,兴许是你自个儿忘了。如今安州危在旦夕,你还不赶紧去把东西找出来?”

    林芷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看向自己父亲。林嵩被她盯得别扭地撇过眼。

    若有其他法子可解,他又怎么舍得用那张无字信呢?只是唐沅说得对,如今安州被困,要是窦军真的打进来了,头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林家。

    何况自己这个外孙女今日带了这么多人上门,明显是见不到东西不收手了。众目睽睽之下,要是真让她自己把东西搜出来了,那他林家还要不要在安州立足了?

    要是连这种时候林家还把东西藏着掖着,往后还有谁肯为他林家卖命?

    林嵩在心底长叹一口气。

    罢罢罢,不过一封信罢了,用也就用了,珍宝蒙尘,那不也是废纸一张吗?

    却不想,他这个做父亲的都亲口发话了,林芷还是梗着脖子不松口:“我说过了,那封信我并没有带在身上,你们怎么说我也拿不出东西来!”

    林嵩一愣,随即刷地一下站起来,惊怒不已地指着这个不孝女,质问道:“你到现在还守着那张破纸,是不准备管我和你母亲,不准备管整个林家了是吗?若是窦军当真打进来,林家会怎么样,城内百姓又会怎么样,你想过没有?”

    “何况,你和你一双儿女还在安州城,若安州城破,你以为你们好得了?”

    林芷暗自撇嘴。

    她可是萧家主母,屿儿又是萧家这辈唯一的嫡子,就算安州城破,自然也有萧家亲信送他们回幽州。而林家在安州一带势力不小,对窦德瑞还有用处,凭父亲的手段,稍稍周旋一二,总不至于家破人亡,左不过吃点苦头罢了。等幽州的援军赶到,反杀窦军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至于这满城的安州百姓,他们跟她有关系吗?她凭什么为了他们交出宝贝?

    她都打算好了,等屿儿及冠后,就用这封无字信去向萧俨换一个承诺,让他正式立屿儿为下一任家主。

    她绝不会让府里那两个贱人越过她去,那梅君茹想靠着她儿子长子的身份就踩在屿儿头上,她休想得逞!

    林芷想起自己这些年的筹谋,想到自己因为那两个庶子在府中处处不顺,恨得几欲咬碎一口银牙。

    那封信是屿儿的前程和她的整个后半辈子,她绝不会交出去!

    林芷拦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肯退步。林嵩被她这油盐不进的态度气得差点没晕过去。

    蠢货啊!

    他林嵩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儿?

    若是林家倒了,她在萧俨那儿没了利用价值,她以为光凭着一封信一个承诺就能护着她们娘俩?

    萧俨那种唯利是图的人,还不得头一个就把她踢开?

    她以为她这么做害的是谁?!

    屋内的气氛剑张跋扈,唐沅瞧着林芷那样子,脸上无波无澜。

    这女人以为自己在跟她玩儿过家家呢,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瞥了自己带过来的亲卫一眼:“夫人在门口站了这么许久,想必很是辛苦。你们怎么还不赶紧去扶她坐下?”

    那亲卫得了主子的吩咐,当即动手,硬架着林芷把她摁在了椅子上。

    林芷又惊又怒,拼命想挣脱他们的钳制,可哪里敌得过他们的力量?她想叫门口的侍卫来救自己,可林嵩在屋子里站着,他这个家主都默许了唐沅的话,其他人哪里敢动?

    林芷何曾落到过这等孤立无援的地步?气怒攻心下,她冲着唐沅破口大骂:“萧韫!你这个白眼狼,不孝女!你竟联合外人来欺负你亲娘了,我当初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丧尽天良的东西?!”

    萧韫?

    在场其他人敏锐捕捉到了林芷话里的关键,却都不约而同地垂下眼,默然不语。

    “母亲还是缓着点儿骂。”唐沅也不生气,坐在椅子上看着她被钳制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勾起唇角道,“您最好祈祷我今儿能找到那无字信,否则我救不了安州,窦军入城那天,我头一个拿萧屿的命去跟窦德瑞谈判,换这安州一城百姓平安。”

    “你敢!”林芷惊怒地瞪大了眼,“那是你亲弟弟!是萧家唯一的嫡子!”

    “嫡子?”唐沅嗤笑一声:“连父亲这个家主都不在意的嫡子?”

    萧俨并不在乎萧屿。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林芷的痛脚,她猩红着一双眼死死盯着唐沅,看那样子竟恨不得当场冲过来杀了她这个女儿。

    唐沅吹了一口茶盏里的浮末:“像萧屿那种废物,若是能用他一命救下全城百姓,也算他积德了。母亲,我劝您最好不要试探我的耐心,要是真到了无可挽回的那一日,萧屿一定死在这满城百姓前头。我发誓。”

    对面坐着的劲装少年神色淡淡,姿态闲适地品了一口茶,瞧着像是谁家的俊俏公子。可他方才抬眼看过来的时候,眸底却冷得如同冬夜寒冰,隐隐带着杀气。

    林芷被那眼神看得一哆嗦,忽然就软了全身力气,瘫坐在椅子上,愣愣地看着唐沅带来的亲卫出门朝指月阁走去。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