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81章 长公主君临天下(37)
    不管魏明俊如何哀嚎,几天后,他还是踏上了去柔然的漫漫长路。

    唐沅倒也清楚他的斤两,知道他平时耍嘴皮子功夫一流,可真要让他上谈判桌,就当真是强人所难了。

    之所以这次特地派他同去,无非是担心那柔然人玩儿阴的。若没个武将跟着,自己这边都是身娇体软的文臣,会在柔然那群蛮汉中间吃亏。

    两年内两次南侵,柔然都以惨败告终。若去年那次他们还能安慰自己,是图巴那厮不懂计谋,中了中原人的诡计,那这次由哈赤亲自领兵,他们终于再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只能捏着鼻子认栽。

    柔然本就不算国力昌盛,年年冬天还得靠抢掠中原度过。这两次南侵几乎耗尽了大半国力,无数壮丁死在战场上,对未来十年的生产力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柔然也担心唐沅一不做二不休,乘胜追击攻打他们,再加上自家王上还握在人家手上,在中原使臣面前装孙子倒是装得十分利索。

    这次谈判十分顺利,柔然舍出去了一大片广袤草原,并无数金银牛羊,承诺向唐沅世代称臣,唐沅这才满意了,大笔一挥,允许柔然将哈赤接了回去。

    经此一役,柔然上下都对哈赤这个王上极不满意。又兼哈赤手底下的兵多战死,实力大损,柔然王室其他人的心思就都活络起来了,内部争权夺利十分厉害。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估摸着他们都顾不上中原。

    解决了外患,唐沅转过头就要收拾躲在中原的那些个内忧。

    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这次蹦跶到她眼皮子底下的萧俨。

    南陈历建昭二十五年春暮,唐沅亲自挂帅,领军南下,正式向幽州宣战。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这萧家上上下下就跟群苍蝇似的,在她身边嗡嗡嗡飞个不停,时不时地就要出来恶心她一下。

    以往她顾忌着局势,顾忌着自身实力,不得不暂时隐忍,可不代表,她就会一直容忍他们蹦跶下去。

    这两年来,她除了稳定北境,其余的精力都放在了收服中原那些个中小势力上。

    当初一场秘密会盟,本就给双方交涉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她再多下些猛药,那些野心没那么大的,知道自己不是做皇帝这块料的,也就顺势依归到了她的麾下。

    至于那些碍眼的硬钉子,来软的不行,那不还有拳头不是。

    绝对的实力压制下,他们总该晓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唐沅的势力扩张以北境和安州为起点,占据了中原要塞,将这九州大地巧妙地分割成了几个大块,将王谢萧四家和南陈的势力完美分割开来。

    换句话说,他们互不相通,就算有意愿相互往来,也得先从唐沅眼皮子底下过。

    江湖“行话”,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唐沅想要的买路财,是那至高尊位。她要这芸芸众生,再碍不了她的眼,再拦不了她的路。

    先后收归了安州一带和北境边城,去年一战,哈赤和鲜卑又狠狠放了回血,唐沅手头现在是阔绰得很。兵强马壮,黍米满仓,说一句肥的流油也不过分。

    这回攻打幽州,虽是异地作战,她却丝毫不忤。

    这些年萧俨忙着争权夺利,忙着对付她这个不孝女,手上真正握着的东西反倒疏于打理。再兼之,他和唐沅的几次正面交锋都屡战屡败,前不久派到北境的兵马也尽数折损了进去,正是元气大伤的时候,哪比得过唐沅手下常年驻扎在北境、骁勇善战的精兵强将?

    这些年,在唐沅明里暗里使的绊子下,萧家是每况愈下,哪还有当初称霸一方的风采?

    因此,此次南下,唐沅麾下大军一路势如破竹,打萧军就如同在砍瓜切菜。不过两月,大军便直达那幽州腹地、萧家盘踞百年的大本营。

    城破的那天,萧俨站在城楼上,满脸灰败地看着下方的战势,心中很清楚,他萧家大势已去。

    心力交瘁下,他竟然精神崩溃,一口老血吐出来,当着阵前三军将士的面就昏死过去。

    城楼上一片兵荒马乱,唐沅的兵也趁机撞开了幽州大门。

    时隔多年,“萧韫”又回到了这个生养她的地方,只是物是人非,当初这个困了她前半辈子,高得她一辈子都逃不出去的城墙,在此刻失掉了全部尊严,对她敞开了大门。

    唐沅畅快地放声大笑,纵马奔了进去。

    今时今日,她终于成了这座城的主人,整片土地都被她踩在脚下,再没有人能拦得住她。

    唐沅一路飞奔到萧府门口,迎着阳光眯起眼,静静地打量起这了不得的高门贵府。

    守在门口的护卫自然认得她这个昔日大,还想再拦,却被紧跟着她的侍卫一举拿下,牢牢地把守住了整个萧府。

    唐沅见此,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这个压抑了原身一辈子的牢笼,原来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她提步迈入,左右侍卫在前面为她开道。她半点没理会府中奴仆的惊叫,自顾自地大踏步走到正厅,在那高悬的“簪缨世家”牌匾下、原属于萧俨的家主尊位上坐下,细细打量着这个阔别了数年的地方。

    “萧韫,你还敢再来?!”

    唐沅正瞧那屏风上的刺绣瞧得入迷,冷不丁听到一声怒喝。她转头一看,却见一个同自己生得九分相似的蓝衣少年大踏步而来,一脸怒意,看向她的眼神恨不得杀人。

    不是那萧屿又是谁?

    当初萧屿和林芷给她下绊子,反被她将计就计反杀后,就一直被关在安州大牢里。只是总这么关着也不是个事儿,他们喜欢大牢的秀丽风景,可她还嫌养这两个闲人费米费水呢。

    因此,没过多久,她就遣人把他们又丢回了幽州。

    最初说要送他们回幽州时,林芷满脸都是不相信,不信唐沅会有这么好的心肠。直到囚车一路到了幽州地界,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林芷才有了些许回家的真实感。

    随即,便是铺天盖地浪涌而来的无尽喜悦。

    在回到幽州之前,她以为自己所有的苦难都来自萧韫这个女儿。她发自内心地认为幽州是她的家,萧府是她的家,即使当初萧俨丢下他们母子二人跑路,她也拼命地自我安慰,说服自己那是情有可原。

    她坚定地认为,只要回到幽州就好了,只要回家就好了。

    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一击。

    林芷始终看不透一个道理,这些年,她能在萧府成为大夫人,萧俨后院那些个莺莺燕燕再怎么得宠也越不过她去,靠的不是她林芷,而是靠她背负的这个姓氏,靠她身后的林家。

    安州一事,让林嵩下定决心投靠唐沅,也抛弃了林芷这个闺女,那么她在萧俨眼里,就什么也不是了。

    而回到萧府的日子,才是她噩梦的开始。

    林芷甫一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便看到萧俨最宠爱的梅侧室大摇大摆地坐在正屋,正在听下人汇报内务杂事,那下人一口一个“夫人”,姿态谄媚至极。

    林芷霎时大怒,冲上前去狠狠给了那下人一个巴掌,指着梅侧室质问:“夫人?她梅含雪算哪门子夫人?本夫人这个正室还没死呢,岂容她在此耀武扬威?”

    那梅侧室一愣,见是林芷,倒也没发怒,只轻声问了句:“姐姐回来了?”

    看向林芷的眼神里满是高高在上的怜悯。

    一下子就刺痛了林芷的心。

    林芷很快就知道了,梅含雪的怜悯从何而来。

    她去找萧俨哭诉,同他告状,说那梅含雪鸠占鹊巢,占了她的院子,还让下人唤她夫人,丝毫不把她这个正妻放在眼里。

    孰料萧俨神色淡淡地听她说完,听到“正妻”二字时唇角忽地弯了弯:“正妻?现在不是了。”

    林芷面色顿时煞白一片。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