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103章 暴躁奶妈,在线砍人(18)
    盛老爷子沉浮了半辈子, 一双眼看尽世间百态, 商场上那些竞争对手之间的腌臜手段,他更是瞧腻了。在他的有心调查之下,体检报告有误的事很快就被挖出了背后的弯弯绕绕。

    果然是白文彧在背后捣的鬼。

    白文彧倒还算有些本事, 竟能拉拢那家私人医院的副院长, 让他篡改了老爷子的体检报告,以致于盛家人竟一点儿没发觉不对劲。

    盛星洲年轻气盛, 真相查出来后立即就想去找这副院长的麻烦, 却被老爷子拦住了。

    如今白文彧的大部分底牌都暴露在了他们眼前,敌在暗我在明, 正是适合下套的好时候, 岂能因为一个小角色, 打草惊蛇破坏了这大好局面?

    一个好的猎人, 最重要的便是要有耐心, 得沉得住气。

    白文彧觉得自己近来简直是流年不利。

    他挂名在国外的那家公司最近频频出现问题,不是项目黄了就是合作商出问题了, 搞得他焦头烂额。更心烦的是,集团那边好不容易交给他一个大项目, 和国外一家跨过业界龙头对接合作,眼看着都要谈成了,临门一脚, 对方却忽然退缩,表示他们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史密斯先生,我向您保证, 我们集团给出的条件绝对是全京都最优厚的。我们是抱着最大的诚意,诚恳地想跟贵司达成合作。您要知道,这次合作将是我们双方的共赢……”

    白文彧刚在对方公司来华国的考察团队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迫不及待地就跟他们远在欧洲的总负责人打电话。这位史密斯先生对他倒是十分客气有礼,言语间挑不出半点不妥,英格兰绅士的美好品质在他身上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气人的是,他对白文彧口中的优厚条件半点不为所动,任凭他吹得天花乱坠,始终打着哈哈应付转移话题,跟前两天对白氏集团积极了解、处处好奇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白先生,你放心,我们内部会详细商讨你们给出的合作条款,有结果的话,我会再跟你联系。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就先不跟你聊了,再见,祝你今天过得愉快。”

    电话那头的史密斯丝毫没给他再接话的机会,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白文彧脸色难看地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界面,阴沉得快滴出水来。

    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前几天的合作进程一直十分乐观,对方为什么说收手就收手?

    难道有人跟他白氏过不去,截他的胡?

    不,不可能。白氏是国内业界龙头,再加上这次跟史密斯的公司合作心切,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给出的条款也是最优厚的。没道理史密斯放着物美价廉的白氏不选,转头去跟别人合作。

    再说了,揽瓷器活也是需要金刚钻的,京都这地界,有几家能吃下这么大的项目,又有几家敢公开跟白氏作对?

    找不到原因往往最令人烦躁。这几天他每天睡眠不足五个小时,两头的工作同时出现问题,简直让他力不从心,□□乏术。

    他简直不敢想这个项目被他搞砸的后果,他知道,父亲讨厌没用的废物,集团里还有个白文锦在虎视眈眈,那些股东也都盯着他的动作,这个时候要是掉链子,那他在白氏这些年的苦心经营就都白费了!

    白文彧焦虑至极,他乘坐的车刚开到白氏楼下,他便迫不及待地开门下车,只想快点回去,好跟项目组的同事一起排查问题。

    “啪——”

    白文彧刚出电梯门,一个冒冒失失的小职员就径直撞到了他身上。他只觉得胸前一大片皮肤传来一阵微烫,然后耳边就听到一个惊恐慌张的女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小职员神情害怕惶恐极了,一双水润的杏眼睁得大大的,不安的样子像一只受惊的鹿。

    这个样子倒是很符合白文彧的审美,他一向喜欢柔弱得惹人怜爱的小女人。要是放在以往,他少不得会停下来安慰美人一番。可惜,今天他刚在史密斯那里受了气,正是看谁都不爽的时候,连带着这个小职员,在他眼里也面目可憎了起来。

    “你是哪个部门的?”白文彧冷冷地问她,眼底没有半分温度。

    小职员慌张地看了他一眼,怯怯地回道:“我、我叫孟颜……”

    白文彧极其不耐地打断他:“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他唇角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什么时候我们集团连听不懂人话的员工都往里招了?”

    听到他的嘲讽,孟颜只觉得一张脸火辣辣的,又羞又气。她咬了咬下唇,神色十分难堪:“财、财务部……”

    “财务部。”白文彧哼了一声,“财务部的人要都像你这么冒失,那咱们集团趁早宣布破产关门算了。”

    他侧头看向身后的秘书:“告诉人事,把这个人给我辞退。这种马虎大意又心术不正的人,不适合留在白氏。”

    秘书恭敬地低头:“是,白总。”

    白文彧点点头,迈步绕过孟颜,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听到他的话,孟颜愣怔了好一会儿,直到白文彧跟她擦肩而过,她才陡然回过神来,脸上血色尽失,惨白一片。

    她猛然回头,三两步上前拉住白文彧的衣角,神色间满是哀求:“白总,我知道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您的衬衫我带回去帮您洗,一定洗得干干净净的,求您了……”

    白文彧脚步一顿,闻言心底嗤笑一声。

    不是故意的?这话骗鬼呢?作为白氏的大公子,泼酒的、崴脚的、“不小心”摔跤还正好就摔进他怀里的,各种各样花样百出的手段他见得多了。他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会陪这些女人男人演演戏,顺势成就一段露水情缘,要是赶上他心情不好——就跟今天一样,那撞上枪口的人无疑就是他的出气筒。

    “我不关心你是不是故意的,别忘了,我是个资本家。”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孟颜绝望的脸,“资本家只看结果,不在乎过程。”

    他把被孟颜攥在手里的衣角用力一扯,后者就在这股大力下被带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白文彧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大踏步走开了。他的秘书走到孟颜身边,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走吧,孟。”

    孟颜回神看他,大大的杏眼里满是呆滞僵硬。

    秘书看她的眼神不自觉地带上了置身事外的怜悯。本来么,故意洒咖啡招惹副总也不是什么大事,没准还能和副总约一次,小赚一笔。可谁让这位孟运气不好,偏偏碰上了副总诸事不顺的时候呢?

    可既然是她自个儿起的心思,那也怨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

    孟颜呆滞地跟在秘书身后去人事部办了离职手续,因为是白副总发话,人事部效率高得惊人,当天下午,她就捧着属于自己的小纸箱站在了集团大楼外边。

    她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只觉得满心茫然,好像她一下子就被这个繁华的商圈摈弃在了外面,好像又回到了她考上大学那年,刚来帝都的时候,这座城市所有的灯红酒绿都与她无关,对这里的一切而言,她都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

    口袋里的手机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孟颜抿唇看着那个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指尖一点,冲着电话那头哽咽出声。

    “何大哥……”

    大洋彼岸,史密斯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白文彧的电话,眼里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不屑。可一转身,他却对着电脑屏幕笑得温和优雅。

    他晃了晃已经黑屏的手机:“白,为了你和你的公司,我可是连最后一条退路都亲手斩断了。我展现了我司最大的诚意,希望您也能尽快把我们的合作提上日程。”

    电脑上正开着视频会议,唐沅笑眼弯弯,闻言略一颔首:“这是自然。等过两天政府的正式文件下来,我们的合作项目就可以正式展开了。”

    史密斯显然是十分满意,看向唐沅的眼神更加亲近。

    他是个商人,商人逐利,自然是谁能给他带来更多利益,谁就是他的好伙伴。对方公司规模虽然比不上白氏,可难得的是他们有华国政府的支持,拿到了政府最优厚的政策。

    他太明白一个国家机器的力量了,他们公司想进军华国市场,有没有政府的支持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天壤之别。

    在这一前提下,其他诸如公司规模的微末小节都得靠边站。

    双方又讨论了一些其他事宜,半个小时后,才在和谐友好的氛围中挂断了视频。

    眼见自家妹子忙完了正事,一直坐在唐沅对面沙发上的盛星洲才走过来,瞥了一眼她面前摆放的文件,眼里闪动着惊喜的光:“真搞定了?”

    唐沅笑着点头。

    盛星洲嗷了一声,突然冲上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皎皎你太棒了,不愧是我们盛家的孩子!”

    以盛家公司现在的实力,能跟欧洲那边的业界龙头合作,能不棒吗?

    更何况,这单生意还是从白文彧手里抢过来的,只要一想到白文彧那傻逼现在指不定气成什么样,他就乐得恨不得鸣炮庆祝。

    这个项目是快再肥美不过的好肉,白氏上上下下为了它筹谋了快半年,临门一脚却被他们截胡。不说白氏前期的所有准备都付诸东流,元气有损,单说此事一出,绝对会引起股东的不满。而直面底下人怨气的,首当其冲的就是负责这个项目的白文彧,和盲目信任自己儿子的白修明。

    哎呀,真希望白氏的股东给点力,把事情闹得再大些才好呢!

    盛星洲不是不好奇自家妹子是怎么把这么大个项目拿到手的,但他更明白,哪怕是亲兄妹,也需要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皎皎想告诉他自然会说,若是不想,他也乐得装傻充愣。

    啧,他突然觉得,有皎皎在,他此生最大的纨绔理想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美滴很美滴很。

    等盛星洲乐颠颠地出去了,唐沅掏出手机给崔鸿打了电话。

    “老崔,谢了!”

    崔鸿在那边爽朗一笑:“嗨,谢啥。我能给你争取到政策最大优惠,归根到底还是你自己有本事。有关部门看过你们和白氏送来的企划书,你的想法可比那边好太多了。史密斯的公司在全球都很有影响力,这次进军华国市场上边也很重视,自然是哪个更好就选哪个。好好干,年轻人,华国的未来在你们手上!”

    唐沅没有反驳他的话,眉梢眼角却蕴了些许暖意。

    崔鸿话说得云淡风轻,但她知道,若不是他在其中周旋,上边极有可能注意不到一个小小的盛家。

    但有时候嘛,朋友之间可以随意一些,人情记在心里,比宣之于口要来得更好。

    白文彧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最后输是输在了后台上。

    在国家部门与政府机构下,一个白氏又算得了什么?

    嗨呀,这可不就是传说中的背靠大树好乘凉?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