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144章 被牺牲的原配(17)
    戚庭光的转学手续办得很迅速, 新学校比东文更远,课业更重, 小姑娘却一句都没有抱怨过, 默默背负起那些她这个年纪原不该承受的东西,一步一步走得坚定。

    说来也巧, 当《玉兰花开》在沪城各个地方辗转演出的时候, 白萍筹备了许久的《华国妇女报》也正式发刊。

    这报纸是她和一众女性同好长久的心血所铸,之前和唐沅通信时也曾提过几句, 唐沅深知在这个年代创办报纸杂志的艰难, 于是以宜新的名义投入了一笔钱。

    现在的宜新已经是沪城发展最快的企业之一,提起高端商场,那些富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宜新。单是沪城城区,就已经开了三家分店, 且正有往周边城市扩展的趋势。

    唐沅开始有更多的余力和金钱, 腾出手去做一些她认为有意义的事。

    不止是支持几家报社杂志——这笔支出对如今的她来说几可忽略, 她还投资援建了一家西式医院及医学院,取的是曾经一家私立高中的校址, 里面的硬件设施都是现成的,等各类仪器设备安置好就可投入使用。负责人跟她说, 今年下半年就可以开始招收学生。

    这个时代的西医还是一个对普通人而言略显遥远的群体, 内陆的西医院校更是紧缺。虽说学医救不了华国,却可以让华国在真正的危难来临之际不必受国外势力的掣肘,可以救下许多华国人的命。

    仔细算来,如今离那场大战爆发也不算远了。

    《华国妇女报》的发行首刊邀请了不少名家大家撰稿, 以女性学者为主,唐沅亦在其列。这个时候社会上的科学和民主之风吹得正盛,亦是青年学生中最时髦的话题,因时制宜,她挥笔写下一篇《男人的科学与真理》。

    科学曾一度被认为是男人的战场,即使在她那个世界,科研领域中的性别歧视依然屡见不鲜。远的不说,但凡学过高中生物的人都知道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沃森和克里克,但拿出了关键性证据、从而证明这一结构真实存在的富兰克林呢,又有多少人记得呢?

    唐沅从不认为,女性应该被科学拒之门外,动物分雌雄,不代表科学也该分阴阳。否则,那些曾在科学史上留下过伟大足迹的女性科学家们,岂不是都该被视为异端邪说了么?

    所谓“男人的科学与真理”,无非是男人们为了维护自己绝对的话语权,说出来哄女人的谎话罢了。

    可笑的是,谎话说一千遍就成了真,到头来竟连他们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唐沅把这篇文章给白萍寄过去,白萍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给她回了信。她显然对这个话题极感兴趣,书信往来间说了不少自己的见解。

    唐沅看着她的回信叹然。白萍先生不愧是华国女权事业的先驱者,虽主攻方向不在科学,但显然对这一途钻研颇深。她的许多观点甚至已经超越了时代的桎梏,将这一切愚昧落后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高山流水遇知音,她很高兴能在这个时代找到平等投机的对话者。

    《华国妇女报》首期发行那天,白萍特地往她这儿额外寄了一份,头版就是白萍亲自撰写的发刊辞。她写:“吾今欲结二万万大团体于一致,通全国女界声息于朝夕,使我女子生机活泼,精神奋飞,绝尘而奔,以速进于大光明世界。”

    生机活泼,精神奋飞,绝尘而奔。

    ——那的确是再好不过的世界。

    她无比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

    沪城浦江上的灯火霓虹并没能让这个羸弱的国家重新变得强盛起来,它不过是织就了一匹华美的外袍,上头缀着锦绣盛世,遮住的内里却是瘢痕交错,脓血不止。

    一切的繁华盛景都不过是水面浮影,都不用什么大风大浪,一颗石子投下去,所有的光鲜亮丽都会四分五裂,破碎成片。

    ——脆弱到不堪一击。

    唐沅的目光从来不曾仅仅着眼于当下,她看得到不远的将来,山川破碎,血流成河,曾经的锦绣都会幻灭成灰,化作真正的人间地狱。

    她得为此做些什么。

    这一年,政府高层权力更迭,整个国家的命脉正式从革命党手中移交到了军阀手中,虽然表面上仍是民主政府,但真正看得清形势的人都知晓其中的差别。

    既得利益者欢呼雀跃,真正忧国忧民的革命党人和知识分子却为此忧虑不已,没有人比他们更能看清军阀的本质,说到底,那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独|裁主义罢了。

    他们历尽艰辛推翻了封建王朝,可到头来却好似画了个圈,又走回了原点。

    既如此,他们这些年的努力又算什么呢?他们的同胞和战友为此做出的那些牺牲又算什么呢?

    没有人是甘心的。但读书人的无奈就在于,他们是最能清醒地认识这个世界的人,但比起军阀的武器军火,他们却又是力量最渺小的人。

    螳臂挡车,蚍蜉撼树,最无力可悲,莫过如是。

    华国的知识分子罕见的集体沉默了。

    权力更迭、暗潮汹涌之际,却没有人注意到,宜新老板戚笑敢的家中少了一位姓吴的贴身助理。

    这是军阀上台之初,它如今倒还打着民主自的旗号,但唐沅知道,它的最终目的是集权和独|裁,而任何一个独|裁者的政府,都不可能允许自由与反抗的声音存在。

    很不巧,唐沅身上贴的诸多标签中,正有两个写着自由和反抗。

    她知道,当局迟早会拿她开刀,所以,她选择先下手为强。

    “戚老板,你此次来找廖某人,不知所为何事?”

    廖元诚眯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目光里带着审视,锐利如鹰。

    唐沅仿佛压根儿没注意到他的防备与警惕似的,自顾自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姿态闲适得像是面对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笑道:“廖市长慧眼择主,如今杜总统上台,您也算得偿所愿,恭喜。”

    说着,她以茶代酒,遥敬了廖元诚一杯,笑意吟吟的样子做足了诚恳的姿态。

    她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这廖元诚从一开始就是如今上台的杜孟勋的嫡系,否则也坐不上这沪城市长的位置。如今杜孟勋上台,他这一支自然是占尽了好处,以后前途光明,飞黄腾达自不在话下。

    廖元诚却并不接她的话,只直直地注视着她,淡淡道:“戚老板不必如此,这儿没有其他人,你想干什么,但说无妨。”

    唐沅轻笑一声:“廖市长何须对我如此防备?我这次来找您,可是给您送大礼来了。”

    送大礼?呵。廖元诚讽刺地勾了勾唇角,不置可否。

    他可还记得上次这个戚笑敢摆他的那道,逼得他进退两难,不得不按她说的做。对这个女人他很难生出好感,也绝不会轻易相信她说的任何一句话。

    不曾想,对面的女人却当真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袋放在他面前:“您看看?”

    廖元诚一脸犹疑地打开了面前的纸袋。

    这、这是……

    他看着面前的纸,慢慢放大了瞳孔,眼眸里聚集起奇异的光。

    咕咚。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叫嚣。

    他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

    唐沅给廖元诚看的是一份设计图,一份军备武器的改良设计图。

    廖元诚看不懂那些精密复杂的图纸,可他却能看清那图纸下面写的说明文字。

    如今国内流行的是美制M式□□,相较其它而言更为灵活轻便,火力也足够威猛,但其有效射程近、射击精度差却深受诟病。

    而这已经是现下枪|支中最为先进的那一批,也就是他们这一派有钱有关系,才能装备上。西南那些兵痞子摸都没摸过这样的好东西。

    就这,还得他们年年去给美方那帮人装孙子,鞍前马后地伺候着,人家才肯卖给他们。为了能从这些人手里买军备武器,他们不知白送出去了多少好东西。

    没法子,命脉被人家拿捏在手里,再怎么愤怒不甘心,也只能捏着鼻子认栽。

    而现在,面前这个女人告诉他,她能做出比这更先进的武器,让他们不用再看那帮洋孙子脸色,用最小的成本将自己军队装备成世界一流。

    这无异于有人捧着金山跑到他面前说要白送给他。

    不,何止是金山!

    在如今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若他们能掌握最先进的武器研发制造技术,简直就是捏住了如今那些一流强国的要害。从今以后主动权对调,源源不断的金钱好处会水一样自动向他们的腰包里流过来,在这张各国相争的大赌桌上,他们将会拥有必杀的筹码!

    而对他自己来说……

    他的通天青云路已经向他打开了大门。

    廖元诚心头一片火热,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胸膛咚咚作响。好在他尚且保留了最后一丝理智,强行遏制住激动的表情,问唐沅:“戚老板为何会找上廖某人?”

    这个女人狡猾得很,他不相信她是为了讨好自己才巴巴地把这么大的好处送上来。

    那么,她所求为何呢?

    唐沅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道:“杜总统当世人杰,我一直有心拜见,但奈何此身不过一介商贾。廖市长是杜总统身边的红人,若是方便的话,还请为笑敢引荐一二,笑敢便感激不尽了。”

    廖元诚顿悟。

    这女人是见如今中央变动,特地拿着这东西来投诚来了。

    哼,她倒乖觉!

    廖元诚不怕唐沅有所求,只有有了利益捆绑,这样的盟友才值得信任。如今这戚笑敢既主动找上门来了,他也少不得要顺水推舟一把。

    一个强大的盟友对他大有裨益,他相信这是一场对他们彼此都好的双赢。

    曾经被算计的那点小芥蒂在庞大的利益面前那么微不足道,廖元诚头一次对唐沅露出了真诚的笑:“这是小事,戚老板青年俊才,想必总统也愿意见到你。”

    唐沅伸出手:“那就麻烦廖市长了,笑敢感激不尽。”

    廖元诚握住她的手,笑容愈发真诚:“戚老板客气了,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我就托个大,叫你一声九妹,戚老板不会介意吧?”

    唐沅从容颔首:“廖大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作者有话要说: 【注:文中角色白萍原型为秋瑾烈士,《华国妇女报》原型为《中国女报》,文中涉及的发刊辞亦取自秋瑾撰写的《中国女报》发刊辞。致敬秋瑾烈士。】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