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娆倩笑容苦涩, 而俞向北那边也已经一遍过了。

    对方在过了的一瞬间,不顾别人的夸赞,立刻低头去扶起那位群演, 一直不停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 我刚刚好像不小心打到你了?”

    那人也是个年轻人,没想到俞向北会给他道歉,脸红了红:“没事……俞老师手上有准,没有打疼我……”

    俞向北松了口气:“那就好!”

    他又转身给助理说:“唐糖, 恭喜小哥杀青,帮我帮助一个杀青红包!”

    一个群演, 甚至只有两秒镜头, 但俞向北却说给杀青红包。

    这样的群演, 一般都是没几个钱的工资,自然也不会有杀青红包, 俞向北给的这个红包, 还是给对方挨了自几下的。

    他下手确实不重, 但这样的打戏,入戏了总有两分力道用到真的了。

    群演觉得没事,可能是习惯了,可俞向北还是真诚地表达了歉意。

    娆倩跟着陈导去试戏, 走了两步, 回头正好看到俞向北助理笑容温和地悄悄将红包塞给群演, 还给发了盒饭。

    而俞向北,也拿着自己的午饭坐在地上, 和工作人员一边聊天一边说着话。

    他除了比其他人都长得好看,饭和其他人吃得不一样外, 其他的,基本上没什么不同……

    娆倩不禁想到自己,自己用饭的地方是在哪儿?

    好像一直都是在专用休息室。

    群演?

    似乎从未在他们身上停驻视线。

    -

    俞向北一边低头吃着饭,他的饭菜还是人专做的,管言管得严,他不能随便吃盒饭。

    旁边,编剧眨着眼睛说:“俞老师,你对群演可真好。”

    她脸上是一脸的喜爱和欣赏。

    俞向北漫不经心回道:“我也当过群演呀!”

    编剧瞪大眼睛。

    俞向北笑了笑,不再多说。

    刚刚那个小哥说不疼,可能不真见得不疼。

    在h国影视城的时候,他认识的那个专做武替的胖子……不管被打成什么样子,也不会对着剧组喊疼。

    俞向北曾经也问过,遇见下手狠的,他为什么不说自己疼?

    胖子说――疼?那行,那次不找你了。

    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无奈,他现在是主演,但他却因为了解群演,所以不会对他们趾高气扬。

    毕竟……不都是人吗?

    -

    饶倩很快就被定下了,但两人还没有开始合作。

    娆倩补镜头,俞向北被齐斯湛带走了,两人一起去录制《实习爸爸》。

    这一期的节目在南方,又是一个新的地方,又是一个新的地图。

    “你知道新嘉宾是谁吗?”俞向北忍不住好奇问道。

    齐斯湛:“项立杉。”

    俞向北眼睛微微睁大:“咦?是他呀!”

    齐斯湛看向俞向北,他的记忆很好,也因此,很快就想起来,项立杉是那个关注小北,帮着他站队的那位。

    这时候,俞向北又补了句:“我还挺喜欢他的,还以为得等到进组的时候才能看见,没想到竟然这么早就能见到了,还真是缘分呀!”

    俞向北对项立杉印象真的很不错,两人第一次见面就互相加了微信,都对对方印象很不错,也能够聊到一起。

    就是所谓的一见如故,聊上一次,就知道――两人可以成为至交好友。

    更何况对方上次还帮了他,而他还没有道谢。

    旁边,齐斯湛脸顿时黑得泛青。

    喜欢……

    小北还没有说过喜欢自己……

    那个什么项立杉?

    真的那么好吗?

    齐斯湛看着俞向北的眼神变得幽暗,俞向北却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叽叽喳喳说起其他事情去了。

    至于刚刚那句喜欢……

    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放在心上。

    两人到了录制地方的时候,其他嘉宾已经来了,而工作人员则陆陆续续带着他们到场馆里面去参观。

    这是一个室内游戏区,也是一个闯关区。

    工作人员大体进行了说明,之后,等到嘉宾汇齐的时候,才正式开始录制。

    ――新来的嘉宾项立杉则还没有出现,节目组显然是要营造神秘。

    “欢迎各位嘉宾来到《实习爸爸》,今天我们的任务是拯救我们被神秘人抓走的小朋友!”

    “请各位嘉宾选择不同的神秘屋进行游戏,挑战不成功则需选择下一个神秘屋!”

    节目组的话说话,岳子晗便问――

    “哪有什么神秘屋呀?”

    俞向北也好奇地跟了句:“是呀,在哪儿?”

    话音刚落,背后“轰”的一声,大幕帘落下,一排各种颜色的门排列出来。

    红橙黄蓝紫五个颜色。

    这门看起来就很神秘,而且有五个颜色,显然里面是不一样难度的游戏。

    刚刚工作人员给他们介绍的时候,也只是大致说了规划,没有具体说,也没有说每个门对应什么。

    “妈呀!吓死我了!”

    “节目组大手笔呀,真是有钱!”

    “完了,我有点慌,总感觉里面很坑!”

    “是一个人独自去吗?”

    “是的,一个人。”

    ……

    他们倒是也不争不抢,一人一个,直接开了门进去。

    俞向北走得是蓝色房间,旁边紫色房间是齐斯湛,俞向北进去后,黑漆漆的屋子突然亮了灯,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大圆球。

    旁边写着规则――

    【请在大圆球里面站定,记住播放的语音,重复出来则闯关成功。】

    俞向北一脸茫然地钻进大圆球。

    然而刚刚进去,那大圆球就滚动起来了。

    “啊――”

    妈呀!!

    俞向北吓得心跳失衡,差点倒在球里面。

    而这个时候,语音响了――

    “段拉黑的激昂慷慨是空旷东欧东。”

    俞向北:“……”???

    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一个不慎,“啪嗒”摔在球里,好在这个大圆球四壁很软,没什么问题。

    “失败!”

    俞向北:“……”

    他一脸懵逼地走出去。

    然后,俞向北发现――除了齐斯湛,所有人都出来了。

    “妈呀!简直变态!”岳子晗哀嚎一声。

    俞向北点点头:“是挺难的。”

    “再选择一间吧。”卜珈冲着俞向北刚刚出来的房间走去。

    旁边,齐斯湛那边显然已经闯关成功,所以门半开着,但人没有出来。

    岳子晗眼睛转了转,钻进去,眼里露出笑容:“我要去闯这一关!”

    齐斯湛已经闯关成功了,看来应该不难吧?

    俞向北进了隔壁屋子。

    他们都不知道,后期播放到这儿的时候,弹幕刷爆――

    “哈哈哈哈哈!!!!”

    “我他妈心疼晗晗!!!”

    “那是最变态的一关呀!”

    “你以为谁都是齐boss吗?!”

    “小北快点,齐boss已经闯关成功了!我的地铁cp赶紧会合!”

    ……

    而后,当岳子晗打开门,看见里面是一个拼图――

    嗯,就是一个巨难的十六宫格拼图,推的那种。

    岳子晗:“……齐boss你变态!!!”

    这么难怎么可能那么快?!

    旁边,俞向北已经又钻进了一个房间。

    这里面的游戏也很变态――站在一个位置上,脚被固定,然后下腰捡起硬币,还得在五分钟内,捡起三颗硬币。

    俞向北:“……”

    学的瑜伽就是在这儿用吗?

    而后,他轻轻松松完成了这个房间的任务。

    弹幕都目瞪口呆了――

    “小北……还会这个???”

    “太会了吧!!”

    “你们有注意到小北腰有多细吗?!”

    “那个腰太细太好看了!!!”

    “妈耶,今天开始,小说里面的极品小受就有了脸了!!”

    “啊啊啊啊啊!小北!!我现在也开始相信你是受了!!”

    “前面的发什么疯?抱走小北,cp粉别舞!”

    ……

    闯关一成功,里面的一道门就自动开了。

    俞向北快步出去。

    刚刚踏出门,脚步停住。

    旁边,墙壁上靠着早已经闯关成功的齐斯湛。

    俞向北微微一愣。

    齐斯湛说:“不知道前面是什么,等一个伴儿。”

    俞向北呆呆应了声:“哦……”

    这一刻,他好像知道齐斯湛眼中表达的意思――我们一起。

    这么多镜头拍着,俞向北只是微微低了低头,掩饰眼里的慌乱。

    要是其他人这么说,俞向北或许还会调侃两句胆小,但是说这话的是齐斯湛……

    ――这个世界上也有一句话叫做,做贼心虚。

    于是,两人便一起,沿着过道往那道关着的黑色门走去。

    后来播放到这儿的时候,弹幕又一瞬间刷起来――

    “哈哈哈!!这是节目不是你们谈情说爱的地方!”

    “妈耶,地铁cp石锤了!!”

    “齐boss看小北的眼神太宠了!!”

    “小北刚刚是不是害羞了?!”

    “齐boss还专门等小北!!!啊啊啊啊啊!!!”

    “前面的别脑补了,人家就是随便等等,谁知道出来的是不是小北?”

    ……

    这会儿两人不知道之后引起的风波,他们并排着走到了那道黑门处,齐斯湛率先伸手打开,确定里面是否安全。

    俞向北跟在他的身后。

    “啪――”灯光突然亮起。

    上方,五个小萝卜头被柔软的绳子轻轻绑着,并排坐在上方的王位上,旁边,一个套着玩偶服的男人站在。

    男人见有人进来,大笑――

    “哈哈哈哈!我是神秘人黑暗魔鬼,愚蠢的实习爸爸们闯了进来,那我就允许你们带走一个小朋友,请立即做出选择!”

    他抬着肥胖的爪子,指着两人。

    俞向北和齐斯湛对视一眼,交换一个眼神。

    而后,齐斯湛直接朝着小朋友过去,口中淡淡道:“我不愿意呢?”

    神秘人:“……”???这他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难道他们不是应该纠结的选择一个小朋友吗?!

    齐斯湛已经过去挨个解开绳子,神秘人迈着肥胖的脚过去,想要阻止他。

    俞向北扑过去将神秘人摁住,笑着说――

    “哈哈哈哈哈哈!!!”

    “项立杉你个傻子,也不知道带个变声器再出来说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揭开项立杉的头套。

    项立杉:“………………”

    节目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