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石榴小皇后 > 第139章 【139】
    勤政殿。

    元珣一脸喜色的拍了拍司空曙的肩膀, 说了两句祝贺的话后, 又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子言,女子怀孕本就十分辛苦, 尤其阿姐这一胎来得极为不易,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切莫怠慢她, 否则朕定要揍你一顿。”

    司空曙心道:这还用你说, 我就是怠慢你, 也不可能怠慢我媳妇呀。

    面上却是无比诚恳道, “这是自然, 臣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若她少了半根头发丝,不用陛下动手, 臣自己抽自己耳刮子。”

    元珣听着他这话, 好笑的摇了摇头, 又道, “之前皇后怀孕时,朕让太医院整理了许多妇人生产方面的书册。外面的医馆虽有刊印, 但都是精简版的,朕这里的原版本更为细致,可谓是面面俱到。反正皇后也用不上了,你便拿回去好好研读其中内容, 也方便更好照顾阿姐。”

    司空曙自是求之不得, 赶忙拱手道谢。

    “都是自家人, 客气什么。”元珣说着,转脸看向常喜,吩咐道,“你去将那些书册整理出来,给司空大人拿上。”

    常喜笑容满脸的应下,这边才刚往外走没两步,就被一个兴冲冲的身影撞了个满怀,直把常喜吓得一声鬼叫。

    等看清楚那毛毛躁躁的身影是自己的干儿子常保时,常喜忍不住低声骂了句,“你这臭小子怎么回事,火烧眉毛了?这般莽撞!”

    常保扶了扶撞歪的纱帽,抬脸朝着常喜笑,“干爹,是有大喜事啊!”

    常喜刚想细问,就听到里头传来元珣低沉的声音,“外面怎么回事?”

    常喜老脸一白,瞪了还傻乐呵的常保一眼,径直带着常保一起进去回话了。

    还没等常喜告罪,就见常保“噗通”一声跪下,一边给皇帝磕头,一边笑容满面道,“奴才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才刚探出来的消息,皇后娘娘摸出喜脉了!”

    闻言,殿内众人皆是一惊,随后齐齐跪下,道贺道,“奴才/奴婢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司空曙也反应过来,放下手中茶杯,笑着起身给元珣祝贺,“臣恭贺陛下又要当父皇了。”

    元珣,“……”

    从最开始的震惊,再到喜悦,然后再到不可置信……

    又怀了?

    这、这怎么还能怀上呢?

    他不禁皱了下眉头,扫了一眼台下众人,声音平静道,“起来吧,都有赏。”

    一听到有赏赐,宫人们心里都乐开了花,纷纷感叹着,皇后娘娘可真是皇宫里的福星,自从有她在宫里,他们这些做奴才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了。

    老天爷可得保佑皇后娘娘这一胎顺顺利利,再给宫中添些鲜活气息。

    常喜这边还要去取书,元珣抬手叫住他,“等等。”

    常喜脚步一顿,“陛下?”

    元珣道,“……皇后怀孕了,这些书得留下,朕也好重新复习一遍。”

    坐在对面的司空曙,“???”

    说好给我带回去看的呢?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元珣看向司空曙那带着几分哀怨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子言,你先拿本简易版的看看,打打基础。朕明日便让人将这书仔细誊抄一遍,到时候再送去你府中……也不迟这么两天,你说是吧。”

    司空曙还能说什么呢?自然是谢主隆恩了。

    送走司空曙后,常喜见皇帝还坐在长榻旁发愣,犹豫片刻,还是壮着胆子上前提醒了一句,“陛下,是否去榴花宫探望一下皇后娘娘?”

    元珣堪堪回过神来,两道好看的浓眉还皱着。

    沉默片刻,他朝常喜挥了挥手,面上看不出喜怒,“去将太医院的魏新之叫来。”

    常喜一怔,虽有不解,但还是赶紧去找人了。

    不到半个时辰,魏御医背着个医药箱,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勤政殿。

    俊美的帝王面容冷峻的坐在上首,淡漠的屏退了殿内所有宫人,只留下魏御医一人。

    殿内静谧的针落可闻。

    一种无形的威压让魏御医冷汗涔涔,战战兢兢道,“不知陛、陛下突然唤臣过来,是有何吩咐?”

    上首传来一道沉金冷玉般的声音,“你可听说皇后有孕了?”

    魏御医两股战战,道,“是,是……臣也是刚听太医院的同僚们说起。”

    话音刚落,他就感受到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在他的头顶,直看得他头皮发麻。

    “魏新之,朕一直都有服用你开的避子汤药,皇后怎么还会怀上?”元珣黑着脸问道。

    自从三年前亲眼看到阿措生产后的虚弱和憔悴,他实在不忍见她再经历怀孕生产的辛苦,便动了避孕的念头。

    可他听闻女人长期服用避子汤,很伤身,会导致宫寒体虚,经期不顺等一系列毛病。他还记得阿措之前就为痛经所困扰,怎舍得再让她服药?

    于是,他找来魏新之,命他秘密配一副男人喝的避子汤药。

    初听闻这个要求时,魏新之吓得膝盖都软了。

    是药三分毒,男人那方面多重要啊!陛下万一服用了这个药,损伤了龙体,他个小小御医哪里担待得起。

    但皇帝态度坚决,大有“你不答应今日便走不出这扇门”的意思,魏新之只能忍着震惊与惶恐答应了。

    之后,每次行房之前,元珣都会先喝一碗避子汤。是以这两年来,他和阿措虽然经常酱酱酿酿,可阿措的肚子始终平坦,没再有喜信。

    元珣觉得这样挺好的,他有三个孩子,儿女双全,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生孩子实在太过凶险,他实在不敢再让阿措冒险。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时隔两年多,阿措竟然又怀上了?

    “你的药是不是效用不够了?”这是元珣的第一反应。

    “这…这不应该的啊,这避子汤的方子是百试百灵的。”魏御医头冒冷汗,脑子飞快的转着,突然想到什么,“除非……”

    元珣眉头一拧,语气不太好,“除非什么?”

    魏御医道,“除非陛下你忘了喝……”

    元珣喝道,“胡说,朕怎么会……”

    等等——

    他骤然想起了什么,灰青色眼眸微微眯起,低声问,“皇后的身孕多久了?”

    魏御医小声答道,“臣听给皇后娘娘把脉的章御医说,娘娘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一个多月的身孕,也就是过年那段时间。

    元珣长睫一颤,突然想起除夕那晚。

    那晚的宫宴上气氛很是不错,宾主尽欢,他和阿措也都喝了些酒。

    等两人回到寝殿,阿措那小妖精就起了酒劲,缠在他身上怎么也不肯松开,再后来……那种情况下,谁能顶得住。

    两人连床都没去,一时兴起,直接就在桌案上敦伦起来。

    那一回结束,他理智稍微恢复了一些,赶紧将阿措抱进浴桶里清洗了一番。未免晚些还会要她,他赶紧补喝了一碗避子汤……

    难道说,是桌案上那一回?

    元珣只觉得头疼,他就那么一次疏忽,竟然就中了。

    他都不知道该说运气好,还是不好。

    魏御医小心翼翼观察着皇帝的表情,心里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禁咂舌,真不愧是陛下,这命中率也忒准了。

    元珣面无表情的将魏御医挥退后,坐在龙椅上,直发愁。

    阿措那么怕疼,到时候生孩子,怕是又得哭了……

    要是朕能替她生就好了。

    榴花宫,一片欢声笑语。

    得知母后又有小宝宝了,三个小团子高兴极了,一个个小脑袋争先恐后的往阿措还平坦的肚皮上靠去。

    “母后,我们以前也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吗?”

    “母后,你肚子里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呀?皎皎想要小妹妹,到时候我可以跟她一起穿漂亮的裙子!大哥和二哥都不能陪我穿裙子……”

    “我想要小妹妹,也想要小弟弟,母后你可不可一起生呀?你上次生了我们三个,这次还会生三个么?”

    听着孩子们天真的话语,阿措笑眸似月牙般弯弯。她摸着他们的小脑袋,柔声道,“不论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你们都是母后疼爱的孩子。母后希望你们也能喜欢未来的小弟弟或小妹妹,好么?”

    三个小团子眼睛都亮晶晶的,异口同声道,“母后,我们知道的!”

    就在这叽叽喳喳一片热闹的时候,门外传来太监的通报声,“陛下驾到。”

    须臾,只见一身银灰色长袍的元珣大步跨了进来。

    他一进屋,视线自动锁定阿措,直接朝她走了过去。

    三个小团子们年龄虽小,却很会审时度势。

    他们知道父皇一来,他们就得乖乖地告退,把母后让给父皇……

    唉,虽然还想跟母后多待一些时间,但看在父皇每天都要上朝批折子的忙碌份上,就让他多陪陪母后吧。

    沈老太太也知道这小两口肯定有一堆话要说,笑眯眯的说了两句客套话后,便带着三个小团子去侧殿玩耍。

    没了旁人打扰,元珣一把将阿措抱在他的腿上坐,一双深邃的眼眸宛若深海,带着浓郁的担忧与心疼。

    阿措还沉浸在再次为人母的喜悦中,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笑得开心,“陛下,咱们又有小宝宝啦。”

    元珣低低的嗯了一声,道,“又要辛苦你了。”

    听到他这话,阿措才意识到他的情绪不对,赶紧打量着他,疑惑道,“陛下,你不欢喜么?”

    元珣不想扫兴,朝她轻笑一下,“朕自然是欢喜的……”

    阿措眨巴眨巴眼睛,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什么。

    她心下一软,投入元珣的怀中,纤细的手指轻轻在他健硕的胸膛上画圈圈,声音软软糯糯的,“陛下你别担心,你忘了我是妖精么?我生孩子真的不疼的。”

    元珣只当她拿这话来宽慰她,微微低下头,吻了她的额头一遍又一遍。

    许久,他声音温和道,“生完这一胎,咱们就不再生了,好么?”

    见阿措没有立刻回答,他补充道,“且不说生孩子你辛苦受累,就说为人父母,对孩子的爱也是有限度的。打个比方,咱们现在有三个孩子,那我们的父爱与母爱,就要平分给三个孩子。那以后孩子多了,分给每个孩子的爱与精力就更少了……你觉得这样对孩子们公平么?”

    这么一说,阿措倒打开了一个新的思考角度。

    她恍然道,“陛下,你说得很有道理欸。”

    元珣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那生完这一胎,不生了?”

    阿措伸手摸了下平坦的腹部,深思熟虑半晌,下定决心般,应道,“嗯,再生完这一胎,以后就不生了。”

    她刚说完,就发现不合理之处,“不对呀,陛下,这个是我说不生就不生的么?怀小宝宝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呀。除非……你以后都不跟我一起做羞羞的事了?”

    阿措抿了抿红唇,心道,那可不行。

    虽说每次跟陛下做那回事,她都累的腰酸背痛浑身瘫软,但……她还是很乐在其中的!

    元珣抬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你且放心,朕自有办法的。”

    晚些他就让御医开一道让男性长期避孕的方子,喝了也好安心。

    翌日,长公主和皇后先后有喜的消息,传遍朝堂,也传到宫外。

    朝中百官庆贺,宫外百姓们也为天家喜事而高兴,甚至还有人专门给皇后修建了一件庙,凡是子嗣艰难的女子都去拜一拜,也好沾沾皇后娘娘子女福气。毕竟人家皇后娘娘可是在三年之内,给皇家添了三个子嗣,且又怀了一胎呢。

    春去秋来,八个月转瞬即逝。

    眼见着皇后娘娘的肚子越来越大,即将临盆,朝野内外都忍不住猜测起来——

    这一胎,皇后娘娘会生几个呢?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