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祸水皇后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全文结局
    三个月后,北沧正式向南瑟发起了进攻,瑨亲王挂帅,带领百万强兵,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其间西蛮趁北沧倾巢而出,派人潜入都城,意图擒走圣上为人质,谁知那传闻中的铁血军团竟未出征,而是被祁瑨留了下来守城,于是意图不轨的人都被一律绞杀。

    在这三个月中,发生了一件震撼北沧的事。

    镇北大将军汪琢家中有件丑闻,那就是他生了七个女儿,却始终不曾生下一个儿子,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头大病,眼看着他年纪越来越大,更是为此发愁。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青年出现在了将军府,生成自己是镇北大将军的儿子。

    经过验证,还真是。

    汪琢年轻时十分风流,在很多地方留过情,多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这个青年正是一位乐坊女子所生。

    他自称宋景昀,在认祖归宗之后也坚持没有改姓。

    宋景昀生得天人之姿,俊美无俦,而且在领兵议政等方面展现了过人的天赋,很快就被汪琢视为继承人,悉心栽培。

    他用最快的速度从父亲手中夺得了权力,在汪琢发觉的时候,他已经悄无声息地架空了父亲,成为将军府上掌握实权的人。

    不久,向来身体强健的汪琢在某一夜突然暴毙,紧接着,他的所有妻妾和女儿都被关押。

    大战前夕,宋景昀主动找到了祁瑨和祁颂,说他以及手下的所有士兵都可以听候差遣,只有一个条件。

    祁瑨不动声色地问:“什么条件?”

    宋景昀捻着腰上挂着的平安结,笑容柔和,“我只要永宁公主。”

    永宁公主,祁风亭。

    兄弟俩都齐齐变了脸色。

    祁瑨微笑:“你心里清楚,没有你的帮助,这场仗也能赢。”

    这是变相的拒绝了。

    后来,这个条件,是祁风亭亲自答应的。

    ——

    出征前,姜祸水前夜依依不舍地与祁瑨纠缠着,翌日等军队出发不久,便乔装偷偷跟了上去。

    她本以为混在士兵之中不会被人发现,谁知祁瑨的消息这么灵通,第二日一早,便亲自来兵营中逮人了。

    祁瑨要送她回去,姜祸水当然不肯,缠着他软硬兼施,最终无法,只好把她带在身边。

    这是姜祸水第一次见到祁瑨身着盔甲,在马上作战的样子。

    任何人都近身不得,甚至于除了他手中的长剑,他身上没有沾染一丝一毫的鲜血,敌方在开战前嚣张跋扈的将领,在他手上过不到十招就毙命落马了。

    头盔之中,那张俊美的脸淡漠得让人怀疑这不是战场,取人性命只在顷刻之间,那双寒潭般的眸子不起丝毫波澜。

    玉面修罗。

    这是众人在心中给他的称呼。

    军中不少人原本对他还有些不服气,见此不但心服口服,更是打心眼里对他畏惧。

    这是属于祁瑨的,她从未见过的一面。

    与其他人不同,姜祸水觉得这样的一面特别有魅力。

    无论是他指挥作战时利落取人性命的样子,还是在营帐中与其他人商量计谋时认真的姿态,都让她喜欢得不得了。

    战争结束的很快,仅仅用了三个月,南瑟与西蛮便节节败落,彻底败了。

    班师回朝后,迎来的却是一道圣旨。

    传位诏书。

    而祁颂早在他们回到都城的前一日,就脚底抹油地溜了。

    姜祸水一头雾水。

    据孟溪云说,是祁颂把事情做的太过分,彻底惹怒了阮袂,她一气之下就跑了,一直都没回来,祁颂心急如焚,好不容易等他们回来,连面都等不及见一面,留下一道传位诏书和一封信交待,就找人去了。

    看着手中的圣旨,祁瑨笑得有些无奈。

    他牵起姜祸水的手,看着她的眼,“晚晚,委屈一下,做我的皇后吧。”

    他始终记得她说过很多次,不想当皇后,他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抗拒。

    因此这句话在脱口而出时,祁瑨心底的忐忑,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如果她不愿意,那这皇帝……谁爱当谁当去吧。

    姜祸水的沉默令他的心沉了又沉。

    祁瑨握着她的手不自觉紧了些。

    他牵了牵嘴角,“没关系,我们不勉强……”

    看着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姜祸水实在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踮起脚,在他唇边印了一下,淡笑道:“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做你的皇后吧。”

    ——

    正文完

    ——

    我愿为公主裙下之臣,只要你永远看着我就好。

    宋景昀出生在一个小乐坊中。

    母亲宋芸为了避免别人发现他是男孩子,从小就给他穿女子的衣服,打扮成小姑娘的样子。

    他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伪装的也很好,多年来除了母亲,没有人知道他是男孩子。

    十五岁那年,母亲去世了。

    遵照她去世前的嘱托,他带着母亲的尸体,正要前往镇北将军府,去找他那所谓的父亲。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忽然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朝他的方向驶来,行人纷纷避让,宋景昀像是愣住了一般,望着那辆马车,准确来说,是望着从车帘中露出的那张俏丽的小脸。

    他听到有人说,马车里坐着的是永宁公主,皇后娘娘的女儿。

    是整个北沧最善良慈悲的姑娘。

    宋景昀缓缓垂眸,无声笑了起来。

    他改变了主意,带着母亲已然凉透尸体,跪在了路边,手上立着一块卖身葬母的牌子。

    身穿女子白色丧裙,长发飘飘的少年,凭着那张精致到雌雄莫辨的脸,吸引了一群流氓。

    他们像是狼看到了鲜肉一般围了过来,脸上挂着油腻的笑容,伸手想碰他。

    宋景昀一动不动地垂着头,长发遮住了他脸上的神情。

    在咸猪手即将碰到他的时候,宋景昀倏然抬眸看着他们,笑得诡谲而森寒。

    几个流氓莫名胆寒,僵在了原地。

    少年薄唇轻启,嗓音沙哑,吐出一个字:“滚。”

    看着他缓缓勾勒起的带着杀意的笑容,几个流氓落荒而逃。

    宋景昀收敛起表情,又恢复了无辜的样子。

    不出所料的,马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那位善良尊贵的公主,迈着步子走到了他的面前,停了下来,而后蹲了下来,微仰着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宋景昀。

    宋景昀静静接受着她的打量。

    祁风亭轻笑着,向他伸出了手,一只小巧白皙的手,手腕上挂着一串佛珠。

    她的声音与他从前听过的所有女子的声音都不一样,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

    “我帮你安葬好母亲,你和我走,好吗?”

    宋景昀在想,他现在是不是应该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向她磕头谢恩。

    没等他做出反应,宋景昀忽然僵住了,瞳孔收缩,雌雄难辨的脸上难掩震惊。

    祁风亭唤他:“小哥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