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 > 第79章 追妻火葬场4
    姜黛顿时露出特别八卦的神色, 未及多想就继续追问:“真的恋爱了?!连男朋友你都认识?程序员?之前我跟绾绾闲聊的时候, 她说喜欢有生活情趣注重生活品质的男生, 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程序员?”

    霍容深将她八卦的目光尽收眼底,唇边噙着笑:“做程序员出身, 现在已经是高层了,那个公司研发的都是ai产品,前不久刚得到国家支持, 拿了十几个亿的资金, 发展前景肯定是不错的, 而且那男生形象也还不错, 跟盛秘书也算合适, 怎么,你满眼的神往, 是着急了?”

    姜黛是真的颇为吃惊, 大概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来吸收整件事。

    虽然盛绾绾和霍容深看起来是没有多少发展的希望, 但是她毕竟还是女主啊, 如果女主跟别的男人恋爱……这个世界岂不是最核心的人物一个个排着队崩盘?

    画漫画的画家会发疯吧?

    姜黛胡思乱想了半天,才后知后觉回味出霍容深意味深长的口气, 正想驳斥他,抬眸又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睛。

    她深吸了一口气:“什么叫我满眼神往?我神往个毛线?就是关心下小姑娘罢了,绾绾没谈过恋爱,性格纯良, 我怕她上当受骗罢了, 尤其是在工作中认识的对象, 万一看走了眼,被人利用,我当然要了解一下情况,帮她参谋参谋。”

    霍容深唇角的笑意毫不收敛:“好了,不用解释,单身久了向往恋爱是很正常的现象,跟你这个年纪的生理心理状况都很吻合。”

    姜黛:“…………”她真的很想掏一把四十米的大刀出来架在他脖子上,看看他还敢不敢嘴巴上占她便宜。

    不过她还是保持理智,很快就忽略掉霍容深的騒话。

    她还是更多关注在盛绾绾的男朋友上。

    “科技公司高层,又刚得了国家的支持和资金……我想起来了,前阵子绾绾经常跟我提这间公司,还说公司的股东都是些大学刚毕业不久的穷学生,还夸你慧眼识珠,知人善用,我一直以为……没想到她是跟这间公司里的男生恋爱了?!”

    她还一直以为盛绾绾在给她的狗前夫当僚机呢。

    搞了半天绾绾这傻狍子是明着暗着在她这里铺垫,大概是脸皮薄,也或许是当时关系还没确立,想让铺垫一段时间再向她坦白恋爱的事。

    姜黛扶了扶额,脑中太多问号了。

    “我现在是真的有点搞不懂……”

    霍容深起初一直是逗她的心思,到了这会儿才觉得姜黛的反应未免有些夸张。

    只是盛秘书的事情,至于反应这么大么?

    盛秘书虽然和她相处的不错,但应该也还没有发展到最好的闺蜜那种程度吧?

    以他对姜黛的了解,也就只有白芝的事情能让她格外上心了。

    盛秘书的分量哪有那么大。

    霍容深有些起疑,但面上不露声色,淡淡地道:“搞不懂什么?是觉得她瞒了你?你不高兴了?”

    “没……”姜黛态度含糊,“盛秘书这个年纪确实也该谈恋爱了。不过,她突然恋爱的话,对象还是你投资的公司的高层股东,你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吗?”

    霍容深:“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姜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试探,就是突然想要问一问霍容深和女主同学相处了两年……难道就没有一丝丝特殊的对待吗?

    姜黛戏精上身,循循善诱:“我的意思是,盛秘书工作能力显著提高,如今也算是你总裁办里的老人了,而且她和你搭配也算磨合得很融洽了,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能够给你提供不少辅助,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她和那个男孩子发展顺利,那男孩子经济条件又很不错的话,说不定她会结婚,结了婚很可能就会要小孩,婚前意外怀孕也是有很大可能的……这样的话你可能随时又要招新的秘书,你真的就没有想法吗?”

    霍容深脸上没有波澜,心里却拐了很多个弯弯。

    姜黛这话乍听起来好像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也很符合他作为霍氏总裁一贯的思维方式。

    秘书,自然是时间越多越好,像是陈慕和盛绾绾这样做得比较久的,基本上没有什么私人时间,都是随叫随到,公事私事都没办法分得很开。

    但好就好在,他这两年已经从金刚钻直男晋升了。

    顺利蜕变成一个…………深度研究过女性心理学的普通直男。

    刚离婚的时候他有很多迷茫,想追回姜黛又无从下手。

    姜黛对他的态度让他意识到姜黛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有很多不满,但他又是实在想不出除了婚后太忙陪伴不够的问题之外,他到底还做错了什么。

    在经历过各路狐朋狗友迷幻的帮助下……他决定无视所有同为男性的朋友,包括唯一的亲弟弟。

    专门给自己雇了两位心理学老师,一位是研究女性心理的,另一位是研究婚恋心理学的,都是在各自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

    在老师点拨之后,他开了窍。

    自己也恶补了不少相关书籍和论文,总算得到了显著提升。

    不是吹,虽然他在和女性打交道方面真的很没造诣,但他从小到大学习能力绝对是一流。

    对他来说再偏门的知识,只要花点时间学习,都能学会。

    女性心理也不例外。

    比如此刻。

    姜黛突然抓住盛秘书的私人恋爱话题问个不停,而且看她的神色是真的对此很吃惊也很感兴趣。

    盛秘书和她的关系=普通友人

    盛秘书和自己的关系=下属和上司

    姜黛询问他这个上司对下属恋爱关系的看法和意见。

    从中提炼出最精炼的逻辑就成了=姜黛好奇他对盛秘书的看法。

    把这个观点落实到寻常女性/女友/妻子的提问……

    就可以对应翻译为=妻子怀疑丈夫和秘书的关系?!

    霍容深脑速极快,对应逻辑大概也只花了十多秒,但是他默默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震惊于这种推断。

    但是……心理学不是白学的。

    姜黛在不在乎完全写在脸上。

    从前齐窈那么直白对他示好,姜黛也从来没有追着他问过所谓对齐窈的看法。

    这就说明姜黛根本不在乎齐窈。

    反倒在乎盛秘书?

    霍容深大脑中的逻辑链又加速运转了。

    现在他抽离女性思维,直接落实到根本上。

    为什么一向自信且没有疑心病的姜黛会怀疑到盛秘书身上?

    1、他和盛秘书绝无任何暧昧的可疑点。

    2、盛秘书都已经恋爱了,很显然对他这个老板并没有非分之想。

    3、盛秘书甚至经常帮他替前妻挑选礼物帮忙参谋,甚至还在他追求前妻的过程中频频助力,这都是姜黛很清楚的事实。

    4、他根本不可能对自己的下属有任何兴趣,这一点姜黛应该清楚。

    综合所有的重要论据,可以得出一个论点——姜黛对盛秘书的怀疑非常特殊=盛秘书在她心里是特殊的存在。

    霍容深被这种推论惊到,甚至都顾不得细想,直男本能又冒了出来,毫不委婉地盯着她说:“我知道了,你脑子里觉醒的那个弱智漫画,女主角就是盛秘书,对吧?”

    姜黛瞳孔剧烈抽了一下,然后咳嗽起来。

    她明明没有喝水,却像是被水呛到了一样,咳嗽非常剧烈,甚至都弯下了腰。

    可见是受了多大的惊吓。

    霍容深毫无同情地看着她,心里隐隐有些愤懑,这种愤懑的情绪又掺杂着几许委屈,最后又转变为隐隐的心疼……

    他脸色不是很好,语气却还算克制,伸手拽着她坐下,让她坐在自己床边,沉声问:“为什么要瞒我这么久,而且,明明就不合逻辑,哪怕你脑子里的东西再真实,也不及我们这些活生生生活在你身边的人来得真实吧?”

    姜黛咳了半分钟才勉强止住。

    她当然不知道霍容深学了女性心理学和婚恋心理学,更不知道他把心理学和逻辑学合二为一,直接逆推出她的心思。

    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话题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了。

    她决定装傻:“你想多了,没有的事。”

    霍容深挑了下眉:“哦,如果不是盛秘书,你为什么死活不肯告诉我女主是谁?还说不想影响别人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姜黛:“…………”真的是多说多错,全都是错。

    她心虚得太严重了,演技又不好,快演不下去了,有些虚弱地硬撑:“反正就不是你猜的这样,你想多了,得了,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

    霍容深看她发虚的样子,也懒得再当面打她的脸。

    反正姜黛的小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

    她本质上为人还算坦荡,很少说谎,也不是很乐意说谎。

    比如此刻,她避而不答,含糊其辞,一说谎声线都发虚,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就是明显的症状。

    他基本已经百分百笃定自己的推断,心情也十分复杂,但是并没有迁怒于姜黛。

    换位思考,如果他梦到一个清晰的漫画,清晰到和他昨夜经历的平行世界的记忆一样清晰一样真实。

    他会当做无事发生吗?

    只怕是很难。

    如果剧情觉醒的人换成他,他一夜醒来发现自己深爱的妻子竟然是成人恋爱漫画的女主角,跟另一个男人有着镜头清晰生动尺度还很大的各种故事。

    别说离婚,他只怕都会杀人。

    先手刃奸夫,再把妻子关小黑屋。

    他想着想着,甚至忍不住笑出来。

    还好是姜黛觉醒,不是他,否则还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姜黛情绪有些低落,微垂着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男人摸了摸她的脸,低声说:“算了,别想了,都不重要了。真的都不重要了。”

    姜黛为人其实挺公平的,很难违背自己的原则做一些不公的判断。

    两年了,漫画里关于霍容深的主线剧情都没有发生。

    盛绾绾虽然被反派下过药,碰巧被她救了。

    但如果她当晚真的闯进了霍容深的房间。

    以他的尿性……真的会跟盛绾绾酱酱酿酿吗?

    离婚太久了,事业和生活各方面都趋于稳定,姜黛确实也比两年前成熟了太多。

    也比刚觉醒的时候理性客观了很多。

    漫画中的很多事情可以和现实中对上号,但唯独霍容深的性格,真的很难对应。

    霍容深或许是狗了一点,直得过分,也不是个合格优秀的丈夫。

    但他真的会做出抛弃前妻疯狂爱上一个小秘书这样脑残的事情吗????

    他恐怕真的干不出来。

    而且盛绾绾也并不是漫画中画的那样。

    盛绾绾不是一个傻白甜无脑女主。她是单纯,也比较简单,但她是人生目标明确也非常勤奋的女孩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

    努力学习,找大企业上市公司的工作,努力晋升提高薪水,乃至向学会理财置业,选优秀又合适的男友与之恋爱。

    这都是很聪明又理性的选择。

    盛绾绾根本不是活在虚幻世界会幻想自己被霸道总裁宠上天的灰姑娘。

    漫画里最主线的剧情,和两个主角的性格和头脑都对不上号。

    姜黛现在是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被误导了。

    她看着霍容深,声音很低很细:“你比我理性,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盛秘书是个称职的秘书,千万别想着开了她之类的。两年前……我也还不成熟,有些冲动和幼稚。”

    霍容深猜到了女主身份,姜黛无力辩解,反倒用很隐晦很艰难的口吻承认了自己的偏颇。

    虽然承认自己错了不太舒服。

    但是很意外,她从医院离开后,回到公司处理工作,开会,乃至和商业伙伴面谈,心情都颇为放松,没觉得有什么难受的。

    下班回家后,姜黛还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当时的心境。

    或许因为当时她和霍容深结婚一年,确实堆积了很多矛盾和不满,突然又看过那么一本过分的漫画,也没想过人设有多么不合理,就把男主的所有行径直接按在了霍容深头上,没给他任何澄清的机会。

    多少……冤枉了他。

    姜黛甚至还反过来想,如果是霍容深觉醒,应该不会那么冲动吧?

    就在她随便脑补的时候。

    前夫的微信消息就进来了,瞬间自己打脸。

    当着她的面表演自己有多幼稚。

    【囡囡,下班了吧?】

    【我疼。】

    【好疼。】

    【止痛药也不怎么顶事儿。】

    【你来家里看看我这个重症伤患好不好?】

    【就当是出于人道主义。】

    姜黛得知霍容深下午没有住院,也没有转去霍氏自己的医院,而是直接回家休息了。

    她本来就不是很放心,想着明天要再去探望一下,最好是趁着他换药的时候,看看伤口到底伤到什么程度。

    而且她下午还联系了自己熟悉的一位医生,从医生那边拿了进口的据说药效非常好而且副作用也很小的强力止疼药,想着如果霍容深需要的话,送过去给他。

    然而她澡都没洗,卖惨微信就来了。

    姜黛回复他。

    【我刚回家,休息下换个衣服,晚点过去看你。】

    【对了,你家里有人照顾吧?换药什么的?】

    霍容深秒回。

    【没有,没有人照顾我,我好惨,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等你。】

    姜黛有点怀疑他在卖惨但是没有证据。

    但她心里还是有点着急的,想着尽快过去。

    连每日泡澡的爱好都暂时戒了,简单冲了个凉,卸妆,换上简单的休闲服就开车出门了。

    ……

    镜湖公馆。

    “没人照顾孤苦伶仃”的霍先生,被霍家带来的一群医护人员包围了好一阵,又是量体温又是吃补品的。

    等大部分人都走了,霍父也走了之后,还留下霍夫人和霍慎礼舍不得走。

    霍容深是一边吃定制补品一边给前妻发微信卖惨的。

    他发完那个‘没有人照顾我’之后就虎躯一震。

    黑着脸,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打发这两位走。

    “我需要休息,你们都早点回去吧。”

    霍慎礼神色认真:“回去?这怎么行?大哥你伤得这么重,右手都不好用了,你又洁癖,脸皮还薄。护士和佣人都是女的,你要是想擦身洗澡之类的,还不得我伺候吗?我不能走,今晚我就住下了。”

    霍夫人也说:“你这孩子,知道你爱清净,但受伤了就别要求那么高了,妈妈也得留下来守夜。医生都说了,现在用了止痛针,痛感会麻痹一些,半夜就难说了。”

    霍容深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生怕姜黛下一秒就推门进来。

    他语气不耐:“就算我半夜痛起来,你们也替不了啊。得了,我是个三十岁的成年男人,不是三岁幼童,都走吧,该干嘛干嘛去,我一个人待着便于休养。”

    霍夫人自然是心疼儿子。

    长子从小到大都是非常稳妥内敛的性格,连男孩子小时候磕磕碰碰的情况他都几乎没有出现过。

    受伤是不存在的,根本不存在的。

    一想到他伤得这么大面积……霍夫人都眼眶发湿。

    霍慎礼也是真心疼大哥。

    尤其是大哥为黛姐受的伤。

    离婚两年,追了也有快两年了,哪有什么进展?

    勉勉强强做普通朋友罢了,黛姐这一年来顶多是没有抗拒和大哥接触,生意上的合作也不抗拒了。

    但这都是大哥付出血肉代价换来的。

    代价包括……让利转售,随便让附属产业公司被黛姐的宝莉集团收购。

    每年年底福布斯统计测评的时候,还要小心翼翼算计,生怕自己的资产统计压过黛姐。

    这每一步都走得很很艰辛。

    这还仅仅是生意层面的,就更别提那些生活上的舔狗行为了。

    现在燕京城人人说起他大哥。

    第一句话通常都是,年轻有为,非常厉害,杀伐果决,绝对不是寻常人,在商场上撞见了就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可惜下一句就难免带着揶揄。

    这位霍先生什么都好,可惜就是怕老婆,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怕前妻。

    也可能是这位前妻姜小姐实在是太厉害了,比霍先生还厉害。

    离婚后放话要踩下前夫的首富之位,第二年就实现了。

    霍先生是商场上的王者,情场上的青铜,追前妻的手法据说不怎么样,一直在当舔狗。

    同期竞争者还有好几位,竞争力也实强,据说霍先生获胜的概率不怎么大。

    霍慎礼叹了口气:“大哥,你就让我们留下陪你吧,你歇着,想休息休息,想工作就工作,我就在这儿待着,你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就行。”

    霍夫人也说:“是啊,我们不打扰你,不出声总行了吧。”

    霍容深时不时看手机,还皱眉,他们都以为是在处理工作事宜。

    ……

    催了半个小时,这两位还不肯走。

    霍容深又不好意思直接说明缘由,毕竟他又不知道姜黛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什么时候来。

    会不会临时有事又改主意说明天再来了。

    如果她临时放鸽子的话,他在老妈和弟弟面前放了话,岂不是要被嘲笑死。

    这个脸他丢不起。

    霍慎礼见大哥烦躁的样子,只当他是伤口发疼默默隐忍。

    他嬉皮笑脸地上前:“大哥,不舒服就别工作了,也别看手机了,费眼睛。我给你讲几个段子乐呵乐呵吧。”

    霍容深:“我看你像段子。”

    霍慎礼讲了两分钟,大哥没笑,他自己倒是笑得肚子疼,还一边笑一边往下说。

    姜黛已经太久没来过她的新婚别墅了,突然过来有点陌生。

    她拿出手机,考虑给霍容深打一通电话。

    又想到他现在受伤不方便,她亲自过来,霍容深也许会亲自出来迎接,她这个探病的反而还更让他受累,电话也不想打了。

    姜黛就在通讯录里翻,想找找之前存过的老号码。

    也许有管家和保安之类的,看看能不能联系一下。还没找到,她在门口晃悠了一下,没想到却碰巧激活了门口的人脸识别锁,啪嗒一声,门锁自动开了。

    姜黛懵了又懵,愣在原地半晌。

    都离婚这么久了……识别锁竟然没有换过。

    她鬼使神差又把门关上,这一次没用人脸识别,而是伸出右手拇指,尝试用指纹解锁。

    啪嗒一声,门又开了。

    姜黛直接穿过院子,进了别墅玄关,一个脸生的中年人走出来。

    见了她是面露惊讶:“太……姜小姐,您来了!”

    姜黛有点赧然地点了点头,“我来探望霍先生,他在楼上吗?”

    佣人一边领她上楼,一边自我介绍:“您可能不认识我,我是一年前新来的管家老郑。之前的那位女管家已经回老宅了。”

    主卧门没关,霍慎礼讲段子的声音还很大。

    姜黛立在门口,敲了敲门。

    霍慎礼猛然回头,惊呼:“嫂……黛姐!您居然来了!!!!”

    霍夫人更是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也一脸的吃惊:“黛黛,你……”

    他们齐刷刷望着姜黛,仿佛她是误闯的大熊猫。

    又齐刷刷扭头看向霍容深,总算明白他为什么一直想打发他们走了。

    霍夫人立刻准备下楼:“黛黛你来得正好,我和慎礼还有事,这就要走了!你和容深聊吧,好好聊。”

    霍慎礼也反应很快,跟着老妈出门:“对对对,我们有事,非常重要的事!先走了啊黛姐,改天见。”

    姜黛看了眼霍容深,“你……脸色比下午好多了。”

    她只说了一句,目光就忍不住流转四周。

    毕竟是住了一年的新婚主卧。

    但她住的时间,要比霍容深独身后住的时间要短。

    可是这里竟然完全没变……

    壁纸是她选的,还有她的梳妆台,地毯,甚至连床上用品……好像都是原来的。

    整整两年,什么都没换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