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5章 同桌你好05
    我追我自己?

    林灯一头也不回的掉头就走,喻泽年不知道哪里犯了他的忌讳,在后面喊着:“喂喂,别走啊,有事好商量么不是。”

    河堤没有栏杆,青草下方就是淙淙流水,随着天色将晚,堤坝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两个少年一前一后的走着,前方少年漠然无语,眉目像晚间的风般清澈又隐含凉意,后面的少年不知在说些什么,几步小跑追了上去倒退着解释。

    林灯一被他吵的驻足,望着他:“为什么要我追?”

    “因为你够帅。”吹起彩虹屁喻泽年眼睛都不眨一下,大拇指朝林灯一竖着,“就凭你这张脸,不怕搞不定。怎么样,成交的话,你欠我的钱我一分不跟你要。”

    “理由。”林灯一问,“为什么追她。”

    “啊,害。帮我兄弟忙,他喜欢,毕竟游戏迷你知道的,喜欢主播喜欢到连做梦都是她,我做兄弟的不帮帮忙怎么行。”

    这种理由毫无说服力。

    “我拒绝。”林灯一说。

    “三百万!”喻泽年提醒。

    林灯一:“你耳朵聋了?”

    没听清?

    喻泽年笑了,这个人怎么那么软硬不吃,不就让你帮忙追个女生么,有这么难么。

    卓然这个馊主意出的,真是烦。

    眼见林灯一身影渐行渐远,拒绝的干干脆脆,喻泽年咬着下唇眯缝着眼睛,挺拔的身影渐渐融在火红的夕阳中,沉入海平面。

    少年的黑发搭在眉间,张扬不羁的面容立体感十足,小指的戒指发出黑夜的色泽,风吹的他的衣角飞起一片。

    他拿出手机给卓然发语音:“要追自己追,本少爷不伺候了。”

    .

    晚十一点。

    家。

    电脑前,DD直播间。

    沐浴后的喻泽年黑发还滴着水,桌上一盏暖光台灯将墙面镀上淡淡金黄,他坐在电竞椅里大腿翘二腿,无语的看着私聊框。

    头疼。

    就是特么欠的。

    他怎么就,不能干脆的拒绝卓然呢!

    “操。”

    怎么追啊。

    从小到大都是女孩子追他,哪有他追女孩子的份。喻泽年望着DD的对话框真是一个屁也蹦不出来。卓然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战队搞不定怎么就要他来追了。

    虽然第一天喻泽年就知道DD肯定不是容易搞定的女生,聊天就能感觉出来她脾气肯定不好,但这责任落到他头上还真是让人头大。

    手机通讯录翻了一圈,没有一个可以深入交流的人。

    狐朋狗友一大堆,能说话的没有。

    最后只好点开程孑然的对话框,问:【怎么追人?】

    程孑然回的很快:【写情书。】

    这就是程孑然很聪明的地方,他从来不多问,比如:你追谁。

    喻泽年:【换一个,有没有线上的方式,比如用电脑或者手机什么的。】

    程孑然:【聊天。】

    喻泽年:【废话……问的就是怎么聊。】

    程孑然:【说情话。】

    喻泽年盯着情话两个字,思考许久。

    “情话?”

    好办,百度搜索【情话大全】,喻泽年直接点了第一个:最有套路的情话,甜言蜜语浪漫情话大全。

    翻了半天,他脑袋上全是问号。

    女生都喜欢这个?

    -【你主动找我的时候我激动的都能做完整套广播体操。】

    “什么玩意儿,这跟广播体操有什么关系。”pass,这个不要。

    -【你的酒窝好漂亮诶,我要在你酒窝里养小金鱼。】

    喻泽年冷笑一声,呵,脸上怕不是个水坑。

    -【想送你个超级可爱的礼物,可是快递员不让我钻箱子里。】

    难道不是太胖了挤不进去?

    绝了,喻泽年翻来翻去,每一条都让他怀疑世界。

    他不得不问程孑然:“你真的确定女孩子都喜欢听这些?”

    程孑然:“确定。不过,女人通常口是心非,她们一开始不会欣然接受,会以各种方法拒绝你,但真理是:她们说不,就等于说是,拒绝就是接受,否定就是肯定。追女生真理:脸皮要够厚。”

    真难为程孑然发这么多,喻泽年一边看着DD直播间一边看着百度情话。

    半晌后,咬着牙选了一条。

    输入。

    叫我爸爸:【我可爱的DD宝贝,我吃了太多盐闲的总去想你呀。】

    中指按在ENTER键就是敲不下去,喻泽年杀了卓然的心都有,他堂堂一集团大少爷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操。”闭眼,发送!豁出去了。

    眼见着这句话进了私聊框,喻泽年觉得自己真是为战队豁出了老命。

    一口气还没吸上来,对方就来了回信。

    DD:【?】

    他赶紧发了个表情:【害羞.JPG】

    很快,DD:【我看你是闲的蛋疼。】

    喻泽年:?????

    “你特么。”喻泽年一下从电竞椅上跳了起来,指着电脑:“我闲的蛋疼?”

    “你以为我高兴追你?”

    “好,特别好。”这下可惹到了喻大少爷,要说先前他不情不愿帮卓然抢人,现在他还真就杠上了。真以为他喻泽年吃白饭的?

    “说我闲的蛋疼,我就闲给你看。”

    一个头条直接蹦到Trees置顶——【都给我进来!】

    全平台人又特么见这位“爸爸”撒钱了,一个个来的比兔子还快。

    【爸爸!我来了!】

    【来了来了爹!】

    【爸,叫我干啥?】

    ……

    林灯一刚跟UAA方人约好见面时间,关了手机一抬头,就见他的直播间火山喷发般喷出无数游客和弹幕。

    无语……薄唇抿了抿,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这个“叫我爸爸”到底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真不把钱当钱?

    私聊框,DD:【你到底要干什么?】

    叫我爸爸:【蛋疼ing,别管。】

    DD:【……】

    键盘一推,林灯一真不管了。

    王小札正在看KING的直播,就接到了林灯一的微信。

    Light:【我跟UAA经理人约了周六见面。】

    正一脸崇拜看直播的王小札差点把手机甩了。

    王小札不渣:【我去!!!!!!!你选择UAA了???】

    Light:【恩。】

    王小札不渣:【啊啊啊啊啊呜呜呜我的好兄弟啊,我真为你骄傲,你可真真儿太棒了我的宝贝!快让我亲一个来来来,mua!】

    Light:【恶心,滚。】

    虽然嘴里不饶人,但发完这句话后,林灯一的眸色也仿佛不再那么黑。

    嘴角的痕迹淡的几乎忽略不计,可微微牵动的神经还是化为笑意,哪怕只有一秒钟。

    从烟夹里掏出一根细细长长女士烟,林灯一习惯性的点燃,又不抽。他打开窗趴在上面,静静看烟火忽明忽灭,抬头望天,眼眸中的星辰也如这烟火一般时而黯淡时而明亮。

    ……

    “你知道吗,在银河的西侧有黄道上的第十三个星座——蛇夫座。那是阿波罗和科洛尼斯的儿子,阿斯克勒庇俄斯。传说他是医学之神,可以医治所有的疑难杂症。我们小灯对着天空许愿,也许他就能听见你的愿望,在梦中帮你实现哦。”

    记忆中的温暖,是罩在头顶的一双瘦削又凝白的手。

    揉乱小小林灯一的头发,那双温柔的眉眼尽是宠溺。

    “那小灯要许愿,许愿妈妈的病快点好,许愿神仙都来!哥哥,你也许好不好,咱们俩一起,神仙一定可以听得到。”小林灯一的眼睛黑亮若珍珠,他隐含期待,兴奋的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林与风抱着林灯一,太过喜爱这个弟弟而忍不住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

    “以后要是有愿望,就对着天上的星星虔诚许愿,知道吗?”林与风逗弄着弟弟。

    “好!我知道啦!”

    ……

    灯火在城市里无处不在,万家万户享受夜晚的宁静。

    它们的闪耀,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烟燃尽,最后一点光亮熄灭,他的眼睛像透了一层薄雾,淡而浅。

    烟头被扔掉,林灯一回到桌前。

    一点点思念还未完全褪去,林灯一的世界彻底崩塌。

    才一会没看直播间,直播间已经快被“叫我爸爸”玩坏了……他几乎来不及给自己的忧伤来个结尾,就被目前的状况砸的措手不及。

    他蹙眉看着。

    全平台整个置顶横幅区域全是“叫我爸爸”的真情告白。

    -【兄弟们给个见证,从今儿起,DD我要了。】

    林灯一:……

    -【爸爸我正式宣布,DD是我的女人!】

    林灯一:……

    -【呵,女人,不要亲易挑战我,你,我追定了。】

    林灯一:……

    这特么是什么中二装逼霸道总裁看多了的狗血句子。

    他合理怀疑对面的人成年了吗?不对,满十四了吗?

    林灯一忍不住反驳,自己也刷了个置顶头条:【你有病吧?】

    叫我爸爸:【呵,女人,你在玩火。】

    林灯一:……………………

    喻泽年玩的嗨一比,见DD吃瘪他更开心。

    比厚脸皮他喻少爷就没怕过谁。我砸钱,你敢不乐意,敢不要?

    异常笃定的喻泽年可谓是猖狂至极。

    真金白银哗啦啦的流,Trees官方人员估计牙都要笑掉。

    喻泽年笃定在他面前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因为他就没遇见过比他还有钱的人——至少到现在为止。

    能用钱解决的事,就用钱解决。不能用钱解决的事——还没有。

    他就不信了,这DD能不动容?

    按照Trees平台五五分成,就这几天DD至少进账十几万。

    “呵。”喻泽年发出最后一条置顶:“女人,有本事禁言我啊。”

    话落不过三秒。

    【嘀——】

    【Trees官方友情提示:您好,您已被主播DD禁言一百六十八小时。】

    叫我爸爸:?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