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10章 同桌你好10
    被说弱,喻泽年记忆中好像还真有那么一次。

    还记得他当初大摇大摆二世祖似的开着一辆大红跑车轰进BYL战队基地,被集体群嘲。这帮顶级战队选手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见到自家BOSS执意要签的“年大爷”就是这么个流小子时一堆人不服。

    凭什么?凭有钱啊?

    喻泽年本来高高兴兴来BYL签约,结果遭了一天白眼。程孑然一直提醒他忍住,他也确实忍了,结果晚饭没憋住,宴席上彻底炸了。

    整整三大桌,只来了三个人。

    经理人,喻泽年,卓然。

    不论一队二队还是青训生通通不见。

    什么意思?不待见他的意思。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突然进队,还有谣传说青训营只是过过样子,人实际进的是一队。明年职业联赛要年大爷首发,疯了吗这是?凭什么?

    电竞圈子就是这么直接。

    不好意思我不服,有本事拿成绩说话。

    喻泽年坐在主位,吊儿郎当的翘着腿,半勾起的唇角看的人有些瘆得慌,不清楚这位爷现在的心情是好还是不好,就是眸子有些冷。

    半分钟后,喻泽年一脚踹开椅子,拿了外套,道:“走。”

    经理人一头冷汗:“喻泽年啊,你去哪啊,咱们好不如先吃饭?这么多菜呢,以后来日方长也不急着今天见面。”

    这可是易厘大boss亲口吩咐下来要重点培养的对象,没想到脾气这么硬,经理人一个头两个大。

    去哪?

    去砸场子。

    BYL训练室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陡然消失,整个训练室的人看向门口。

    门口站着的,是一位单手搭着外套,嘴里咬着烟,高大帅气的少年。

    他扫视一周,这训练室里人不少么。

    经理人和卓然急急忙忙跟上,卓然神色一凛,对所有人道:“看什么看,还不训练。”

    喻泽年呵了一声,大步走过去,朝训练室沙发上一坐,一双蹬着限量球鞋的脚翘在桌子上,懒洋洋的抬眼:“别装了。”

    三个字,不轻不重,足够所有人听见。

    “砰”的一声,有人摔了鼠标。

    喻泽年勾唇笑了笑,“都不服?”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喻泽年,今年读高三,没什么特别,就是游戏打的好了点,也就秒杀秒杀你们。”

    这么一句,嚣张又狂妄,直接仇恨值拉满。果不其然,在场所有人都怒了。

    喻泽年好像完全意识不到这一句有多么让人痛恨,他补了一句:“哦,还有,我的钱也多了点,你们工资加起来大概是我零花钱吧。”

    在座:……

    靠!

    这是哪里来的野小子,这么不知好歹?

    “队长!BYL现在就签这种人吗?什么鸟人都能进?实话说了,兄弟们不满一整天了,莫名其妙塞进来的队员,听都没听过,大家是为了什么才在BYL的,犯不着这么糟蹋吧?”不知是谁忍不住开始吐槽,七七八八有人附和,全都对卓然发泄不满。

    喻泽年一直带笑听着,直到一声鄙夷传来——“嘁,弱鸡。”

    他敛了笑,看过去。

    声音来自于一个满头蓝毛的人。

    喻泽年收腿,站起来走过去。踢了踢他的凳子:“说谁弱鸡?”

    蓝毛一看就是个炸脾气的主,当场推翻键盘站了起来瞪着喻泽年:“老子他妈的说的就是你,走后门的弱鸡。”

    喻泽年身高直接碾压,他俯视蓝毛,嗤笑一声。

    今天BYL首发队员大都不在,卓然显然不想管,蓝毛出声时其他人都不吱声。喻泽年搞懂了他的地位。

    喻泽年在所有人眼里就是被横插进来的关系户,就是弱鸡。

    这位年大爷从小张扬惯了,还真就看不得别人小瞧他。

    “打一场?”年大爷努了努下巴,直接邀约。

    蓝毛冷笑,伸出一根指头:“一分钟,秒杀你。”

    “好!!!!”

    “王炸说的好!”

    “秒杀他!”

    喻泽年眉梢一挑。

    伸出三根指头。

    王炸冷笑:“呵,三十分钟?”

    喻泽年摇头:“三十秒。”

    众人:“……”

    末了疯了一样的喊:“炸哥炸死他!!!”

    全训练室的人情绪高涨,经理人和卓然也有心想试探一下喻泽年的技术,也就默认了这场战斗。

    没人知道这场战斗意味着什么。

    更没人知道喻泽年为什么连自己的号都不用随便找了台电脑就上了场。

    “哟,这么不巧,还是个奶妈。”看了眼角色,盖亚。

    蓝毛,王炸敲了敲自己的桌面:“我可以把角色让给你,免得说我们欺负你。”

    喻泽年看都没看:“不用,进场。”

    “哧。”不止一声鄙夷,人人都等着喻泽年出丑。然而——

    一分钟后。

    “轰——”天边一声闷雷透过窗棱闯入训练室,震的所有人惊在当场。

    稀稀拉拉的雨接二连三的下落,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浇的人心拔凉。

    电闪雷鸣之间狂风呼啸。

    三十秒。

    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蓝毛挂了。

    训练室死一般寂静——

    也不知是谁先“操”了一声,伴随着急吸,所有人一声不敢出,呆滞在当场。

    卓然单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喻泽年的屏幕,最后和经理人交换了下眼神。

    不愧是易厘boss,眼光真是绝了。

    这他妈从哪挖来的宝啊!

    这回真他妈炸了。

    *

    当初喻泽年把说他弱的人直接炸成了齑粉——靠奶妈。

    三十秒,说要他死他就得死。

    今天又被DD说弱,他那一股子傲气又被激了出来。

    DD,他每天都关注的游戏主播,也是BYL看上的人,实力不用多说,早就被各大战队抢了一个来回。

    走狗屎运了居然随机配到DD。

    不过,今儿面对的可不是王炸,而是正儿八经入他眼的对手。因为装逼就剩半罐子血的年大大爷赶紧刷了一句话:“对面的美女,你看你这细胳膊细腿儿的,我对你出手岂不是欺负你?要不,先聊聊,交个朋友,咱们待会儿再打?”

    林灯一懒得废话,他只想确认这个年大爷的本事到底怎么样。于是,手速爆炸的美杜莎凶猛而热辣的窜到阿瑞斯面前,蛇状的头发无限伸长,杀招相至。喻泽年Enter键刚按下去,意识本能捕捉到杀气,阿瑞斯长矛一抵,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挡住美杜莎。

    好险。

    这个DD攻势真的猛,也太残暴了吧!

    林灯一黑白分明的眼瞳蓦地亮了亮,紧接着他急跟而去,彻底跟年大爷杠上了。

    一场随机匹配的娱乐,在不知不觉间牵连出一段奇妙的缘分。

    电脑两头的林灯一和喻泽年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旗鼓相当,酣畅淋漓。

    由于两个号都是新号,没有多少人能注意到他们。只有他们自己身入局中才知震撼。

    喻泽年知道了为什么BYL想尽一切办法要签进DD,而林灯一也知道了为什么KING对年大爷的评价如此之高。

    棋逢对手,让人从骨子里激动。

    林灯一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让他欣赏的对手了。直至游戏结束,他们俩都意犹未尽。

    喻泽年在电脑前点了根烟,良久后给卓然发了条消息:“DD我看上了。”

    卓然:???

    这位大佬突然发什么疯。

    林灯一沉默了好一会儿,看着他好友栏唯一一位。

    庆幸这位大爷选择的是BYL战队,这样的人,不做对手可惜了。

    .

    周一。

    云立高中。

    林灯一走到座位边就瞧见凳子下方某人的大长腿,大赖赖的伸那么长,他一脚踢了过去。

    后排补觉的喻泽年猛地被踢醒,抬头望来的时候满眼都是戾气。然而看清人后呼出口气,懒洋洋的又趴了下去,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前桌,早啊。”

    早个屁,懒得理你。

    林灯一单手扔了包,从里面掏出几本书,又戴上耳机与世隔绝。

    “喂喂,不是吧,这就翻脸不认人了?”喻泽年在后面鬼吼鬼叫。

    林灯一那晚乖巧的模样还在他脑子里转悠呢,这人说翻脸就翻脸。

    “前桌,前桌?”喻泽年一根指头在林灯一背后戳戳捣捣,林灯一被他烦的不行。摘掉耳机他回头,压低声音:“你到底要干什么?”

    喻泽年裂开嘴笑了。

    “前桌,你对我温柔点呗。你看我既不要你还钱也不要你帮我追人了,怎么还跟我苦大仇深似的。”他朝林灯一伸出手,修长五指猝不及防闯进了阳光里,被晨间的光照得莹白。

    林灯一抬眼看他。

    喻泽年朝他一挑眉:“握手言和?”

    林灯一:“神经病。”

    喻泽年:“哎呀,我可爱的小前桌,你不会还在因为那晚的事生气吧。”

    林灯一:“……什么那晚的事?”

    喻泽年愣了愣:“你不记得?”

    林灯一:“?”

    我应该记得什么?

    喻泽年趴在桌上,一只手还伸在林灯一面前,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说:“就是那晚我把手伸进你裤子里的事啊。”

    林灯一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的脸上出现了惊愕的神情。

    什么玩意儿?

    你他妈再说一遍。

    喻泽年没觉察出山雨欲来,他继续道:“那不是因为没摸到吗,你一会儿让我从左摸,一会儿让我从右摸,我……”

    “……住嘴。”林灯一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喻泽年奇怪:“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林灯一在微微颤抖。

    “咦,小可爱,你没事吧?”喻泽年难得关心别人。

    小可爱?

    ………………

    你他妈,哪只眼睛看出我可爱?

    林灯一猛地往后一靠,喻泽年的手一下被挤在桌棱和他的背之间。

    只听云立高三三班嗷的传来一嗓子——“林灯一,我操.你大爷!”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