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17章 同桌你好17
    林灯一虽然不怎么干坏事,但他也不做好事,帮生病小朋友买奶茶什么的——等他站在奶茶店点好奶茶付了钱在并且已经在等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脑子坏了。

    喻泽年说想喝奶茶自己就来买了?不就是生个病么,一病回到三岁去了?

    撇了撇嘴,林灯一坐在猫爸爸的高脚凳上等奶茶。这时的学校后门鲜少有人行走,大多店家都在做些准备午食等同学们放学。

    “同学,你的奶茶好了。”

    林灯一接过:“谢了。”

    猫爸爸热乎乎,两条八字胡张扬的横在脸上,林灯一手揣着兜往后门走,走到一半,见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嘈哄。

    一群人堵了一大半的路,林灯一绕过,一眼不多望。

    虽然不看,但有一道熟悉的名字从耳边擦过,被围着揍的人哭着喊了一声:“都说了我没钱,你们要找去找喻泽年,钱都是他给我的!他有钱!”

    林灯一的脚步一顿,微寒的视线扫过人群中浑身脏污的人,他嫌弃的皱了皱眉。

    就这么一瞬间,有人伸出手拦住了他的路:“看什么看?好看吗?”

    林灯一冷冷的抬眸,盯着他。

    那人被看的一怵,这小子眼神有些恐怖,他又觉得自己不能怂,于是梗着脖子对林灯一吼道:“你丫瞪什么瞪,眼睛大了不起啊?”为了配合自己的分贝,那人还挥了挥拳头朝林灯一冲过来。

    林灯一抬手,抓住手腕往前一拉,一拧,右脚抬起,弯曲,一脚蹬在那人膝窝。

    于是……那人“卧槽”一声就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被狠狠的拧在身后,背上还有一双逆天长腿,被死死压着。

    林灯一的视线冰冷扫过,那一群人集体安静:“……”

    仿佛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后兄弟就被这人KO了。

    妈的!丢人啊!要死啊!上啊!

    三秒,哗啦啦一群人上来,林灯一被团团围住。

    “草拟娘的,敢打我兄弟,活的不耐烦了啊?”站出来的人长得肥头大耳,凶相毕露,每走一步身上的肥肉就颤动一下,有点像每天早上菜市口一斤三十块的二师兄。

    这个人有点眼熟,林灯一没认出他是谁,但是他反倒认出林灯一了。

    “草。”二师兄仔细观察,“你特娘的不是跟喻泽年一伙的吗?”

    林灯一不知道这些人到底跟喻泽年有什么关系,他本能的不想掺和进去。

    “不是。”他皱眉。

    “不是个屁你不是,老子记得你,上次害老子跟兄弟们追的差点气都没了。好啊,可让老子逮着你们了,有本事今儿个你再跑啊。”二师兄见林灯一长的清秀而斯文,一看就不太是个会打架的主,再加上喻泽年上次拉着他就跑,肯定是怕他拖后腿。

    如此一想,二师兄呵呵冷笑:“给你个机会,把喻泽年给老子喊出来,带着钱出来,不然看看他——”他指着墙角那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手里的奶茶还温温热,仿佛在努力保持温度等那个生病的人喝。

    林灯一心想你们想找的人现在半死不残的躺在那吊盐水呢,被针扎着敢动就怪了,还带着钱出来,做梦。

    就这么开了会儿小差,他身后的人突然一脚踢飞林灯一的奶茶。

    重量忽然减少的手心瞬间空空荡荡,刚刚还挂着的奶茶已经飞去了墙角,此时奶白色淌了一地,而猫爸爸原本挺翘的胡子也被砸的皱了吧唧。

    林灯一的眸子瞬间沉了下去。

    他回头,无声却令人发寒的视线盯住出脚的那个人,盯的对方心虚的后退:“你你你,你看什么看,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林灯一清隽冷淡的站在那里,单手插着兜,脸色臭到极点。

    已经很久很久没动手了。

    他答应过哥哥,答应过王小札,答应过关心他的人。

    揉了揉手腕,活动了下脖子,林灯一极度不耐烦的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然后噼里啪啦的打着字。

    二师兄得意的笑:“这就对了,跟喻泽年说,老子就在后门等着,要他搞快点出来。”

    林灯一确实在给喻泽年发消息,但他发的是:“我把奶茶弄洒了,再给你买一杯,等。”然后是一张破烂奶茶图。

    发完消息,他揣好手机看了眼这群人,最后视线落在被欺负的同学身上,走过去抬脚踢了踢:“让一让。”

    那个同学瑟瑟发抖的坐在地上,“啊?”了一声,显然不知道林灯一是什么意思。

    林灯一现在心情欠佳,他冷着脸一脚踹开他然后弯腰在他背后拾起一根钢棍。这根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丢在那。他掂了掂,还行,不硌手。

    那群人一看他拿了根棍子起来纷纷嘲笑:“干什么,就你还想打架啊?找茬呢?”

    这种废话林灯一懒得回答,你跟我谁更像要打架找茬的?

    棍子在手里转了一圈,林灯一扬了扬下巴,久违的阴骛出现在眼眸中,他十分嚣张且装逼的说:“我赶时间,一起上。”

    二师兄:“?????草拟娘口气不小啊,老子今天不把你揍个满脸开花老子就不叫张二胖!”二师兄气势汹汹放嘴炮,他就搞不懂了,当初一个喻泽年拽了吧唧的就算了,一人撂完全部兄弟就算了,今儿算怎么个回事?这人谁啊?谁给他的胆儿啊?

    又特么想单挑?

    林灯一等的不耐烦,他扫了一圈,淡淡道:“不上?”

    话落,他出手如风,手里的棍子带着风声一下就冲了出去,冷然间,他嘴角笑意冰凉,丢下无比张扬的几个字——“那就一起打。”

    .

    喻泽年看见消息的时候第一眼没怎么在意,后来他一怔,赶紧把图片放大。

    越看眉头凝的越深。

    猫爸爸奶茶溅了一地一墙,七零八落,除此之外照片的左下角出现了非常容易忽视的一角——花臂。

    有花臂。

    喻泽年仔细看了眼猫爸爸,奶茶溅开的角度和力道清晰表明出——这根本是人故意砸的!

    “糟了!”喻泽年想也没想,一把拔掉了吊针,鲜血一下被抽出,有几滴甚至洒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他拔腿就跑,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后门,往照片里的地点而去。

    他一边跑一边脑子发懵。

    该死,他一直耍着张二胖那群人玩,以为他们顶多盯着自己和贺上华那小子就不得了了,根本没想到会把林灯一也牵扯进来。早知道上次就不拉着林灯一跑了。

    喻泽年简直后怕,张二胖那群人是混社会的,林灯一看起来清瘦而单薄,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然而——

    就像是GTR被踩住了刹车,沥青马路上出现一道深深的压痕。喻泽年猛地停住脚步,呆呆的站在那看着重新从猫爸爸走出来的林灯一。

    此时,地上七七八八躺着一群人,哎哟哎哟的哼唧着。

    许多店家都探头探脑的对他们指指点点,林灯一看见喻泽年后走了过来,把猫爸爸递给他:“拿着。”

    接过奶茶的喻泽年还没说话,林灯一先看了眼他右手手背,说:“血?”

    喻泽年“恩?”了一声,抬手看了下。

    “卧槽……”他的手背针眼地方全是血,看上去还挺瘆人。

    “你怎么过来了?”林灯一丢过去一张纸巾。

    “我……”喻泽年举起手里的奶茶,尬说:“接它。”

    林灯一给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然后率先走了。

    喻泽年看着一地的人和缩在角落哭泣发抖的贺上华,冷笑了一声,但什么都明白了。

    他追上林灯一的步伐:“小同桌,你等等我。”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这个看起来冷冰冰对什么事都不上心的可爱小同桌下手这么狠。

    刮目相看,刮目相看。

    “以后能把你的事都处理好吗?”林灯一头也不回的说。

    喻泽年刚刚跑的太急,现在脑袋晕的厉害,力气也都跟抽没了似的,他喘着气说:“小可爱,你慢点,这有个病人呢……”

    小可爱尼玛啊。

    林灯一回头瞪着他。

    喻泽年立刻改口:“大可爱。”

    神经病。

    “这事儿跟我其实没什么关系,就是我当初烂好心。”喻泽年说话间,林灯一的速度也放慢了下来。

    “在那发抖的同学看到没,贺上华,上学期期末我帮了他一次。那次放学他就跟今儿一样被打的浑身是血,一群人堵着他。看见我以后他跪着求我,求我帮他,要跟我借一千块钱。我心想一千块钱也没多少,就难得做一次好事给他了。结果他就这么把我卖了,告诉那些人我有钱,要钱就跟我要。”

    “然后有一次程哥……他是我一哥,来学校后门找我,刚好撞见别人找我麻烦,我哥脾气爆,当场把张二胖一兄弟打进医院了。后来张二胖更理所应当的讹上我了。”

    “原本我懒得理他们,没想到他们又找上你。”喻泽年原本是笑着说的,说到这里,他眼底神色越来越冷,“看来我好心放过他们,反而被当成懦弱了。”

    “他们不会再找我麻烦了。”林灯一说。

    喻泽年想到刚刚那一幕,笑:“那是,我的小同桌,真看不出来啊攻击力那么强。”

    “敢来几次,我就打几次。”林灯一轻声说。

    喻泽年:“你说什么?”

    林灯一:“没。”

    喻泽年:“你说了。”

    林灯一:“滚。”

    .

    鉴于某人一瓶盐水还没掉完就冲去学校后门,导致他得重新吊水,重新戳针。

    “我不要——”

    “我拒绝!!”

    “操!放开!”

    医务室里鬼哭狼嚎,林灯一死死按着喻泽年,声音沉道:“你别乱动,戳进去就好了。”

    医生捉着喻泽年的手针头对着血管,喻泽年泥鳅似的在床上扭,林灯一帮忙按着他,被他折腾出了汗。

    “你再乱动我随便扎了。”医生热的脱下白大褂,擦了擦汗,“你小子吃什么长大的,劲儿这么大。”

    喻泽年一听要随便扎针,抖着手脸上血色尽退。

    林灯一看他这模样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平时那么豪横的一个人说怂就怂。

    喻泽年侧过头闭着眼睛咬紧牙关伸出手:“医生你扎吧,用你最快的速度。”

    医生笑了笑,意味不明的说:“那可抱歉,我快不了。”

    喻泽年视死如归:“……偶尔快一下也不要紧。”

    “行了,不逗你了。”医生准备下针。

    喻泽年这次伸出的是左手,因为右手面目全非,一大块青紫。

    他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林灯一站在床边,看他紧紧捏住的拳头青筋都绷了出来,小臂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

    至于么,怕成这样……

    食指指关节敲了敲喻泽年的拳头,喻泽年睁眼不解的看着他。

    林灯一面无表情,但耳尖莫名有些粉。

    他臭着脸伸出手:“要拉吗?”

    喻泽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啊?”

    林灯一臊的没边,转身就走:“不拉算。”

    话音方落,风倏然飘进,带着屋外阳光的味道与青草的芬芳。

    一双修长的手急切的窜入林灯一的指尖,带着他的体温,炙热而滚烫。

    快的来不及思考,少年的话语急促而肯定。

    “要!”

    “要……”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