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26章 同桌你好26
    其实这真不关林灯一的事, 完全是之前为了帮王小札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资料,他平时也不怎么用百度搜索,从而导致搜索栏的历史记录清晰明了, 又被某人看到。

    喻泽年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小同桌的爱好这么……独特?

    他看着那一行格外扎眼的搜索框, 鬼使神差的……按下了鼠标左键。

    同时, 百度搜索页面跳出一堆有色消息,每一句话都直冲眼球, 看着有点晕。

    他回头看了看,林灯一还在门口跟师傅说话, 短时间应该不会进来。

    仔仔细细看页面的喻泽年有些凌乱。相关问题千奇百怪,答案也是五花八门。

    有什么「你自己试一下不就知道了。」还有什么「每个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以及「不然你以为遍地飘.零怎么来的?当然是试过就忘不掉了!」更甚至最奇葩, 来自于医生的一个回答:「您这种情况很容易导致肛.裂和痔.疮。」

    喻泽年:……

    他快看不下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耐烦的往下翻了两页, 翻到一个回答还算比较正经。

    「谢邀,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发现我喜欢男生的-。-但既然问到我了, 那我就回答一下。关于第一次……我想大部分人第一次都不会很愉快,害怕、紧张、用具不全、技术生硬等等这些问题都会存在, 很多人可能都会喊疼, 表示没别人描述的那么舒服。我想说, 如果第一次失败了也不要害怕, 这个是熟能生巧的过程, 并且存在一定技巧性,你的另一半一定要足够耐心足够温柔, 那些上来一顿捅的肯定不可以=。=怕是心理阴影都要出来了。但我比较幸运的是, 我的另一半非常温柔, 技巧超高, 所以哪怕第一次我都没有很疼,而且快.感极其强烈,甚至……你懂的,嘘(害羞)。总而言之,三个字——非常爽。顺便多说一句,如果确定了自己的性向,就不要害怕也不要胆怯,没什么大不了,大胆的去拥抱你的爱人,感受另一半带给你的快乐。毕竟这个世界只分爱与不爱,而不分性别。」

    喻泽年看的认认真真,甚至还多看了最后一句几眼。正研究着呢,身后忽然冒出一道没什么温度的声音:“你在看什么?”

    “操!”

    “砰”的一声,喻泽年一下起身抱住显示器,然后惊恐的回头瞪着林灯一。他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强装镇定道:“你特么别看,这是私密文件。”

    操,操操操。

    林灯一其实刚刚真没看显示器,也不知道喻泽年在看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他随手扔了一罐可乐给他,朝他翻了个白眼,骂了一句“无聊”然后转身准备走。

    谁稀罕看。

    “你……等等……”谁料喻泽年喊住他。

    林灯一疑惑的回头,就见喻泽年欲言又止似的,视线还一个劲在他腹部以下,小腿以上到处瞟。

    林灯一:“……”

    “你看什么呢?”

    “啊?没……就……”喻泽年支支吾吾,咳了咳,问道,“那什么……你最近,身体还好?”

    林灯一:?

    喻泽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比如……肠胃?”

    “我没不舒服啊,你到底在干什么?”林灯一往他这边走了几步,喻泽年就差把显示器吃下去了。

    “你快走快走不要偷看这些都事关我家绝顶机密你看了就是窃取机密文件!!”

    林灯一脚步一顿,无语:“你有毛病吧……”

    等人走了,喻泽年赶紧关了浏览器。

    “卧槽,好险。”他心真的差点跳出来,好险就暴露了。

    还看什么文件啊,喻泽年也没心思看了,他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一大段话。什么技巧……第一次……非常爽什么的。

    没事,没事。他安慰自己,刚刚那个答主不是说了么“这个世界只分爱与不爱,不分性别。”小同桌如果……如果真喜欢男生,那也得支持他不是么。毕竟爱情是爱一个人而不是爱一种人。

    但是,但是……

    但是还是懵啊。

    喻泽年怎么也没办法把冷冰冰的林灯一和喜好同性联系起来,他对谁有过好脸色啊,都拒人三尺。

    不过,这么一想。脑中“叮”的一声。

    好像……学校里那些女生的告白,小同桌全部拒绝了。

    该不会,真的就……喜欢男生?

    “那他喜欢谁啊,总不能是我吧。”

    幸好喻泽年自我调节能力强,这么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消息。

    喜欢就……喜欢呗。谁要他是自己的小同桌,只能依着他。

    打开微信把卓然发来的文档看了看,主要是说的全明星赛,聊天记录里显示战队希望喻泽年去参加,但依旧不建议目前暴露身份。

    每个站队都有底牌,也有新鲜血液,BYL这么做很正常,他不是第一个,未来也不是最后一个。

    《超级女神》就在下周末,但《超级女神》毕竟是Trees线上活动,这和Mirror的全明星赛简直不能同日而语。全明星赛和国际联赛不同之处在于,全明星赛以娱乐表演性质多一点,整体轻松活跃受欢迎度极高,赛制维持七天,虽然正经比赛也就两天,一天团战,一天个人秀(也就是挑战赛),剩下五天整个场馆都是战队见面会发布会记者会各种会以及游戏展与漫展,总之,受欢迎程度之高难以想象。

    Mirror美术极为美型,不论是游戏场景还是游戏人物。

    希腊神话众神降临人间,足以想象它的大气磅礴与庞大的背景架构。

    每年全明星赛举办的城市都不同,今年有点巧,在成州,也就是林灯一的家乡。

    全明星赛地点官宣的消息一经放出,整个游戏圈都轰动了。

    突然之间,好似一夜全城都在讨论Mirror今年的全明星赛。

    各大战队的粉丝如雨后春笋般接连冒出,学校里的少年们首当其冲,一个个兴奋的拍桌。

    姜宇哭爹喊娘:“老子无论如何今年都要去看,再不去我的The Queen都要嫁人了妈的。”

    “你还真是女王的死忠粉啊。”

    “那可不,人美又飒,全联盟唯一一位女队长可不是吃素的喂。”

    林灯一这天很早就到了学校,喻泽年还没来,姜宇那几个非要拉着他讲话。

    霍强挪着板凳凑了过来兴奋地问:“快快,林哥,我记得你是不是就是成州人?”

    林灯一:“恩。”

    “你知道全明星赛官宣地点了吗?!在成州啊!!你去吗?你去看全明星吗?”霍强一脸艳羡,“ 我太羡慕你,回家就可以看,成州还要坐飞机去,太远了,哎。”

    林灯一摇摇头:“不看。”他确实是要去,但是是去打比赛,而不是看比赛的。

    “不是吧林哥,就在你家门口你都不看啊?还可以顺路回去看看你爸妈,多好啊。”

    “聊什么呢你们,快滚,全挤我位子上来了。”还没见到人,就已经有一条大长腿伸了过来,喻泽年朝霍强踹了一脚,踹出一条道。

    霍强一边挪着凳子一边谄媚的笑:“喻哥,咱们跟林灯一聊全明星呢,今年全明星在哪你知道吗?”

    “你这不废话吗,成州啊。”

    “哈,对!成州还是林哥老家呢,但他说他不去看。”

    喻泽年看向林灯一,后者安安静静的坐在位子上,低着头看书。细白的脖颈上有一圈微卷的发,头发柔顺而亮。

    他不着痕迹挪开视线。

    “人不去就不去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没有我就是觉得林哥刚好可以回去见爸妈嘛……”

    “滚滚滚。”喻泽年打断霍强的话,轰苍蝇似的把人轰走,“别在我位子上,我要背课文”。林灯一抬头看了他一眼。

    非常鄙视的一眼:你背课文?见鬼去吧。

    “快走走。”姜宇顺着喻泽年的话说,他感觉到喻泽年不想让霍强继续这个话题,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

    等把人轰干净了,喻泽年放下书包坐在边上一会儿看一眼一会儿又看一眼,对林灯一欲言又止。

    林灯一头也不抬,细长的手指翻着书,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脑袋后头长眼睛了?”喻泽年一怔。

    合上书,林灯一侧眸注视着他,他的眼睛又黑又沉,眼尾又长,这么突然的一盯,盯的喻泽年有些想躲。

    林灯一:“从你到座位上开始,你看了我至少五遍。不要跟我说什么一晚上不见如隔三秋,请你在早自习开始前把你要说的话说完。”他看了眼手机,“计时开始。”

    喻泽年:“……”

    “我,我也想问你去不去看Mirror的全明星赛……啊不对,是你想不想去看?”喻泽年知道林灯一没钱,他怕他为难,于是在林灯一回答之前赶紧补充道:“首先声明我有票,我有许多票,我家有人,我可以搞到票,不要钱!一分钱不要。送给你呗,反正我也送不出去,在我这都浪费了。”

    林灯一看着他,半晌后摇了摇头:“谢谢,不用。”

    这回答让喻泽年意外,那可是Mirror重金难求的一张票啊:“你不要?!你居然不要?”

    “什么不要啊哥。”姜宇早就好奇了。

    刚巧,林灯一微往前倾身,穿过喻泽年对过道那边的姜宇说:“喻泽年说他有很多全明星门票,你可以找他拿,不要钱。”

    “卧槽!!!真的假的?!?!”姜宇整个人都疯狂了,也不管早自习开没开始,一把扑到喻泽年身上尖叫:“ 啊啊啊啊哥!!你就是我亲哥!!我要我要我要!”

    “你要个屁你要。”喻泽年一把推开姜宇没好气地皱眉盯着林灯一,而这时,林同学已经认认真真背他的英语去了。

    “操。”喻泽年气的不行。

    老子的票是给你的,不是给别人!

    .

    姜宇这么一声河东狮吼,刚巧吼来了张铁牛,张铁牛一进班就听到姜宇兴奋大声的“我要我要我要!”气的撸起袖子冲过来,直接揪着人耳朵拎到了后排黑板前。

    “你要?你要个屁你要?你是要北大还是要清华,啊?不好好上自习就知道在这里聊天,玩手机,打游戏!”张铁牛恨铁不成钢的发火,“马上都要月考了,你们还这么吊儿郎当,真不把高三当回事?啊?一个个的不学好,成天就知道全明星全明星,你们能跟喻泽年比吗?人什么家世,你们什么家世?他未来是要出国的!不用高考!知不知道啊?!你们是要把刀架在脖子上高考的人,自觉点行不行?”

    张铁牛嘴里冒出全明星这三个字的时候全班男生都轰动了,一下子起哄了起来,除了喻泽年和林灯一。

    “我去,铁牛居然知道全明星?这特么,挺潮啊,紧跟时代步伐啊。”

    林灯一自然是一贯的没什么反应,但喻泽年出奇的有些心不在焉,亦或者说……他的情绪好像突然一下降下来了。

    林灯一有些疑惑,看了他一眼,刚想说话就被班里人打断。

    “老班,你也知道全明星啊?”

    “对啊对啊张老师,你怎么知道的啊?”

    张铁牛训完姜宇,“哼”了一声挺着个大肚子走回讲台:“我怎么知道的?你们去办公室看看就知道了,高三一班今天早上逮了一群人,全在玩手机,都在看什么Mirror全明星,一抓抓一窝,都在罚站呢!现在不只是我知道,年级主任都知道。呵,你们这些兔崽子,心思就不花在学习上,你们学习要有打游戏的劲头还怕考不上一本?我告诉你们,马上月考了,要是不给我把班里平均分提上去,月考后晚自习都给我加一个小时。”

    “啊?不是吧!!!”

    “不要啊张老师,球球了,不要加晚自习时间啊啊啊啊……”

    有人小声嘀咕:“你敢加我就去教育部告发你。”

    张铁牛又哼一声:“怎么着,还告发我啊。我告诉你们,游戏就不是个好东西,那都不是正经人玩的。你看看哪个正经人还把打游戏当主业?那些人为了赚钱,专门毒害你们这些小孩子,现在还弄了个什么联盟出来,一天到晚就知道赚你们这些年轻人的钱,还搞的跟真的似的,也不知道脑子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一个个的不学好!我告诉你们,打游戏的都是不好好学习的混子,都是没本事的人才玩的!还一天到晚说什么打比赛,拿世界冠军,都是放狗屁。”

    “哐”的一声最后一排桌子整个被掀飞,书本飞了一地,有胆小的女生被吓的尖叫出声。喻泽年踢翻了桌,脸色沉的可怕,眼眸一片阴骛,紧蹙眉头,忿道:“谁说游戏都是没本事的玩的?怎么玩游戏就不正经了?游戏的世界你懂吗?不懂能不能不要在这里瞎说。”

    张铁牛愣住。等他反应过来后,一个黑板擦砸向喻泽年:“喻泽年你干什么,造反啊?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游戏就是不学好的东西,就是耽误人,我说错了吗?啊?你见过哪个打游戏打去清华北大了?打游戏能打进一本?能打出高分?!除了得网瘾还有什么,啊?都是社会的人渣,败类!”

    全班寂静一片……

    同学都懵了,更被吓到了,这么一来二去班里气压急速降低。平时喻泽年对班里的同学都是和和气气,虽然传闻里关于他的事迹一贯可怕,但多数是在校外,所以同学们对他都没什么直观的恐怖印象。

    但是现在……

    喻泽年阴沉的神色太吓人了。

    姜宇在旁边朝林灯一使眼色:“拉他坐下,快。”

    但是,林灯一并没有这么做,甚至于——他也站了起来。与喻泽年并肩,在他身边静静站着。他眉目凉薄,眼尾上翘而狭长,下方的泪痣清清冷冷,像沾染了秋的温度。

    姜宇捂着脸:“完蛋了。”

    喻泽年看见他站起来时显然有些意外,以至于眼底的怒色都少了些许,那份阴骛被悄然融化。

    林灯一说:“张老师,喻泽年有一句话说的对,您是局外人,不应该妄自评论。游戏是什么,对我们的意义是怎样,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爱一样东西就是爱,没有理由,也不分对错。喜欢就是喜欢,光明正大的喜欢,不是什么不正经也不是什么没本事,更不是人渣也不是败类。您这么张口就来随意点评,我想,也确实没有这个资格。电竞事业能发展到现在有多不容易我们心知肚明,您可以不接受,但不能全盘否认。电竞联盟多少成功人士我想您也许都不知道,在不了解一个行业的情况下胡乱下定义,这有些可笑,您可以激励一个人去追求更多的可能,但不能磨灭一个人对电竞的梦想。”

    林灯一从未说过这么多话,不论在谁的面前。

    张铁牛被他说的脸色发青,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他就是不理解,就是搞不懂怎么那么多学生藏着掖着怎么都要打游戏。

    “你也来这套?你们都有理了是吧?!我成局外人了?我不懂?啊?林灯一你也跟着喻泽年瞎胡闹是吧?你不是会说吗?你有本事这次月考给我考进班里前二十啊?还磨灭一个人的理想,笑不笑话?活在社会底层天天打游戏不学好就是你们的理想?……你们所有人。”张铁牛指着班里全部人,最后又指向林灯一,“包括你,林灯一,都必须好好学习读大学才能有好出路,而他——”张铁牛怒道,“他是有家族集团的人,他不用高考,他是要出——”

    “都特么给我闭嘴!”喻泽年怒了。

    林灯一微蹙着眉头看向身边人。

    而这一眼,他看的瞳孔微微睁大。喻泽年整个人都在发抖,短暂几秒后他一脚踹开椅子转身出门,林灯一想也没想的追了出去。

    “滚!都给我滚!滚出去就别回来!”张铁牛气疯了。

    在走到后门时,林灯一顿住脚步。

    他侧首,黑白分明的眼睛沉沉盯着张铁牛,然后用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说:“班级前二十我不稀罕,这次月考,年级第一是我的。”

    他迈开步伐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冷冷补了一句:“未来每一次,第一都是我的。”他注视着张铁牛,“包括你看不起的世界冠军。”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