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27章 同桌你好27
    林灯一追出去后已经看不到了喻泽年的身影, 早晨的阳光还不是很烈,气温甚至有些微凉,他站在逸夫楼大门口的阶梯上, 修长的身影全然融入了阳光中。

    他那么白, 白的恍若透明。

    喻泽年一直看着他, 他发现林灯一神色有些焦急,这是他平时看不见的模样。

    指尖的烟顺着三根指头转了个轮回, 他抬起眼眸注视着不远处的那个少年,然后在林灯一准备继续往前找的时候喊住他——

    “喂。”

    林灯一身子一顿, 忽的扭头,便看见蹲在墙角的喻泽年。

    他吊儿郎当的朝他笑着,伸出的手臂上袖子撸起半截, 勒在肘关节,手腕带着一块不用看也知道价格不菲的表, 华丽而不失光芒的璀璨着。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根烟,然后扬了扬手, 问林灯一:“来一根?”

    林灯一朝他走过去,摇头:“我不抽。”

    喻泽年笑了笑:“我见过。”

    林灯一:“我只是喜欢看它燃尽。”

    喻泽年:“行。”

    林灯一也蹲了下来, 两个人蹲在墙角, 头一次气氛没有剑拔弩张, 林灯一没有不耐烦, 喻泽年也没有插科打诨。

    “刚刚……”林灯一开了个头。

    喻泽年点燃了烟, 然后塞进林灯一的指间:“看吧。”

    林灯一有些默然无语。

    “刚刚让你看笑话了啊,抱歉。”喻泽年说。

    “没有。”林灯一摇摇头。

    喻泽年朝他看过去。

    “不是笑话。”林灯一望着明起明灭的烟火, 道, “我懂你。”

    指尖些微颤动, 喻泽年暗沉的眼眸仿佛明亮了一瞬, 虽然短暂,却好似瞧见希望似的亮了一亮。像黎明时瞧见的启明星,尽管即将消失,却依旧光华万丈。

    我懂你。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像钟鼓一样击在喻泽年的心里。

    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三个字,从来。

    “每个热爱游戏的人都想打职业联赛,都想夺冠,这不可耻,也不可笑。”林灯一垂眸时,纤长的眼睫留下一道浅浅的阴影,他的鼻梁笔直而挺,从侧面看去精致而俊逸。喻泽年就这么看着。

    林灯一转头时猝不及防对上他有些泛红的眼眶,一怔:“你怎么了?”

    喻泽年笑了,侧过头:“害,小同桌突然对我这么好,我被感动的稀里哗啦。”

    刚刚还有些温馨的气氛在此刻消失殆尽……林灯一有一秒的冲动想踹开身边这人。

    “就是想谢谢你。愿意关心我,来找我,还安慰我。”喻泽年靠着墙,闭着眼,嘴角微微上勾。他一贯如此笑着,尽管此时的笑容看上去有些苦涩。半晌后,他轻声问:“……喂,小同桌,你觉得我们是朋友吗?”

    林灯一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朋友?

    一见面就砸了家的朋友?打架打到年级罚站的朋友?天天打嘴炮不怼不舒服的朋友?哦,还有一起吃烧烤的朋友,一起喝酒的朋友,一起去医院吊水给他买奶茶的朋友,帮他解决掉社会哥问题的朋友,以及,在某些问题上出奇的有相同见解的朋友……吧。

    林灯一轻之又轻的“恩”了一声。喻泽年听到了。

    他倏然睁开眼,侧眸瞧着林灯一,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笑的特别开心,五指捂着脸,笑声哑在嗓子里,笑着笑着声音就小了下去。

    然后以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小同桌,你敢信吗。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朋友。”

    林灯一转头看他,他眉头紧蹙:“没有过朋友?可你……”

    “身边总有各种各样的人围着转?包括你第一天去我家看见的那些?还有班里的同学?”食指在面前晃了晃,喻泽年摇头:“都不是。”

    “从小爸妈就不让我和别的小朋友玩,当别人都在玩泥巴堆房子的时候我一个人跟着家庭教师学习各种技能,三年级以前我没去过学校,三年级后我就像突然插进班里的外来者,和他们格格不入。一开始是没有人跟我玩,后来是大家都跑来跟我玩,母亲专门指定几个小孩来我家,她告诉我,这些是配做我朋友的人,其他人都不配,他们叫高攀。”

    喻泽年笑了笑:“然而那几个人我一个都不喜欢,他们虚伪又贪婪。后来我从家里偷跑出去,认识了一个新朋友,那是我第一次和同龄人打交道,我好奇又胆怯,而他阳光又开朗。他给我带来无数新奇从未见过的东西,爬树,打鸟,捉鸡,斗蛐蛐……我偷跑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直到被母亲发现。你猜,后来怎么样了?”

    林灯一不想猜,直觉告诉他不怎么样。

    喻泽年说:“后来,他们一家就从那个街道上消失了,一夜之间。”

    “母亲并不责骂我,她只是冷冷的看着我,像看一件工具,然后用那双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着我,对我说,‘不要浪费生命去和下等人交谈,那对你而言毫无意义’。从那次起,我再也没交过朋友……哪怕后来长大了身边总有源源不断想靠近我的人。”

    “我的父母自小将我未来的路铺得一清二楚,一眼就能望到头。我身后的声音太多,总有人对我指指点点,说我生下来就住在金山里,说我可以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去挥霍。”指尖的烟燃到了尽头,他还是没松手,眼看就要烧到手,还在缓慢而轻的说,“但是我的时间是死的,它们从不属于我——除了高三这年。而金钱,不过是一串数字。”

    “这些东西,我真的不想要。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切去换生命的鲜活。”

    烟蒂近在咫尺,火星子距离手指只剩毫米。

    “游戏,是我仅有的自由,是我的信仰。我看似什么都有,其实什么都没有。我只在游戏里活的真实,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闹就闹。我可以有无数虚假的朋友,有无数可以倾诉甚至笑闹的对象,然而一旦回归现实,它们都将不复存在。”

    “就像我这一年。”他低着头,林灯一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听见他说:“作为交易的这一年,也很快就会过去。然后继续活的行尸走肉……”

    话音刚落,垂着头的喻泽年蓦地一愣。

    他缓慢而不动声色的抬起眼皮,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握住自己的那双手——尽管林灯一只是在拿掉他指尖的烟头。而握住他的手却出奇的温暖。

    “你也想玩个非主流在自己身上留个烟烫的疤痕?”林灯一朝他翻了一眼,然后毫不客气的扔开手。

    温暖稍纵即逝,喻泽年的手指蜷缩了一下又舒展开。

    他笑着说:“不想。我的手可是艺术品。”

    “你这自恋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实在是受不了,林灯一问。

    “怎么着,没人恋还不让我自恋了?”喻泽年双手抱着头,靠着墙笑道,“简单,你给我找个人来恋,我就不自恋了。”

    “我给你找?”林灯一只剩下冷笑,“你还是自恋吧。”

    两人之间突然安静了下来,彼此都没说话。

    各个班里早读的读书声清晰可闻,即将步入中秋时节的这个早晨,云立高中的校园里也有了淡淡的桂花香。花香随着风飘进鼻腔,深深嗅一口,连空气都是甜的。

    蹲在墙角的两个人有些尴尬。

    短暂的一分钟被拉的无限漫长。喻泽年想说些什么调节下气氛,然而就在这时,他身边的人忽然站了起来。

    “你去……”话音突然断掉,喻泽年看着眼前伸来的手。

    他微愣。

    林灯一皙白的指尖朝着他,在阳光下,浅层的表皮被照出了一层浅粉的透明色。

    他耳垂有些红,没看喻泽年,只是别扭的不知道看向哪里,然后说:“虽然你以前没有……但是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了。”他顿了顿,“应该够格。”

    喻泽年仰着头看少年瘦削的下颚线许久,忽然就笑了。

    伸了半天都没人拉,林灯一不干了。“你。”他收回手,现在他连脖子都红了,“当我没说。”

    “不行。”

    林灯一的手猛然被一双炽热而宽大的手掌罩住,拽的紧紧的。他扭头俯视,看见喻泽年那张格外俊秀的脸。他微微笑着,眼底的光芒在一寸一寸扩大,笑意亦然。

    他摇了摇头,借着林灯一的力站了起来,还不松手。甚至故意使坏在他手心捏了捏。

    “……我听到了,你不许反悔。”

    .

    两个原本水火不容的少年,在这天清早,关系奇异般因为一场游戏的争执而变得说不清道不明起来。

    且不论林灯一是随口敷衍他的,还是真会把他当做朋友,喻泽年都很开心——即使被骗,也心甘情愿。

    所以,直到俩人回到教室,同学们看着喻泽年脚步轻快的回到座位还哼上了小曲,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林灯一是使了什么招,瞬间就把喻大佬给哄好了?”

    “你也不看看这俩人什么关系,那可是全宁州cp出道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有什么天大的事是男朋友哄一哄不能解决的?”两个女生埋头在语文书后笑的一脸荡漾,时不时的回头偷瞄又偷瞄。

    这样的视线多如牛毛,喻泽年索性也拿了本书放在桌子上假装读书,然后低头在书后对林灯一说:“你猜她们又会说咱俩什么?”

    “关我毛事。”林灯一一回到班里就又成了那个不近人情的大冰块。他从抽屉里拿出英语书翻到后面的单词表。

    喻泽年道:“咱俩打个赌,十分钟后,贴吧的帖子又会被顶上来,然后添油加醋的说咱俩不上早自习,双双翘课不见踪影,你信不信?敢不敢赌?”

    “我为什么要跟你赌?”林灯一给了他一个“无聊”的眼神。

    他心说,我傻吗?赌了我不是必输?

    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指不定又会编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在帖子里。他就搞不懂了,玩个游戏,论坛也给他瞎编cp,上个学,校贴吧又能给他跟同桌扯一块儿去。

    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他,他长的就这么有cp感?

    眼前的英语单词一瞬间变成了扭曲的蜈蚣,怎么也沉不下心背。于是,林灯一干脆掏出手机在桌子下面翻了翻贴吧。

    不看还好,一看……

    喻泽年的脑袋迅速伸了过来,一把抢过林灯一的手机:“你不厚道啊小同桌,居然自己偷偷看,我看看都写了什么。”

    “你特么,你把手机还我!”

    林灯一抢的快喻泽年就躲的快,手机在他手里从左到右,林灯一不好弄大动作,怕又把张铁牛招过来。两个人你来我往你推我搡,慢慢的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在靠近……

    直到喻泽年一手向后伸着,一手撑着凳子,而林灯一为了拿手机整个人都趴在了喻泽年的身上,拼命够手机。

    “你发什么神经,还给我。”他压抑着声音。

    喻泽年看着上方的小同桌这个模样越看越好玩,更过分的直接将手机向后扔给了姜宇,“帮我接着。”

    姜宇烫手山芋般捧住手机,“操”了一声:“喻大佬,你要吓死我啊。”

    “喻泽年!……”林灯一咬着牙骂,随着对方的动作他猛地往前一跃。喻泽年哪能让他得逞,来不及的笑闹着伸手抱住他的腰就往下拖,好巧不巧,林灯一伸手时,本就宽大的衣衫往上提了些,劲瘦的腰全然露在外头,导致喻泽年这么一握……堪堪没有一丝阻隔的握住了他的腰,手心贴着肉,炽热贴着温暖。

    两个人当场愣住。

    喻泽年尤其是。

    而更过分的是……手感太好……他不可置信又忍不住的搓了搓,怔愣问道:“这是……你腰?”

    林灯一简直气炸,他抡起一本书照着喻泽年砸了下去:“操你妈,你还摸!”

    喻泽年“卧槽”一声捂着脸:“打人不打脸,我把屁股给你打!你等会儿,我转个身。”

    林灯一举着书,砸又砸不下去,眼看着喻泽年真要翻身,他气的坐回自己座位,耳朵连着脖子红了个透。

    而罪魁祸首呢——自认理亏,从姜宇那拿回手机心虚的放在桌上,食指一点一点朝林灯一推着手机,还小声道:“手机还你……”

    林灯一气哼哼的不理人。喻泽年把人弄生气了又来哄,死皮赖脸的掏出自己手机,又伸脑袋看了看门口,暂时没老师的影子,于是把手机放在桌中央点开那个帖子:“我错了小同桌,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抢你的手机。我自愿奉上我的手机供您瞻仰,不行我再给您把帖子点开?”

    一顿操作猛如虎,喻泽年老老实实把手机往林灯一那边又推了点:“好了,我打开了,我帮你看……卧槽!”

    他这一声卧槽操的一巴掌拍在了林灯一的大腿上。

    林灯一:…………………

    操、你、妈!!!

    你他妈摸了腰又来摸腿?!

    喻泽年脑子乱一比:“你等会儿再打我你先看楼。”他把手机递过去,整个人都不好了,疑问道:“咱俩拍过这张照片?”

    “什么乱七八糟的。”林灯一拿过手机看了起来。

    第12837楼:【报告!!啊啊啊啊啊我起飞了啊啊啊啊,炸了!!今天早上发生了件不得了的事,就在刚刚,就在刚刚!!几十分钟之前!!——林灯一为爱怒怼老师!!!当喻大佬跟班主任激情对骂时,林同学无条件站大佬,并紧跟大佬步伐直接追出教室,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重点是!!!看图啊宝贝们!】

    下方紧跟两张图。

    一张为牵手图,林灯一伸手,喻泽年握住。阳光大好,少年们定定相视。一人略有些别扭,然而耳根通红,一人笑的有些痞坏,抓住就不松手。

    林灯一看了个大红脸,他根本不知道当时自己和喻泽年是这样一幅画面。一幅……他自己看了都忍不住要“砰砰”两声的画面。

    按捺下强烈又奇异的心头感觉,林灯一假装镇定往下翻,准备看第二张图。

    这时,一只手按住屏幕。喻泽年头一次有些尴尬又吞吞吐吐的问:“你,你要不别看了吧,后面的不好看。”

    喻泽年这个样子让林灯一觉得有鬼。

    “手放开。”他说。

    “我怕你看了后悔。”喻泽年强调,然后侧头小声嘀咕,“……也怕你看了又要揍我。”

    越不让看林灯一就越想看,他从喻泽年手里抽过手机,下滑到刚刚的位置,看见第二张图片。

    但是看完后……

    林灯一:“……”

    那一刻,他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喻泽年赶紧举起双手:“我以人格担保,我今天早上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对你做过这种事,你清醒的,你知道。”

    图中,还是逸夫楼一楼的墙角。

    不远处还是有几株金桂。

    阳光还是那么好,好到从梧桐的枝丫掉落的时候,都细细碎碎的落在林灯一的发上,肩上。

    穿过细碎的发,也穿过细密的长睫。

    他漆黑的眼睛像被融了冰雪,不再那么冷,也不再那么凉薄,甚至微闭着的时候有股莫名的味道,那仿佛是性.冷淡与欲.望冲撞时迸出的火花。而压住他狂热激..吻的少年,哪怕只露了一半的侧颜,都能从完美与鲜明的轮廓看出——那是喻泽年。

    一副绝美画卷,一副少年人青涩又炙热的亲吻图。

    在今早掀起巨大波澜。

    整个宁州市的所有高中再次轰动,轰动的彻底,轰动的让人忍不住疯了似的刷屏尖叫。

    整张图毫无任何ps痕迹,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摄影大神偷拍又ps上的图。

    总之,除了喻泽年和林灯一两位当事人外,所有人都信了。

    然而奇异的是,这张图太过美好,以至于哪怕是男生看见了都会报以欣赏的态度。

    林灯一什么都听不见,他的眼里只有眼前那张图,看图里的自己被强势的压着缠.绵,看他微仰的下巴和半闭的眼,看他捏紧的拳与腰间的手。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他的脸颊、耳尖、耳垂、脖子,红的彻彻底底。

    这照片……真不是画出来的吗。

    他甚至有一瞬间的恍惚,恍惚这张照片的真假。就好像在这个早晨,他们真的躲在逸夫楼下,桂花树旁,阳光丛中……亲吻了似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