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28章 同桌你好28
    这一天早晨, 林灯一和喻泽年奇异般话少了些许,彼此干着各自的事情。

    喻泽年一直低头玩手机,林灯一认真听讲, 两个人之间像是升起一层薄薄的风墙, 脆弱的挡在相互之间。

    或许是因为那张照片, 或许是因为心照不宣。

    一早上气氛都有点奇奇怪怪,到了中午喻泽年有些受不了, 下课铃一打一把抓过林灯一的手腕就冲了出去。

    林灯一被拉的猝不及防,在后头皱眉:“你又干什么, 放开我。”

    喻泽年头也不回的拉着他下楼,手抓的特别紧,怕他跑了似的:“既然你都是我的朋友了, 那你以后的午饭和晚饭我全包了。”

    林灯一:“……”

    “你神经啊。”

    谁家朋友是全包饭的。

    “我没神经病。”喻泽年左手插着兜,无所畏惧的走在教学楼前的空地, 抓着林灯一的手分毫不松,小指上的尾戒一如既往的黑而沉。

    正直下课时分, 同学们一出来集体趴到走廊上,低头看教学楼空地上的两个少年。

    纷纷疯了似的起哄。

    “噢噢噢噢噢噢!!嗷嗷哦嗷嗷!!!牵了牵了牵了牵手了!”

    林灯一听到声音要挣脱:“你能不能放开我, 别人看见又要乱传。”

    傲气十足的喻大佬无所谓的仰头看了一眼, 切了一声:“传就传呗, 无所谓。”他用了力, 将林灯一拉到自己身边, 又举起手,“而且, 我什么时候牵你手了, 我只是拉了你的手腕——而已。”他特地强调了后面二个字。

    林灯一漠然无语。

    这个人怎么就那么无赖, 脸皮怎么就那么厚!

    似乎感受到了身后人的憋屈, 走在前方背对着林灯一的某人莫名的扬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

    不顾三七二十一把林灯一塞进海鲜餐厅的喻泽年将他按进座位,毫不客气的对服务员点了一堆,然后对他说:“我喻泽年说到做到,以后你的午饭和晚饭我都包了。”

    “为什么。”被强行带到这里来的林灯一沉着脸问。

    喻泽年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抬眸朝他笑着说:“因为——我、钱、多。”

    林灯一:“……”

    喻泽年才不会告诉他,因为我知道你没钱,你穷,你要打工,你要省钱。

    更不会告诉他,因为他从来没有和“朋友”一起好好吃过一顿饭。他也想贪心一次,就像上次吃烧烤一样,能有人陪着自己。

    他不说,不代表林灯一不知道。

    从来没见喻泽年在食堂吃过饭,放晚学也不上晚自习到点就走,除了第一天他家那群狐朋狗友之外就没见过他和谁在一起。

    那位叫程孑然的,对他看似恭敬,但格外疏离。

    喻泽年外表张扬又无所畏惧,在班里好像和谁都打成一片,花钱不看数额,到处吸引人视线。这是因为他骨子里的孤独和寂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家都是,就连这位集团公子爷都逃不了。

    林灯一看破不戳破,任喻泽年胡扯,但是眉头早就松了开。

    “我没时间天天陪你吃饭。”他抿了口茶,道。

    喻泽年点点头:“知道,放心,我说着玩的,就这一顿好吗?给个面子,就当我今天高兴,想来吃。”

    林灯一敏锐的捕捉到了刚刚他拒绝的时候,喻泽年蜷缩了一下的手指。

    垂下眼眸,无声叹了口气,他偏过头道:“一周一次。”

    喻泽年抬头注视着他,手里动作也不继续了。

    林灯一没看他,声音清冷:“陪你吃饭,一周一次,仅此而已。”

    他侧着脸,别扭又可爱,托在腮下的手指胡乱卷着自己的头发,大概是为了遮掩尴尬。喻泽年定定的望着他,朝他伸出手。

    隔着宽大的桌子,他们遥遥相对。

    “干嘛。”林灯一不解。

    喻泽年一扬下巴:“手伸过来呀。”

    林灯一将信将疑的把手伸了过去。

    而后,小指间窜入一根陌生的指头,喻泽年勾住他的小拇指,晃了晃,又捉着他的大拇指跟自己的拇指按了按,随后才一脸满意。

    “怕你反悔,我要先盖个章。”他说。

    林灯一看他笑的一脸阳光,低头瞄了眼自己的小指。那里还残存着些许温度,不属于他的温度。

    “你真的很幼稚。”他说。

    .

    时间一天一天过,该面对的总要面对,该到来的总要到来,该绝望的总要绝望——

    这几天UAA战队风风火火,周鱼忙的上蹿下跳,最大的那间豪华直播间从一星期前就不许别人进去用了,周鱼早就喊人重新装修了这间直播间,将原本明亮宽敞的风格改成了□□的暗黑风。

    墙纸通通改成了欧洲中世纪的暗夜城堡,乌鸦与蝙蝠成群的森林,还有立体装饰的南瓜灯以及黑色藤蔓,攀爬在墙上,桌上,椅子上……

    林灯一一进直播间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要拍鬼片还是要密室逃脱?”他无语的问,“或者吸血鬼活了?”

    这几天周鱼虽然为林灯一忙活着,但他一直在躲林灯一。UAA战队经理有三人,各司其职,另外两人分管国外和外部商务,周鱼更多的打理内部事务,或许是因为跟着傅于后面久了,仗着老板宠爱,有时做事也有些想当然,所以自从知道自己上次把林灯一弄生气又被傅老板骂了一顿之后,他都有些逢灯必躲。虽说早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但就是拉不下脸皮主动道歉。

    直到今天,躲来躲去躲不过,和林灯一在这间全新直播间相遇。

    周鱼乖乖站在门边,依旧穿着粉色上衣,娃娃脸带着些瑟缩,看着里面打量直播间的林灯一说:“……这间直播间风格很早就……定好了,所以还是按照暗黑风打造的。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我没想到你会那么抗拒,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周鱼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根棒棒糖,举在那里举着,颇有些讨好性的递给林灯一。

    熟悉林灯一的人都知道,他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吃软不吃硬。

    周鱼刚,他更刚,周鱼硬,他更硬。

    自然,周鱼一软,他也没脾气了。

    其实上次的事他早就消气了,倒也不至于一直跟周鱼计较。

    “恩。”他点了点头。

    “上次老板找过我,我已经私下托人打点了制作组,制作组把之前特殊嘉宾的席位留给你。只不过,虽然你是特殊嘉宾,但,制作组那边的筹码是,也需要你加入排名,需要你粉丝的支持,打点。说白了就是……官方想要钱。目前你的真实身份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你加入UAA这件事,官方也想借你的名头来给节目增加噱头。”

    “所以……”周鱼说,“如果可以的话,你,你还是找一找你家的土豪比较好,这样不至于到时候太丢面。我这边跟战队也申请了资金,但恐怕不太够。你家的那个‘爸爸’……他还在吗?”

    官方的操作一如既往,哪个平台都这样。

    利益为上,不意外。

    林灯一:“没注意,不管他。”

    周鱼:“……你不维护他?”

    林灯一好笑:“我为什么要维护他?”

    周鱼现在对林灯一说话有些不敢搭腔,上次傅于把他骂的狗血喷头,他虽然一直知道傅于看重林灯一,但没想到他会那么看重。

    他小声郁闷的咕叨一句:“没土豪到时候会被嘲笑的,可能你就成最丢人的那个了,活动要钱砸才行。”

    林灯一心里门清儿,周鱼不坏,也为他好,但就是有时候做事不过脑子。但是——林灯一坐在布满藤凳子上对周鱼说:“我不需要钱,我有钱。”

    “你,你那点钱哪里够……”

    “周小鱼,全明星怎么说?”林灯一不想继续就换了个话题,话一问出来,周小鱼沉默了。

    全明星赛说来也要来了,这个赛事没有人不想上,但名额总归有限。

    参加一次全明星,几乎所有Mirror玩家的视线都会集中在你的身上。一天团战,一天挑战。不论是哪一场,都只有一个舞台,而镜头会聚焦在参赛者的操作上,观众会切实并且直观的看到实力的强弱,给予最大的曝光率。

    那样的气氛和热闹下的全场欢呼,没人不想拥有。

    更是说,若有足够强的技术,很有可能就会一战成名。

    “老板和我说过这件事。”周鱼有些为难,“怪我,我进办公室的时候没关好门,被Kai听到要送你去全明星的事了。现在那帮小子情绪很激动,也很不服。这件事情暂时先放一放,反正还有时间,等队里声音没那么大的时候我再安排?”

    林灯一手中动作一顿,他抬眸:“所以你们现在的意思是,之前答应我让我参加全明星的决策是逗我玩?”

    “别,你别这样说啊,我在努力。”周鱼为难的揪着手,“老板不在,他这次出国要去一个多月,Mirror总部那边有许多事需要他忙,他上次特地交代我要把这事处理好,是我没什么用。我hold不住那群小鬼,如果他们那群人要干出点什么事……如果战队出了什么乱子我没法儿跟老板交代……”

    “灯灯。”周鱼叹了口气,“你平时在学校没在战队,他们几个小子都年轻气盛,谁也不服谁,都是青训营的训练生,而且你又刚来,在身为后辈的情况下要你直接去参加首发队员才有资格参加的全明星……他们确实会心理不平衡。”

    “嗤。”林灯一皮笑肉不笑的发出一声,“所以就考虑放弃我?”

    “不不不,不是,我在努力啊。我会和他们谈的。”周鱼为难的说,“虽然他们只服老板……”

    “傅于不在国内?”

    “他最近很忙,上次开完会就匆匆走了。”

    “行。”林灯一点点头,嗤笑一声,“他们不服我是么。”

    周鱼不好意思的看他一眼:“……恩。”

    谁料林灯一无所谓的说:“简单,不服,那我就打到他们服。”

    .

    林灯一兴致不怎么高,心情不佳,所以当他回了家上了楼开门时,也没发现他家对面有人。

    等他回身关门——“啪”的一声,门边出现一只骨节修长的手,牢牢攥住门,猛地往后一拉,随后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林灯一的视线中。

    林灯一面无表情,二话不说,抬腿——踹。

    喻泽年赶紧往旁边一闪,同时手上一用力将门扯开,然后迅速闪身进了林灯一家,为防止他再次把自己赶出去,用了最快的速度关门、锁门,靠在门上瞪着他。

    林灯一:“……”

    “你这是非法私闯民宅。”

    喻泽年拽着门把不松手,无所谓道:“我闯我同桌家怎么了,谁规定不许我闯的?”

    林灯一举起手机,屏幕上清晰的标着“110”三个数字。

    喻泽年:“反正你负责把我搞进去也要负责把我捞出来。”

    林灯一:“你要点脸成吗?”

    喻泽年:“我来是找你有正经事的。”

    林灯一回身放包,懒得搭理:“你能有什么正经事。”

    “你吃饭了吗?”

    “没。”

    他今天回来的早,晚上也没什么胃口。

    “巧了不是,我也没吃。我带你去吃一家超级好吃的日料,走一个?我请客,你不许抢。”见林灯一没真把自己赶出去,喻大佬又嘚嘚瑟瑟的靠着门说。

    “如果没记错我中午跟你说的是一周一次吧。”林灯一回首,狭长的眼尾一如既往的凉薄。

    “一周七天,一次就是一天,有什么问题?早、中、晚,一餐都不能少。”喻泽年道,“不光拉了拉勾,还盖了章,你想反悔?”

    林灯一:“你这是强词夺理。”

    喻泽年:“我这叫诚实守信!”

    林灯一:“……”脸呢?要吗?

    “我不管,我饿死了,你要不陪我去我就绝食,明天你就等着收尸吧。”他吊儿郎当的双手抱着怀,头上戴了个骚破天的发带,将头发全都捋了上去。

    身上oversize的衣服显的年轻又阳光。

    林灯一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长着一张帅气到欺骗人的脸,却如此无赖。

    他毫不客气道:“行,那请你回去,明早我给你收尸。”

    喻泽年:“……”

    你牛,你狠。

    于是,半小时后……

    在喻大佬不断飚速的刺激下,林灯一捂着头下了这辆超跑。

    他指着喻泽年:“你下次要再敢开这么快,我叫你知道什么是早死早超生。”

    林灯一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舅舅豪车能停一栋楼的地下车库,每辆都坐过也没这么难受啊。这喻泽年是发了什么疯,开的直想吐。

    见林灯一脸色真的不对了,喻泽年赶紧过去扶着他:“我怕你饿着就开的快了点,怎么了,对不起啊。”

    头一次听到喻大佬道歉,林灯一这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瞬间就不想计较了。

    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上去吧。”

    喻泽年小心翼翼,紧张无比的一路走一路问:“要不,我们去医院吧,我看你脸色好难看啊。”

    林灯一看了他一眼:“你不是饿了吗,我没事,上去吧。”

    喻泽年:“我现在不饿了!”

    林灯一:“我饿。”

    喻泽年:“哦。”

    这家日料属于私人会馆,平日不对外开放,只实行会员制,一人一个价,不点菜,每天由老板决定菜式。

    上什么菜就吃什么,客人无权改变菜品。特别任性。

    所以,他们只要坐在包厢里安静等待就好。

    长而窄的木质甬道两边是跪坐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佣,外头是小而精致的庭院盆栽,地上是青白的鹅卵石,大多数包厢安安静静,偶尔能听到里头传来的说话声。

    喻泽年走在前头,林灯一在后头。

    他总是回头看,林灯一问:“你怎么老是回头。”

    喻泽年笑道:“怕你丢了。”

    林灯一朝他翻了个白眼。

    走到最里间,俩人在外头就换上了拖鞋,所以开了门脱了鞋就能坐进去。

    来这里吃饭的人一般素质都不低,大多数比较有涵养。简而言之,一般家庭也来不起。

    林灯一让喻泽年有些刮目相看,因为他每一个小动作都透露出良好的家教——例如他会主动在门外将拖鞋放整齐,又会对跪着的女佣微微弯腰点头说谢谢,还会知道先稍让一步再入座。

    真以为这个大冰块一直冷冰冰呢,没想到还这么细心。

    夜晚有些风吹了进来,细密的纱窗挡住蚊虫。

    外头美丽的庭院景色由专门设计的灯光打下,美轮美奂。

    等人都出去后,他俩在包厢里大眼瞪小眼。

    “你喝点茶,会舒服点。”喻泽年指了指他面前的茶,又说,“早说你晕车,我就骑摩托车带你了。”

    林灯一手一抖,冷笑一声:“我不晕车。”

    喻泽年:“那你刚刚?”

    林灯一:“我只晕你的车。”

    喻泽年:“……”

    这一餐饭吃的不太舒服,林灯一没什么胃口,头还有些疼。吃了一点他就起身说:“我去趟洗手间。”

    刚刚喻泽年堪比速度与激情的车技分毫没让林灯一佩服,林灯一只想杀了他,到现在胃里还难受的不行。他在洗手间洗了把脸,按了按太阳穴,看着镜子里更加苍白的脸色。

    今天怕不是水逆吧。

    摇了摇头,低头关了水,再抬头时——他愣住。

    镜子里反射出的人急匆匆的想要进厕所,那人瘦的跟猴儿似的,长了个鹰钩鼻,油头全都梳在脑后,解裤腰带解了一半,余光扫到林灯一时也愣住。

    随后便凑上一张笑出好几道褶的脸,走了过来。

    “哟,我看看看看,这谁啊。”他走到林灯一左边,笑道,“哎哟,哎哟哎哟,这不是咱们未来的大神,Light嘛!”

    Light,除了是林灯一的微信名,也是他以前一贯用的Mirror账号名。

    而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将林灯一连夜赶回国的TT战队经理——赵于,人称赵经理。

    “啧啧,怎么着。”赵经理指指后头厕所单间,“来这儿吃饭来了?”

    林灯一擦了擦手,没理他。

    赵经理啧啧两声:“怎么不说话呢,上次你从首尔走的太急,我都没跟你打上招呼。怎么搞我都应该给你买张机票,毕竟是个饭都吃不起的穷学生嘛,我的不是我的不是。怎么着你在哪间包厢呢,我送你道菜?这地儿应该不是你这种穷学生吃的起的呀。”

    “哦哦,抱歉,我忘了这里没菜单。那就不好意思了呀林灯一。”

    以前林灯一觉得喻泽年烦,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真的烦。

    赵于在TT战队做的狗屎事被他撞见了,知道了秘密以后连夜将人赶出战队,他一直以为林灯一只是个普普通通高中生,好操作也好欺负。

    现下连厕所也不上了,林灯一走哪他跟到哪,走了一半路,他拉住林灯一:“来来来,老朋友都在这,进来打个招呼再走?”

    林灯一用最后的耐心撇了眼他抓着自己的手,冷冷道:“放开。”

    赵于晾他不敢怎么样,一边虚假的笑着一边打开他手边的包厢门。

    木质包厢门从两边推开,里头人说话声戛然而止,纷纷看向右边。

    有人咦了一声:“这是……林灯一?”

    “是他!但……”但是林灯一怎么会跟赵于站在一起?他是被赵于亲手赶出去的整个TT无人不知。

    大家有心想跟林灯一打招呼,但看赵于那样又不敢吱声。

    赵于假模假样道:“我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咱们TT前青训队队员,今儿个碰着了,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小林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可惜啊,有些急功近利,所以呢,我当时就让他好好学习,别想着打游戏,大家应该都知道,毕竟呢,电竞这个东西,一般人就不要想着飞黄腾达一夜成神了。梦,是大家都会做的,但是白日梦,可就异想天开了啊。我说这话呢,不光是提点小林,也是提醒你们,切勿好高骛远,要稳扎稳打。否则,就是被驱逐战队,成为没有战队要的丧家犬。是不是啊小林。”

    丧家犬,没人要。

    骂的可真隐晦。

    林灯一懒得跟他多说话,赵于,他从没放在心上。

    扔开他的手,俯视着他:“我的朋友还在等我,你慢慢吠。”他又看向昔日的队友,“你们慢慢吃。”

    整间包厢气氛无比尴尬,眼看林灯一要走,赵于冷笑道:“这就走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废物啊,当时在TT青训营你整天不训练天天捣腾什么账号角色,现在还敢做那劳什子梦了么?就你这废物样,你哥得多死不瞑目。”

    林灯一瞬间驻足,再回头时,眼底的寒意直入骨髓,盯的赵于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步,赵于紧张道:“干什么,你瞪我干什么?”

    他逼近,步伐缓慢,声色冰冷:“你再说一句。”

    “怎么。”赵于嘴角抽搐着笑着,“我说的不对?林与风不是你哥?还是没捣腾账号角色整天训练了?还是你不是废物?现在没战队要你吧,老老实实回去做你的高中生,别整天瞎做梦。”

    此话一出,整间包厢终于再也安静不下来,所有人都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瞬间炸了锅。

    一个鲜少有人知晓的秘密悄然浮出水面。

    “赵经理说什么?风神是他哥?Wind是他哥?”

    “我……我偶像……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偶像,是他哥?”

    “……”

    没人关心赵于,他们被这个消息砸的有些不知所措。

    风神,多少年轻选手曾经向往的辉煌。

    也是Mirror一代人的信念。

    曾经并肩的铁三角都说缺一不可,此时只剩下天人永隔。

    直到赵于被一脚踹进了包厢,“砰”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霎时汤汤水水崩了一地,大家纷纷吼着从桌子旁退出,一边骂着一边看见飞一般的人影窜了出来,一脚踹到赵于脸上,紧跟着就是压倒式的殴打。

    他们惊呆了,没人想起来上去拦人。

    外面的日式女佣看见包厢内一片惨状害怕的尖声叫了起来。

    “操|你|妈,你……放,放开我!”赵于很快见了血,血从鼻子里流出来怎么止也止不住,林灯一疯了似的狂殴,一双寒凉的眼睛血红一片,他下手毫不留情,几下将赵于打的面目全非,捂着肚子抽搐不已。

    林灯一顺手从桌上抽了一把剔骨刀,指尖一转反手怼上他的脖子,赵于吓的闭着眼睛尖叫:“ 啊啊啊啊啊,杀人了啊啊啊啊啊!”

    里面外面都乱成一团,眼看刀都出来了包厢的人才慌了,一个个想拉架又不敢上前,林灯一现在这个样子太可怕。

    “赵于,我警告你。”林灯一的声音都在抖,刀尖刺破了赵于的皮肤,血顺着脖子往下流,“再让我听见一次我哥的名字从你那张烂嘴里说出来,我就把你的舌头搁烂。”他咬着牙,气得发抖,“我林灯一说到做到。”

    “我错了,我错了哥,我嘴碎,我错了,您别拿刀对着我成吗,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赵于说怂就怂,成年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被人按在桌子上打过。面子里子丢了一地,索性也不要了。

    “你要道歉的不是我,是我哥!”他的刀又往里送了送。

    赵于当场尿了裤子,双手合十对着老天:“风神我错了我错了我给您赔不是,我不该说您,我对不起您啊对不起呜呜呜。”说到后来他有了哭腔。

    而林灯一似乎还不打算放过他。

    这时,有一只手按住了林灯一的肩,另一只手从他的指尖掰开,取出那把刀。

    林灯一含着怒意回头,看见了喻泽年。

    喻泽年蹲在桌子旁边,拍了拍他的手,以难得轻柔的声音哄道:“乖,刀太危险,给我好不好?”

    林灯一的眼睫颤了颤,他捏紧刀把,喘气急促。

    喻泽年头一次见林灯一这个模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好像……他气的不轻。

    于是,他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声音更温柔:“不玩刀好不好,听话。”

    他的手一直拍着林灯一的背,然后等林灯一稍微镇定些后从他手里拿出刀,扔给傻掉的女佣,用眼神示意拿走。

    林灯一情绪极其不稳定,喻泽年准备带他回包厢。

    赵于趁此机会冲回他带来的人里,一得空,嘴又贱了起来:“林灯一,你活该没娘,活该死哥!你个杂种!”

    “妈的,气死我了。”赵于捂着脖子上的血,凶狠的从他身边人手里抽出纸巾就要走。

    然而,仅此一句话,喻泽年清晰的感觉到怀中人身体瞬间僵硬,体温骤降。

    林灯一抖的不像话,他在濒临崩溃的边缘,丝毫不怀疑下一秒他会彻底爆发。

    喻泽年原本嘴角挂着的无所谓的笑意也淡了下去,他双眸沉而冷的盯着赵于,声音凉如寒霜:“你再说一遍。”

    “你他妈又是谁!”赵于怒吼。

    喻泽年:“我是谁?”

    他嗤笑一声,视线落在赵于身后那群人身上,向身后大门处扬了扬下巴:“给你们个机会,走不走?”

    赵于连忙抓着他们:“走什么走,他们是我带来的人。”

    “不走是吧?那就都别走了。”

    喻泽年最后一丝笑意消失,话音突然加重:“都给我进来。”

    霎时,门外一阵骚动,紧接着,无数穿着黑色西服,身子笔挺一看就是练家子的人冲了进来,将门口和包厢堵的严严实实。

    他带着林灯一走到一边,抬眸时,眼里一片冰凉,他指着赵于道:“那个人,他的手,脚,我全要了,其他人,要走走,不走,就别走了。”

    包厢里的人全部傻眼,被眼前这一幕弄的不知所以。

    也不知是谁先嚎了一嗓子,就要冲出去,随后接二连三全都要往外逃。

    赵于趁乱想溜结果被第一个抓了回来。

    他哭爹喊娘的跪着要求人,奈何喻泽年一眼也不看他。

    他的小同桌还在发抖,情绪极度不受控,喻泽年看他这样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但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带着林灯一出了包厢,留一片黑暗在身后,只顾着对怀中人轻声安慰:“我们先走,乖。”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