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订阅不足, 请订阅全文可看最新章。  林灯一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二单元十一楼,眸子间的神色淡的摸不着。

    从那天开始,隔壁就彻底安静了, 一直到昨天晚上这辆车才出现在楼下。

    “啧啧啧, 这车牌号这么牛气。我以为我家五个六就够牛的了, 这家伙直接五个八。”没有男生不爱车,王小札对这辆G63爱不释手,四个大轮毂改的帅惨了,他一圈一圈转着看,根本不愿离开, 最后被林灯一提溜着后颈脖子走。

    “兄弟, 我跟你说, 车不在贵, 在于品质。就好比GTR, 给我一辆我能给你改装的起飞。”

    “离这车远一点。”林灯一说。

    王小札盯着他:“怎么着兄弟, 你的啊?你什么时候买的?也不告诉我一声。”

    林灯一目视前方:“不是。”

    “哦。”王小札叹气,“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呢。都说这女人和车男人缺一不可,你倒好, 两个都不喜欢。”

    “车主……”林灯一不知道怎么形容,顿了顿, 说:“是个社会问题少年。”

    王小札真惊了:“还真认识啊?快快快,快跟兄弟说一说怎么结识的。”他兴奋的倒退着一边走一边笑着瞧林灯一。

    林灯一瞥了他一眼:“不是结识, 是结仇。”

    王小札:……?

    不是吧哥, 你才搬来多就就跟人结仇了?

    .

    宁州拥有最出名的三家战队,分别成三足鼎立之势将电竞事业发展的如火如荼。

    一家BYL,一家TT,还有一家UAA。

    BYL和UAA是世仇了, 是个人都知道这两家彼此水火不容,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之所以为什么是世仇……这个,众说纷纭。反正之前还有过搞笑的传言,说是BYL老板和UAA老板曾经是一对,且是非常恩爱的一对,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彻底崩了,BYL从UAA分离出去,逐渐壮大。也从那刻起,BYL就和UAA杠上了。

    后来不管在哪里,只要有BYL的地方就有UAA,有UAA就有BYL。并且,一旦相遇必定电光火石。

    王小札不懂背后这些事,反正他的眼里只有KING,林灯一的微信界面上有两个显眼的名字,他歪着头念:“周鱼,卓然?”

    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啊……

    三秒后!

    “卧槽,兄弟,我……我没看错吧。他们不是UAA和BYL的人吗?!UAA和BYL都找你了?”

    林灯一“恩”了一声:“这几天有在接洽。”

    王小札眼睛都快看直了:“UAA和BYL……我的……天啊。”

    这两家顶流战队,居然!全部!给林灯一递橄榄枝了……

    战队的人都是人精,眼睛一个比一个毒,在确定DD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后就开始纷纷对林灯一狂轰乱炸,谁都不愿意放过这口大肥肉。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TT那是没福分!小家子气,不大度,容不下大神就只能吃亏,这对你来说叫因祸得福,我去,除了没有KING其他都比TT好一万倍!”王小札比林灯一还兴奋,他也是个Mirror铁迷,可惜一腔热血只能抒发在口头,技术那是一言难尽。

    王小札叽里呱啦说个没完,一边慢条斯理的弯腰整理裤脚,一边对林灯一说:“我听说啊,BYL战队的人全是神经大条,一个比一个不正常,我怕你去融入不了。我看你要不选择UAA好了,反正UAA里全都是跟你一样有个性的,到时候你们谁都不搭理谁,多好,连每天早上的哈喽都省了。”

    林灯一一贯我行我素,队友怎么样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要自己打

    好游戏就行。

    至于选择哪家战队,他早已有了自己的选择。

    轿车四平八稳的在路上飞驰,他单手撑着窗看外头急速掠过的风景。

    心情还算不错,新的城市,新的家,新的学校,以及即将迎来的——新战队。

    虽说Trees平台那个神经大条的【叫我爸爸】让他很无语,但不得不说,他带了非常高的人气。

    总而言之还是得感谢他,如果不是他连续闹了好几天,他的推荐位也不会在Trees直奔第一从而被人发现。

    云立高中离家并不远,不一会儿车就停在了大门口。

    陌生的楼牌与校服告诉他这里是全新的学校,他是刚刚入学的转校生。

    作为从小的死党,王小札下车捋了捋自己微卷的短发,他揪着一根扯了扯,扯不直,遂放弃。

    林灯一比王小札高出半个头,往车边一站总是那么惹人注目。

    不出一会儿就有女生往这边看来,看一会儿后又迅速回头暗笑着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这些,林灯一早就已经习惯了。

    “灯啊,咱们云立高中是省重点,校规严着呢,你千万不要跟以前一样惹事,知道不。不然你舅舅会扒了我的皮的。”王小札双肩包背的整整齐齐,领口也扎了个小领结,看起来比林灯一乖多了。因为林灯一靠着车时,书包随意的挂在手腕上,领口也有些大,露出过于冷白的锁骨。

    他眉目清冷,也不爱笑,然而偏招女生喜欢。

    “我怎么没见过他呀,我们学校的吗?好帅啊……”那群女生就站在那里讨论,声音大的林灯一和王小札听的清清楚楚。

    “快啦,拍照拍照,肯定是我们学校的,有生之年咱们学校要诞生双校草了?”

    “什么双校草,我们喻大佬才是校草!唯一一根草。”

    “你屁嘞,你敢说他不帅?这个不帅?”

    “哼……我也没说他不帅。”

    就这么一会儿,王小札和司机打了招呼就赶紧拽着林灯一走了。他是不怕那些女生,反正林灯一不会对女生出手,可男生就说不定了。

    女生疯狂这件事是很可怕的,永远不要小看女生的传播力度。林灯一还没进班,全校一半的女生手机里都收到了他的照片。

    林灯一要先去班主任办公室报道,王小札决定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

    “灯啊,千万记得我跟你说的不要惹你们班那个混世魔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真的不好惹,要是惹着你了就忍着点,这里毕竟是宁州,不是你家地盘啊。”

    天气有点闷热,林灯一解开领口衬衫扣子,扯了扯:“我看起来那么像喜欢闹事的?”

    他的领口敞的更开,喉结也更加明显,说话时带出的弧度莫名有股禁欲之感,然而扫来的视线……却是一片冰天雪地。

    “咕咚。”王小札咽了口口水,摇头:“不像。”

    ……才怪。

    林灯一在班主任办公室门口等他。

    高三三班班主任:张铁牛。

    这名字真是,充满闰土气息。

    林灯一松松垮垮靠在办公室门口,侧眸瞟了一眼走出来的铁牛,额发乌黑,唇色偏淡,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人时莫名透着股冷意。

    老张一个哆嗦。

    看成绩单这孩子该是个学霸啊,怎么看样子感觉又来了个二世祖?还是个看起来跟他班里那位一样不好惹的二世祖。

    张铁牛心道可再别往他班里塞一个混世魔王了,有一个都够了,再来一个他还想不想要升学率了。

    铁牛同志被这个新同学给整的有些懵,他还没开口,林灯一先说话了。

    他问道:“张铁牛?”

    铁牛同志一口气噎嗓子了。

    一秒后。

    林灯一:“……老师?”

    妈的……老张内心口吐芬芳:你特么大喘气搞毛啊。我名字是你随随便便能喊的吗!

    张铁牛看他这敞的锁骨都看得见的领口,哼了一声:“林灯一是吧,过来。”

    .

    高三三班所在的逸夫楼被成片的法国梧桐与枫林包裹。

    走廊外是层层叠叠的金黄,九月的初秋染了些微的凉,风吹过的时候,树梢沙沙作响,总是容易落了一地的黄。

    上课铃打响后老张先进去管秩序,林灯一带着白色耳机双手插着兜微微闭着眼听音乐。

    风扫着额发,简简单单的白衬衫与休闲裤,单肩包不好好背挂在手腕落在脚边。

    阳光尚好,闭起的眼皮在阳光下仿佛看见了红色,还有冒着金色的小点。眼旁一颗轻轻浅浅的泪痣,点缀的恰到好处,或许是他皮肤白,连带着那颗小小的痣都淡了些色泽。

    林灯一享受这样的时光,尽管这里他从未踏足过,但莫名的心生了些许喜欢。或许是因这早间八点的风,也或许是这梧桐与枫叶的沙沙声,亦或者是——

    眼皮里面的红变成黑,林灯一敏锐的感觉到有人遮挡了他的阳光。

    他蹙眉,猛地睁开。

    忽然之间,对上一双眼睛。

    近在咫尺,带着试探、研究、好奇、又深邃的一双眼。

    对方唇角习惯性的向上翘,有点吊儿郎当的不羁和随意——即使面对着把自己家砸的稀巴烂的罪魁祸首。

    喻泽年手中还拿着一把蝴蝶..刀,刀在修长指尖甩的飞起,正将笑不笑的盯着林灯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二三拳,近到每呼吸一口,都能清晰所闻。

    喻泽年以逼人的气势压近。

    手中蝴蝶..刀突然停止转动,刀尖抵住林灯一的下巴,他扬眉:“转学生?”

    林灯一好像知道了王小札警告他的混世魔王是谁。但可惜,不管该不该惹,他似乎早就惹了。

    林灯一一根食指推开蝴蝶..刀,黑沉的眼睛望着喻泽年,丢出四个字:

    “关你屁事。”

    手机里是前几天微博艾特他,要他参加这档节目而他拒绝的页面。

    下面的粉丝都在哭,求他参加。

    DD自横空出世以来,直冲Trees顶层主播。

    起初在傅于给他打这个电话之前他是拒绝的,但是看着微博里粉丝的哭泣小表情,他深深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

    这档节目别人都是背靠战队,只有DD一个人是个人身份。

    来来去去,无牵无挂,也不影响UAA,就算最后被骂也由他一个人承担。

    谁也没想到当日的无心之举会为今日埋下不该有的隐患。

    他打算在节目中亮明自己真实性别,所以,节目要好好参加,但那个才艺展示一直困扰着他。

    现在,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喻泽年时,他指尖翻飞的刀是……蝴蝶·刀?

    林灯一下床打开电脑,百度了一下蝴蝶·刀。

    很帅,很酷,外表华丽而隐蔽,刀刃锋利而危险,非常适合在不露脸的情况下展示,毕竟摄像头可以只对着手。

    看了眼电脑右下角,十一点半,那家伙应该还没睡。林灯一抓起外套就出了门,从一单元走到二单元,在十一层停下。

    喻泽年刚洗完澡,上衣都没穿,松松垮垮围了条浴巾拿起手机。

    【可爱的小同桌:开门。】

    眉峰一挑,喻泽年走到门口看了眼猫眼。

    林灯一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出神,冷淡的眉眼蹙紧,灯光落在他的发间,仿佛点上银色的光幕。

    喻泽年开门。

    他单手撑着门框,上身什么也没穿,分明的肌理既性感又带了丝少年的劲瘦。他勾着唇,眼底带笑的一边摇头一边啧啧啧:“大晚上的,跑来觊觎我的肉|体?”

    林灯一:“滚。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在鬼吼鬼叫。”

    喻泽年退开,让了条道:“那哪里是鬼吼鬼叫了,那是爱的呼唤。我说,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身体,那么可爱的小同桌请放心,我没烧了。”

    “你不自恋能死吗?”林灯一冷淡的问。

    “不会,但会生不如死。”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喻泽年问,“这么大晚上的找我什么事?别告诉我又想砸我家。”

    再度踏入他们家,想到自己上次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林灯一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酒我帮你订,水晶也是,我会赔你。”

    喻泽年给他拿了杯水:“没跟你开玩笑,不要你赔,那些东西我真不喜欢,你不砸我也会扔。”喻泽年压根没想让他还,三百多万,卖了这个小同桌他也还不起。

    “你放心,这点钱我喻泽年压根没放在眼里。”他坐在单人沙发里,嚣张的一条腿翘着。

    林灯一对他说:“把衣服穿了,跟我走。”

    喻泽年一怔:“去哪儿?”

    林灯一:“请你……吃烧烤。”

    “?”

    什么?

    .

    喻大佬不知道小同桌哪根神经不对了今晚居然大发慈悲请他出来吃烧烤——虽然他从来没吃过烧烤。

    林灯一惊讶的看着他,皱眉问:“你没吃过烧烤?”

    “……至于么,这么惊讶?”喻泽年一身宽松运动服,拉链一直拉到顶,尖瘦的下巴半个都藏在了领子里,张扬的荧光边将他衬托成了黑夜里一眼就能望到的存在。头发凌乱而蓬松,眼神虽笑却捉摸不透。

    喻总长手一扬,哥俩好似的揽着林灯一的肩:“没吃过烧烤怎么了,我搬出来之前就像囚犯一样,你懂吗?家里管家盯着我像盯犯人,我干什么他都会跟我爹通报,我爹妈管我管的严,控制欲特别强,我不能忤逆他们任何,只要有一点迹象,就把我抓回去。”

    喻泽年看林灯一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笑着拿了串烤五花扔进他手里的篮子:“从来没人请我吃过烧烤,谢了啊,跟你的三百万抵消了,以后别再跟我说要赔我钱什么的了。”

    “那为什么……他们让你搬出来住?”林灯一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喻泽年转着手里三千块一条的钥匙绳,吊儿郎当的笑道:“做了个交易,给了我一年时间,放我一年自由。”

    “等高三一毕业,去留就不随我了。”

    他好奇的一边挑选烧烤材料一边问林灯一那都是什么。林灯一头一次好脾气的给一个人解释菜品。

    “烤苕皮,恩,好吃。”

    “韭菜。”“……你才要壮阳。”

    “鹌鹑蛋。”“你烦不烦,你才吃蛋补蛋。”

    “生蚝……喻泽年你闭嘴。”

    两个人一边吵一边挑的折腾了半天才选好菜坐到露天的桌子旁,老板娘笑呵呵的看着这俩小伙子,一脸慈爱。

    大晚上的来吃烧烤的人多的很,这家生意好,就在他们小区后门。

    林灯一跟老板说:“老板,两瓶啤酒。”

    喻泽年一把按住他的手:“你喝啤酒?”

    林灯一:“不行?”

    不行……可太不行了。

    “你喝可乐。”喻泽年替他决定。

    林灯一敲了敲桌子,面无表情:“我请的。”

    意思是我喝什么要你管?

    “你。”喻泽年都不好说他什么,就你

    那一口倒的酒量还敢喝?想起上次喝醉了的林灯一他就有些心有余悸。

    后来退了一步,喻泽年说:“果啤,就果啤。”

    烧烤上来后林灯一递给他一串烤五花:“尝尝。”

    喻泽年接过,嗅了嗅,咬了一大口。

    烤的焦焦的脆皮入口满是肉香,果啤晶莹透亮参杂了一丝桃子味,隔壁的饭桌围了一大群人,他们笑着划拳,声音说的巨大。林灯一抬手举着杯,也不说话,漂亮的眼睛在夜里透着亮,晚风有了些凉,吹的他的额发随风而荡。

    喻泽年笑着灌了一大口,对他说:“谢了啊小同桌,请我吃这么好吃的东西。”

    一顿烧烤而已,又不是山珍海味。

    林灯一小抿了一口。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