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40章 同桌你好40
    对方乐此不疲, 还在撒娇亲亲抱抱求举高高,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嗲到无可救药。

    “小哥哥小哥哥, 宝宝真的觉得你好腻害啦~可不可以带带我嘛, 我给你糖糖次~”

    “……”

    能先吐为敬吗?

    这局林灯一不想打,听见那声音就够, 于是扭头看着Kai,指了指KO的页面,扬眉, 不说话。

    他身后早就一片哑口无言, 谁能想到林灯一轻轻松松操作着样貌俊美无双却打出一片猥琐气息的波塞冬, 在五分钟内就把别人彻底干掉,要知道在十分钟之前凯乐还被对方耍的团团转,气的要发疯。

    F1没开, 林灯一声音不高,对凯乐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与其有心思针对我,还不如好好训练。”

    凯乐微张着唇, 他的睫毛颤了颤, 许久都无法把视线从页面挪回来。

    五分钟……

    林灯一仅仅用了五分钟……

    而他差不多五个小时都在被对方血虐。

    他一直以来骄傲而自大的信念被迅速击垮, 对林灯一固有的认知也瞬间夭折。

    他曾认为,林灯一不过是关系户, 沾沾自喜于自己才是青训生里最厉害的人。现在,不光网上随便遇到的人他打不过, 连林灯一都是动动小指头就能让他五分钟……不, 甚至于不需要五分钟就能将他斩杀。

    凯乐一声不吭, 周围的人也大气不敢出。

    都知道凯乐骄傲, 性子直,并且暴躁。他娇生惯养惯了,一直都是人群的中心和佼佼者。此时,恐怕唯一的骄傲都被人踩在脚下。

    凯乐什么也没说,他仓皇的走出训练室。

    目送着他离开,周围的人还不舍得走,他们平时对林灯一都没什么好脸色,现在却被他的技术折服,但又拉不下脸面跟他求和,所以,都假装不动声色的站在他身后不走,偷瞟着屏幕。

    林灯一整了整耳机,里面的人妖还在叫嚣,一声比一声恶心。

    “小哥哥小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呀,宝宝真的想跟你打一场嘛,啊,人家想被你按在地上摩擦擦~”

    林灯一:“……”

    “咦,小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你不喜欢嘛,那宝宝来,宝宝按着你摩擦擦好不好,皮鞭,蜡烛,绳子,你选~”

    林灯一:“……………………”

    选你妈。

    在对方嗲声嗲气的来了句:“啊……”的时候,林灯一快刀斩乱麻,一秒钟退出。

    把对方的声音尽数截止在红色“X”中。

    “啊”了一半的喻泽年:“……”

    “操。”

    王炸急忙问:“怎么样怎么样。”

    喻泽年:“他退出了,这么怂?”

    刚进门没多久的卓然在后面冷笑一声:“呵呵,我看,根本是被你恶心走的。”

    喻泽年:“我很恶心吗?我就是学了下我隔壁班的校花,她就这样讲话的啊。”

    卓然:“你们校花倒了八辈子霉了被你学。”

    喻泽年真心疑惑:“她真的就是这样说话的呀!”

    不然他的小同桌怎么会同意跟她一组准备月考!不然怎么会抛下他不管!

    都是校花的锅,都是!

    没人调戏了,喻泽年回到自己训练桌前百无聊赖,他并不是个好好安分认真训练的主,这位啊,天赋挂,真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手速和反应。别看他整天吊儿郎当,他的团队配合极其优秀,所以,每次大型团战时,一直都是喻泽年领导。说来也怪,当初别人问他怎么能统领好一场战局时,喻泽年想了想,轻飘飘的来了句:“不知道,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喽。”

    而且,他的个人风格强烈至极,简单来说就是三个字“不老实”。

    也叫“贱兮兮”,也叫“乱嘲讽”,也叫“不要脸”,也叫“耍无赖”……

    每场比赛非要闹点事,调戏嘲讽什么的都是常态,能把别人气的半死不活还赢了比赛吊儿郎当的离开,留下一片狼藉。

    虽说BYL目前还把年大爷藏着的,但战队内部谁跟他打比赛谁吐血。

    也就DD,久违的让他兴奋。

    可惜最近DD这事闹的,那晚比赛结束后喻泽年还没来得及上网搜,但是战队今天一直都有人在议论DD,喻泽年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他也很意外DD的真实性别。

    但,对他们而言,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DD的天秀操作。

    话说回来,最近……Mirror真是人才辈出,刚刚五分钟把王炸干掉的人,啧,相当拽,居然说叉他就叉他,一点也不可爱。

    还是他的小同桌可爱!

    想到这,无聊又欠扁的喻大佬拿着手机顺手拨了个语音电话过去,此时的林灯一被叫去跟管理层开会,讨论DD后续的事,他看了一眼就把电话掐了。

    喻泽年:“……”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昨晚才同床共枕的小同桌今天也不可爱了!

    睡到他就不理人了,渣!

    .

    傅于最近很忙,战队三位经理来了两位,周鱼和印卓。UAA中,周鱼管内,印卓管外,还有一位常年处理国外事务的钟俊,此时应该和傅于在美国。

    DD这件事,目前网上热度正高,是正需要操作的时候。

    林灯一刚到走廊,就见凯乐从会议室出来。

    两个人碰着面,凯乐一愣。他偏开头,有些不自然,走到林灯一旁边时,也没跟林灯一打招呼,但也没像之前那样嗤笑。

    走廊的光线暗而柔和,林灯一驻足回头,看见凯乐擦拭眼泪的模样,之后,又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昂首向前走去。

    骄傲的少年受到打击,但好在依然坚定。

    无妨,谁人没遇到过几个挫折,若服输了,才是真败了。越挫越勇才是强者,没什么可怕。

    林灯一回过头,眼神中露出一丝肯定。

    “笃笃笃。”他站在会议室门边,里头的周鱼转过身来,他身边的,是一位靠着会议室桌子,有些懒洋洋带着笑意的人。

    这是林灯一第一次见印卓。

    印卓侧头朝他笑了笑:“你好呀,DD小朋友。”

    林灯一:“……”

    他微微蹙眉,他不是小朋友。

    林灯一关门,走进来,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事。

    “DD的事……”他欲言又止,“我会隐瞒好自己和战队的关系,不会让风波染上UAA。”

    印卓笑了,问周鱼:“你怎么没告诉我他这么可爱?”

    他对林灯一说:“DD小友,你很酷呀,看见视频我都被你吸粉了。”他看了眼身边的周小鱼,“幸亏你没听周鱼的胡话,做自己挺好的,说明白没那么多负担,以后也是一身轻。”

    意外,他惹出这么大风波,这位传说中人面桃花黑心怪——的印卓,并没有责怪他。

    印卓说的没错,他确实感到了一身轻,哪怕被人群嘲,他都不再觉得有什么负担,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以后就是靠实力走天下。

    印卓说:“猜猜,我们找你来干什么?”

    林灯一疑惑:“不是DD的事?”

    印卓摇头:“不是哦。”

    林灯一想不出来。

    印卓努了努下巴:“刚刚看见谁出去了?”

    凯乐?

    周鱼坐在桌子上晃着双腿,对林灯一说:“跟你讲个好消息,青训队集体成员都表示对你参加全明星而理解了。我们会给你报名个人挑战赛,你——会作为守擂方参赛。”

    “全明星具有娱乐性质,除团队赛外,个人赛可以玩许多花样,每年博眼球的层出不穷,在服装上也是花样百出。曾经还有人穿日本相扑衣攻擂,雷的不行。取不取花名也随你们意,你有没有想取的花名,或者,直接用DD上?”

    “你如果想在这次全明星赛上以身份DD亮相,我们也不会说什么。”

    然而,林灯一沉默了。

    印卓不缓不急:“或许,你可以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告诉我们也没……”

    “蛇夫。”他垂下眼睫,“就叫蛇夫。”

    .

    从会议室出来后,林灯一再看手机:“……”

    喻泽年是疯了吗?

    微信打不通,直接电话轰炸,林灯一看着那十三个未接来电,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再看微信,果然……

    【孙子】:QwQ嘤嘤嘤,小同桌不理人家了。

    林灯一:………………

    【Light】:喻泽年你发什么神经?给我打这么多电话?

    喻泽年立马一个电话呼过来。

    林灯一接听:“什么事?”

    短暂停顿后……

    喻泽年:“你在干嘛?”

    林灯一:“关你什么事?”

    喻泽年:“……你是不是跟江小玉一起在复习。”

    林灯一:“?”

    这什么问题?

    林灯一:“没有。”

    “哦。”喻泽年顿了顿,道,“我饿了。”

    林灯一:“………”就这?

    就这你给我打了十三个电话?

    喻泽年:“晚上去我家,我来点夜宵,你……”他颇有些不自然的道,“你教我功课呗。”

    好家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喻泽年要学习了?

    林灯一一点儿也不相信他是正儿八经想学习,冷笑两声:“是看着电影复习呢,还是玩着switch复习呢?”

    喻泽年:“咳……是吃着夜宵复习。”

    林灯一:“呵呵。”

    全是废话,不想聊,挂了。

    喻泽年想学习,那猪都会上树了。林灯一继续往训练室走。

    没多久,手机又响了。

    林灯一不耐烦的接听,张口就来:“你他妈有完没完,话不能一次说完吗?”

    对面:“……”

    半晌无声,林灯一奇怪的看了眼来电显示。

    很好,他舅。

    林灯一:“舅?你打电话干什么?”

    童郁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破口大骂:“你丫还不让我打电话了?我打你一次电话你能死吗?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个小兔崽子,昨天一天联系不到你人,今天你班主任电话就打我这来了说你跟什么什么年的双双翘课整整一上午?你给我老实交代清楚,你他妈找谁去了,你是不是去见……去见!”童郁咬牙切齿了半天,林灯一莫名其妙。

    “见什么见,你在说什么呢舅舅?”

    “我……”童郁气的手机都拿不稳,他站在百楼之上,胸前大片春光,丝绸睡衣松松夸夸,而坐在不远处喝着红酒的男人看着他,红酒杯摇晃间,鲜红的酒水衬出他森冷的白。

    童郁插着腰,甩下一句:“明天中午我去接你,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啊?”童郁这电话打的林灯一完全不知所以,而且,舅舅的语气仿佛很生气,他做什么了?

    但是……林灯一问:“你来宁州了?”

    他紧接着又问:“你是来找燕裴的?”

    童郁:“……”

    “是又怎么样,你管我。”

    林灯一:“……”

    “哦。”

    童郁哼了一声:“明天中午,学校门口等我,挂了。”

    “嘟嘟嘟——”之后,手机归于平静。

    这一个两个的……都发什么神经。

    晚上,林灯一是正儿八经来教喻泽年功课的,喻泽年是正儿八经吃夜宵的。

    桌上摆满了各式夜宵,整整一大桌子看的林灯一无语至极。

    “你觉得我们能吃十分之一还是二十分之一?”

    喻泽年:“吃呗,慢慢吃,我好不容易请你吃一次夜宵怎么能委屈了你。”

    是哦,是不委屈。

    中间的火锅,四周的烤鱼,烧烤,小龙虾,凉粉冰粉酸辣粉,麻辣兔头鸭头椒盐鸡爪卤鸭翅炸鸡腿麻辣烫炒饭等等,全都来了个遍。

    林灯一坐在一盘水果前……其实他只想吃这个。

    喻泽年装模作样把投影挂在墙上,上面播放的是课件,然后狗腿无比的给林灯一倒上果汁,坐在他旁边。

    看这模样,林灯一就觉得准没好事,不知道他心里又打了什么算盘。

    喻泽年:“小同桌呀,我问你个事儿,你以后想考什么大学?”

    林灯一说:“MIT吧。”

    喻大佬将文盲潜力发挥到极致:“MIT是什么东西?”

    林灯一:“……是一所大学。”

    “……哦。”

    林灯一:“还有清北。这三所我都喜欢。”

    清北!嚯,这个喻泽年知道。

    他问:“但你考得上吗?”

    林灯一:“……”

    他就搞不懂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成绩不好?他就真长着一副差生的模样?

    感受到林灯一的眼刀,喻泽年话音一转:“我的小同桌最厉害,最牛逼,你说考得上就一定考得上。你看你,你都这么厉害了,张铁牛还给你分了个‘小导师’。你说,你俩在一起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是要不,你考虑考虑,换个搭档?”

    说完,他还将林灯一面前的果汁往他面前推了推:“比如那个什么……换我?”

    喻泽年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有什么小心思。

    林灯一:“你到底要干嘛?有事说事,别玩虚的,为什么要跟我搭档?”

    “……”

    为什么?

    不知道啊。

    就非要有理由?没理由不行?

    那看那个校花天天对你笑不爽行不行?看你俩恩恩爱爱把我丢一边不乐意行不行?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