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41章 同桌你好41
    事实证明, 不行。

    第二天林灯一课间还是被江小玉找了过去。

    大课间休息有二十分钟,他和江小玉没做操,两个人往四下无人的地方走。

    喻泽年原本懒懒散散的拖着步伐往操场那边晃, 眼尾一扫看见小同桌跟一位女生并肩而行,他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跟了上去。

    人群大流都往操场走, 只有他们俩逆着人群而行。

    从后面看,男生身高修长, 女生娇俏可爱, 一路走来吸引许多视线。

    喻泽年嚼着口香糖, 无语的将卫衣帽往上一扣, 露出半截下巴,嗤笑一声就跟了上去。

    不学好,翘早操!

    女生一路蹦蹦跳跳,模样清纯而俏丽,穿着百褶小短裙, 双手背在身后时不时的偏头跟林灯一说些什么。长发在背后柔顺而亮,双腿又直又长。

    江小玉霸榜校花这么多年不是开玩笑的, 的确有吸引人的资本。

    就是……她怎么走着走着就挨得那么近了?

    衣衫碰着衣衫, 手指偶尔擦过林灯一的裤腿, 若有似无的距离从后面看仿佛是一幅青春懵懂的纯洁画卷。

    年大爷吊儿郎当的一手插兜, 忽然看的眉头一蹙。

    搞什么,这么近, 要吃我家小同桌豆腐啊?

    喻泽年二话不说冲上前,带着玩闹又挤牙膏似的挤进林灯一和江小玉中间。

    他们俩正聊着解题思路呢, 林灯一被中间某灯泡撞的往旁边一歪, 又被喻大佬眼疾手快的拎了回来。

    不过, 江小玉就没人管了, 她“哎哟”一声。

    “喻泽年你搞什么。”莫名其妙,林灯一问。

    “……我?散步啊。干嘛,路只准你俩走不准我走?”喻泽年假笑呵呵两声,转身把林灯一挡的严严实实,面对江小玉,发现她脸色有些不对头,道,“你没事吧?”

    他刚刚冲撞力有点大,一不小心把她撞到。

    江小玉单脚站着,有些可怜兮兮,她还没说话林灯一就把喻泽年推到一边:“你让让。”

    他走到江小玉面前问:“脚扭了?”

    江小玉点点头,小声说:“疼。”

    林灯一没好气的回头看着喻泽年:“你干的好事。”

    喻泽年并非故意,自知理亏,被林灯一责怪也不敢吭声。

    林灯一将手里的校服熟练的扔给喻泽年:“拿着。”

    他扶着江小玉问:“能走吗?”

    江小玉小鹿似的眼睛含了几分委屈和泪水,摇摇头道:“好像不能,一挨地就疼。”

    常言道,美女落泪,见者崩溃。

    江小玉含羞带怯又泪眼迷离的模样说不招人疼那怕是那人眼瞎,喻泽年半边卫衣帽都挡着脸,视线从卫衣帽下沿出来,默默瞧着这两位。

    “我背你去医务室。”林灯一说来就蹲下,江小玉看着面前人,一怔,抿了抿唇,羞赧的笑意浮上面颊,小声道:“谢谢……麻烦你了。”

    眼看她微弯膝,双手从林灯一头侧擦过,前胸就要贴上林灯一的后背,忽然一双手从旁伸出,抓住她纤细的手腕。

    少年有力的手掌牢牢捉着她,江小玉茫然一抬头,便瞧见长眉微挑的喻泽年。

    “抱歉,无心撞到你,我闯的祸我来负责。”

    他深邃的双眼罩在卫衣帽之下,微敛的眼眸满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他的手劲太大,抓的江小玉有些疼。

    她挣脱了几下,没挣脱出来。

    林灯一蹙眉回头,想问怎么还不上来,结果眼前忽然一阵黑。他刚扔给喻泽年的校服此时大开,从他眉间过,罩着江小玉的臀绕了一圈盖的严严实实,紧接着就瞧见喻大佬一步跨到她面前,弯腰抬手一气呵成,在江小玉的惊恐中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如风的朝医务室走去。

    “我家小同桌手无缚鸡之力,这种小事我来就行。刚才是我不小心,我跟你道歉。”

    喻泽年步伐很大,且快,江小玉被他这么一抱,都懵住。随后耳朵通红,点点头,小声道:“没关系。我……我还好。”

    期间,她时不时探头从他胳膊缝隙处向后望,又抬头看着喻泽年。

    这两个人……怎么都这么好看。

    喻泽年的这快速的一番操作把林灯一都惊在当场。

    他还保持着蹲着的姿势,就见喻泽年抱着别人走远了。

    林灯一追了上来走在喻泽年另一侧恶狠狠的瞪着他,小声道:“你发什么疯,怎么抱着人就走。”

    喻泽年脚步不停,越走越快,皮笑肉不笑:“干嘛,你吃醋?”

    林灯一:“……”

    “我撞到人,她脚扭到,我不能真要你帮我善后吧。”喻泽年一边说,一边看林灯一的脸色,他发现林灯一总是往他这边望,笑道:“我的小同桌,我抱她你不会吃醋吧?”

    林灯一正在注意江小玉腰上的校服,怕她走光,猛不丁的被这么一问差点没缓过神。

    “你说什么呢!”

    谁吃醋了。

    “哈。”喻泽年笑着,将卫衣帽往上提了提,露出额头,他低头凑近林灯一道,“放心,哥哥下次也抱你。”

    林灯一五指山盖上喻泽年的脸,毫不客气的将他一推老远,冷笑两声:“滚。”

    喻泽年的笑声从另一边传来。

    “不要?那我背你啊……”

    .

    江小玉交给医生后,喻泽年问了医生一些情况,还没说几句就被林灯一揪出去了。

    “哎哎哎,等等等等,我的项链,贵着呢!”

    林灯一把喻泽年扔到墙边:“你到底要干什么?跟着我们鬼头鬼脑。”

    喻泽年站直身体理了理领口,对他笑道:“我能干什么啊,我得求着我同桌带我装逼带我飞啊,我想好好学习奈何同桌不教,我能怎么办,只能当个跟屁虫呗。”

    “张铁牛给你安排的搭档是年级前一百,教你足够了。”

    “那不行。”年大爷靠着墙,双手插着兜,少年人的背微拱起了一个弧度,有些懒散也有些拽意,他道,“他有我小同桌可爱吗?没有。有我小同桌帅吗?没有。碍我眼,影响我心情,妨碍我学习,我不要。”

    林灯一:“……”

    “你能不能别闹。”

    喻泽年:“我闹什么了?小学生找老师补课还得找看的顺眼的呢,跟你一起学习能最大化激发我的潜能,不行吗?”

    林灯一被他这番强词夺理弄的无话可说。

    行,你牛逼。

    论扯淡,没人比喻泽年更能扯。

    喻泽年靠着墙,身边是窗,窗后是隐隐约约传出江小玉的嗲声嗲气。林灯一本是跟江小玉趁着大课间去学校后门买复习资料的,谁成想能碰到这事。

    他说:“我去看看她。”

    “等等。”喻泽年一把抓住他,“你把我弄出来现在又想自己进去了?”

    林灯一:“她脚崴了。”

    喻泽年:“有医生啊。”

    林灯一:“你弄的!”

    喻泽年:“我……”

    对,没错,就是他弄的。

    喻泽年摸摸鼻子,愧疚道:“我回头给她买二十斤猪蹄。”

    林灯一:“……”

    他转头就走,理都不想理。

    “喂,我还没让你进去呢,我有话跟你说。”喻泽年说话同时,手一使劲,一下将林灯一拉了回来。

    这么一动作,卫衣帽顺着头发重新盖了下来,只留他轮廓分明的下巴,因为紧绷的下颚线,而显出一股谁都无法忤逆的强势。

    喻泽年顺手将林灯一抵在墙面,按着他,微勾起唇角:“你怎么这么不老实啊,非要我动粗。”

    林灯一背被砸在墙面,膈的他嘶了一声:“你有毛病啊。”

    “我好不容易想求个学,你老是想跑,我就这么可怕吗?”

    你起止是可怕啊,林灯一都没好意思说,你门门不及格,除了数学好点,英语就考个几分,回回ABCD总能错过正确答案,倒数第一你当仁不让,怎么教?这样的学生怎么教?

    喻泽年离他很近,林灯一侧了侧头:“让开。”

    “不。”喻泽年敛眸瞧他,唇微扬,“除非你答应我。”

    林灯一又转了个边,不看他。

    喻泽年得寸进尺,低头,在他耳边带着撒娇似的小声央求一句,“好不好嘛,林老师。”

    温热气息扫过耳廓,“林老师”三个字仿佛有魔性一般,重重敲击在林灯一心口。

    而他怔愣间竟然忘了拒绝。

    喻泽年朝他一笑,十分熟练的勾住他的小指又按了个章:“你没拒绝,那就,成交?”

    .

    云立高中中午放学时,每每都要上演一番群龙抢食。一下课,男生们首当其冲往食堂奔去,一个个都像饿了百八十年的猴子似的,撒了欢的往食堂冲。

    身边人群流动,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间,靠近大门的梧桐树下站着一位男生。

    他似乎在等人,冷白的肤色在阳光下恍若透明,黑发垂落,显得更加清冷,低头垂眸时,总是于无形之间吸引人的视线。

    女生们放学就喜欢三三两两挽着手走,经过云立高中大门口时都会装作不经意的偷瞄一眼林灯一,然后围在一起笑的贼兮兮。

    然而,这天中午的云立高中,却是炸街般夺目。

    一辆改装后的大G升高了悬挂,酷帅无比的停在云立高中大门口正中央,将往来学生行走的路挡的严严实实。

    “我的妈呀,这车真特么帅。”男生爱车天经地义,看见好车就忍不住想要摸一摸。

    大G不算最贵,但绝对在帅字博得一席之位,不知多少人爱它的霸气,更别提高中的小男生。但是,对女生而言,吸睛的就不是车,而是从车上下来的人了。

    童郁一身浅灰色风衣,蹬了一双马丁靴,黑色墨镜遮住那张透着股阴柔美感的脸庞,抱着双臂靠着车门。

    他按了几声喇叭,朝大门里梧桐树下站着的男生挥了挥手。

    林灯一抬头,就看见他那个骚包的舅舅笑的跟朵花儿似的,丝毫不隐藏自己的魅力。

    果不其然,帅哥一笑,美女尖叫。

    当下就有人兴奋的跺起小碎步:“好帅好帅好帅啊啊啊啊。”

    然后,她们就见着自己学校双校草之一的林灯一走了过去。

    诸位:?

    不要告诉我这俩是一家子。

    不好意思,真是一家子。

    “我的小灯灯。”童郁一见到林灯一就夸张的张开怀抱,林灯一一弯腰,躲过。

    “你能不能别叫那么肉麻,我说了多少次,我不小了。”

    “大,大,大灯灯行吗?”童郁没好气的拍拍车门,“上去,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林灯一都不用开副驾驶门,就知道副驾绝对坐着一位大人物。

    他这舅舅自打去年考完驾照后就霸占了驾驶座,而他一旦来成州,副驾驶绝对坐着燕裴。

    几乎每次,林灯一都能在童郁的身边看见燕裴的身影。

    他有些不明白,燕大总裁那么忙的一个人,怎么还有时间来陪他舅接学生?

    林灯一去了后座,问:“你急着找我干什么,电话里吼成那样。”

    童郁按下黑超,从反光镜里看着他,那双桃花眼一如既往的一笑就放电。

    他说:“你这小崽子,你舅舅我就不能吼你了?”

    林灯一无聊的玩手机,头都不抬:“随你。”

    “我告诉你,你可是犯大错误了,待会儿给我老实交代清楚!”童郁一说完,踩着油门就冲了出去。

    林灯一面无表情的在后排扣上安全带。

    他这个舅舅,去年驾照一拿,就发了疯的买车,地下车库都能开豪车展了。但是,林灯一现在对坐车心有余悸——全拜喻泽年车技所赐。

    “那个……”林灯一默默在后面说,“慢点。”

    童郁把车开到一片海边别墅区。

    每一座别墅都可以用——壕这个字来形容。

    占地面积之大,设施之全,景色之美,有人甚至在自家后院开辟了马场,养起了动物。

    光在整个小区里开车都开了好久。

    还没到目的地,林灯一就知道他这个舅舅又干了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一下车,童郁靠着车头,秀气的下巴一抬:“欣赏一下?”

    林灯一仰头望着眼前这一座占地面积望不到头的巨大物,默默叹息。不知道他这个舅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掉一言不合就买房买车的毛病。

    “你这是什么表情呀,灯灯。我可跟你说,这个小区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住在这里的都是全宁州最有钱的人。”童郁走到燕裴身边,笑着拿墨镜点了点他的前胸,“这次得靠你燕叔叔。”

    燕裴的冷漠林灯一习以为常,他问:“昨天打电话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不说还好,一说,童郁的脸色说变就变。

    “你个小兔崽子,我想起来了,你给我进来!”

    .

    “你说什么?”

    林灯一三观尽裂,不可思议的看着童郁,仿佛刚刚耳边刮过了一阵龙卷风。

    童郁一躺上沙发就没了坐样,两条长腿懒懒搭着,哼了一声道:“别给我装傻,实话告诉你,那天晚上我都听到了,听的一清二楚,可把我给气的,脸上都差点多了几条纹。”

    林灯一还有些晕乎:“你调查我?!”

    “我那不叫调查,叫关心。”童郁有些底气不足。

    “我家崽崽是你?”林灯一冷声问。

    童郁:“……”

    “不要扯话题,你给我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呵。”林灯一冷笑一声,“你说呢,你不是都听到了吗,对,我就是跟‘叫我爸爸’睡了,我就是一夜榨了他八次,就是让他没下的来床,满意了?”

    “所以呢,你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三个月前你们在成州,一星期没出房门的事?”林灯一指着燕裴说。

    童郁:“……”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