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校草同桌掉马后竟然是…[电竞] > 第50章 同桌你好50
    全明星赛当天, 整座场馆外集齐了各类奇奇怪怪的“物种”,总能瞧见穿的奇形怪状的人,其中最多的莫过于装扮成游戏中的角色。

    昨天团战赛打的大家热血亢奋,激动之余今天全是带着放松的心情来的。全明星嘛, 娱乐性为主的赛事, 要那么正经干什么?不要!

    多的是上头不正经下头也不正经的参赛选手。

    比赛选手入场和普通观众入场不在一个门, 比赛选手需要登记个人信息, 当然,若是些老牌的选手那是刷脸都可以,只要你够牛逼, 所有人都认得你。

    林灯一独身一人, 穿了一身黑衣,背了个包,没带帽子也没带口罩, 英俊的一张脸使得安检的小姐姐们多看了他好几眼, 都在猜测是谁。

    安检人员给他随身检查,检查完毕之后请他向后走进行登记。

    不远处有张桌子, 桌子上的人翘着二郎腿喝着茶,见一张脸生的帅哥走过来,手里的茶也不喝了,端着杯子上下瞧他。

    心里嘀咕, 这人怎么一个人来的, 助理呢?战队经理呢?领队呢?

    “你,哪家战队的?”长的跟个保安似的人斜着眼睛瞧林灯一。

    林灯一:“UAA,签到。”他冷冷瞅着“保安”, 并没什么心思闲聊。

    “切。”保安灌了一大口茶, 小声啐道, “无名小卒拽什么拽。”他从桌上拿起签到本,签到本按照战队划分好,他问,“叫什么啊。”

    “林灯一。”

    “林灯一……”保安重复了一遍,随手一撒,“没你,出门左拐从买票口进。”

    林灯一蹙眉,他问:“什么?”

    “耳朵聋了是不是,我说签到页上没你,你以为我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是吧,不知道多少人想从我眼皮子底下混进去进后台,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赶紧出去出去。”

    “我确实是来参加比赛的。”林灯一有些懵,怎么会没他。

    “我知道知道,但这边是守擂方走的通道,进来的都是牌面都是专业战队的职业选手,你一游客凑什么热闹,别装。”

    “你让我看看。”林灯一脸色很难看,他朝保安伸出手。

    “你还不信?”保安冷笑一声把茶杯撂桌上,本子往他手里一甩,“UAA的签到簿,参赛选手名单,自己看,哪儿有你。”

    UAA签到簿里是昨天和今天的选手签到,除两页纸是正经名单外其余全是海报页,林灯一拿着签到簿瞬间感觉从头顶凉到脚底,无论翻多少遍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真的没他。

    这不对,这哪里出了问题。

    他对保安说:“帮我找一下负责人。”

    保安茶杯放在嘴边,闻言笑的直抽抽,从他手里抢过签到簿:“负责人没有,我最后跟你好好说一次,出门左拐,从游客通道进。”

    “我是参赛选手。”林灯一脸色极冷。

    “知道啊。”保安半笑半不笑的瞅着他,“今天的全明星不就是给观众参赛的么。”

    “我是参赛的职业选手。”他的声音更沉,捏紧的拳头泄露出他此时的心情,“签到簿上没有我的名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请你帮我联系下你的负责人,我需要直接跟他们沟通。”

    保安的脸色一下冷下来:“你够了啊,三番两次给脸了是不是,非要我们找人动手?实话告诉你你进来我就觉得你不是什么正经人,赶紧给我出去,别再这待着,一会儿还有人来呢。”

    林灯一和保安这边的争执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安检的几个人回头往这边望。

    林灯一不想跟人闹起来,但事情必须要解决,他一会儿还要参赛。

    刚巧,此时有位挂着工作牌的人从门外进,被林灯一一把拉住。

    是位扎着双马尾的女生,年纪看上去不大,估计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她一抬头,瞧见林灯一那张脸懵了好半天,连手都忘记抽回。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她的脸逐渐红透,胳膊动了动:“请问,有什么事吗?”

    “抱歉拦住你,是这样的,我是UAA参赛选手,但是现在签到簿上没有我的名字,你能帮我问一下相关负责人是怎么回事吗?”

    “啊?”双马尾走到签到簿前,疑惑的说,“不可能啊,这名单是我亲手打的啊。”

    一听这话,林灯一双眼一亮:“你能帮我再确认一次吗,谢谢。”林灯一跟她说了下自己的信息。

    双马尾小姐姐都不敢怎么看他,忙点头:“好的好的,你别着急,我给你确认了马上出来。”

    她往里头跑了进去,林灯一在一边沉默,保安嗤笑着摇头又坐回了自己位置,端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嗦着。

    这几分钟可谓是让人心急如焚,没一会儿,女孩儿跑了出来,气喘吁吁。

    “林灯一同学,我再三确认了,确实没有你的名字,你们战队真的帮你报名了吗?你要不然打电话问一下?因为比赛快开始了我怕我们一会儿会特别忙。”

    小姑娘认真解释,保安看骗子似的看林灯一,扭头对双马尾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啊,就是看见帅哥走不动道,容易被骗,我都说了我遇到好多好多次冒充选手进后台的,这个一看就是个骗子,你还帮他查信息。”

    林灯一一分钟都不想跟这个保安啰嗦,他掏出手机给当时负责这件事的助理杨乐乐打电话。

    “喂。”

    杨乐乐:“喂?林灯一?你怎么这个点给我电话,不是应该入场了吗?”

    林灯一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

    杨乐乐一怔:“怎么可能?我漏了谁也不能漏了你啊。你别着急啊,我看看。”

    半晌后,杨乐乐道:“怎么回事,我明明把你信息报上去的,怎么会没有你?”

    林灯一皱眉:“你确定报上了我?”

    杨乐乐:“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第一个就把你报上去了,最显眼的就是你的名字。”

    林灯一沉默:“我知道了。”

    杨乐乐脑袋都快冒烟了,这属于她的工作失误啊,战队经理和老板多看重林灯一大家都知道,这最重要的人没报上名是个什么概念?杨乐乐哇的一声就急哭了。

    林灯一:“……”

    他并不会安慰女生,这种事没做过,于是说了一句:“没事,别哭了,挂了。”然后电话就“嘟嘟嘟……”,没了。

    他回头看着保安,保安一脸写着“骗子,怎么着,在爷的面前还想进这道门?”,神气又得意的望着。

    双马尾被叫进去继续工作,安检人员时不时的依旧偷瞄。

    林灯一看了眼后头冗长的通道,扭头就走。

    参赛选手通道没什么人,但游客通道可谓是挤挤挨挨。

    林灯一身上没票,他站在一边望着不断进场的观众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留一张。

    捏了捏手里的手机,他在考虑要不要给喻泽年打电话。

    不论怎样,先进场再说。

    不然,若是在外面一直站着,别说参加比赛了,就连看都没资格看。

    那么问题来了——

    打,还是不打

    林灯一今天穿的外套很宽松,黑色外衣拉链从下拉到上,尖下巴被藏了起来,一发呆他就没由来的想咬拉链。

    若是打了这个电话,闭着眼睛都能想得出喻泽年要怎么样嘲笑他。

    “我亲爱的小同桌,哈哈哈哈哈,你不是不要票,怎么样,小爷我的票还是香吧。来来,夸我,把小爷我夸高兴了,爷给你十张!”

    一个激灵,林灯一甩了甩头,妄图甩掉脑子里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时,忽然有人在喊他。

    “喂——林灯,林同学……”

    林灯一转头,是刚刚的双马尾女生,女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问他道:“你怎么在这里,你有票吗?”

    林灯一摇头:“没有。”

    “那,你如果真的很想看比赛的话,我带你进去,不过你可能就要站着了,今天是肯定没位子的,一会儿你跟着我,说你是我的实习生。”

    林灯一:“……哦,谢谢。”

    “别露馅了啊。”双马尾朝他做了个鬼脸。

    双马尾走上前,把工作证给他们看,果然林灯一被拦着问,还要看工作证,双马尾连忙道:“他是我的实习生,刚刚让他出来拿东西,走快了证件没带。”

    安保将信将疑,一旁两队观众还遥遥无期,也没心思管他,摆了摆手就让进。

    双马尾抓着林灯一的手腕朝他眨眨眼,甜滋滋的对安保道谢。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不能放他进去,他是骗子!”

    齐刷刷一下,不仅是安保和工作人员,还有两队观众,但凡听到声音的,通通朝来人望去,然后在找谁是那个骗子。

    双马尾和林灯一一看。

    糟了,怎么是刚刚那个保安。

    保安就连跑都没忘带着他手里那个茶水杯,指着林灯一道:“赶紧把他轰出去,刚刚他就装成职业选手从我那边要溜进去,被我抓了个现行,我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老实走,没票还在这待着干什么,赶紧滚!”

    检票处的一众安保听说林灯一是个骗子,当场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一伙人连推带搡的将人从里头推了出来。

    双马尾吓的脸色都变了:“你们好好说话别推人啊。”

    然而安保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林灯一站在中间模样冷冰冰,他虽高但瘦,总让人觉得会被人欺负了似的。

    旁边两队还在排队检票的游客登时都被吓了一跳,就见着一群人推着人气势汹汹的出来。

    “别碰我。”这一早上遇到的事早已把林灯一的情绪压到一个点。

    他最烦别人碰他,不论是谁。

    人一多,底气一足,那端茶杯的安保就更神气。他站在人群中间,指着外面:“滚不滚,不滚我们就动手了啊,年纪轻轻还逃票。”

    “我告诉过你,我是来打比赛的。”林灯一强压着火气说道。

    “哟。”安保笑道,“签到簿给你看了吧,没你是吧,工作人员也帮你复查了,没你是吧,你的战队呢?你怎么不跟战队一起来?怕被识破?行了,别废话,赶紧走赶紧走,还真给你脸了。”

    安保都豪横惯了,一言不合就喜欢上手推人,一上手就要挨着林灯一。

    林灯一脾气本身就不怎么好,人多的地方这么一闹,脸面也丢了个干净,那火气藏也藏不住,噌的一下冒了出来。

    在保安手就要碰着他的时候,一个拉掌肘击朝着人背后就去,砰的一声把那人砸到地上。

    沉着脸,他冷声:“我说过,别碰我。”

    哪有自家人被打不还手的道理,那群人一哄而上,登时场面闹的就有些难看。

    吵哄声一下大了起来,刚从大巴车上下来的一群人站在车门口,最后踢踏着步子从车上懒洋洋下来的那个少年单肩背着包,打了个哈欠,特地抓了个骚包的发型,头上戴了圈发带,手腕也有圈护腕。高帮篮球鞋与那身宽松时尚的打扮一瞬间就让他成了人群焦点。

    王炸拐了拐喻泽年:“哥,那边好像有人打架。”

    喻泽年正打着哈欠呢,眼里水光还在泛滥,“哦”了一声:“打架就打架呗。”他无所谓的撑了个懒腰,一抬手,眼神一扫,就扫到打架人群的中央。

    喻泽年:“……”他的动作顿时定格,眼睛倏然睁大,腰间的人鱼线若隐若现。

    然后王炸就听到耳边一声“操!”,紧接着一道鬼影从眼前一闪而过,风“呼”的一下就吹了过去,随后,身边人……人,人呢?

    林灯一嘴角受了点伤,他被一群大汉围住,七七八八把人撂了一地。

    现场乱成一团,喻泽年把人到处扒拉,往里头冲。

    就当别人背后一拳朝着林灯一后脑而去时,喻泽年单手抓着包,猛地扔了过去,然后电光火石间一把窜到林灯一身后,伸手抱住他,同时抬脚,一脚踹了出去,把人踹到地上起不来。

    林灯一被人突然抱住,他本能的反身就要袭击,然后就听耳边传来一声怒吼:“谁他妈敢动我同桌!——”

    他的动作就这么生生止住,全身僵硬的肌肉缓缓松弛,他一瞬间回头,看见挡在他身后的喻泽年。

    喻泽年低头间,刚好瞧见林灯一嘴角的伤口,他心疼坏了。

    “你受伤了?”他怒从心起,转身指着那群围攻的人,“谁打的?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

    “这个人逃票,你多管闲事什么啊。”端茶的安保茶杯早就碎了一地,“我要报警,报警!”

    “逃票?”喻泽年一怔,回头看了眼林灯一,林灯一没说话,喻泽年又转回头。

    “说我朋友逃票?逃你妈的票。”他从地上把背包捡起,在里面掏出一沓票,齐齐甩在保安身上。

    霎时,票如雪花般洒开,慢慢悠悠朝地上而落。

    旁边人看这重金难求的票,惊呆了。

    这洒的哪里是票,是他妈钱啊!

    喻泽年一把抓过林灯一,将人带入怀里,护着他,冷笑着对这群保安质问:“怎么着,票够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