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在全明星上使用克洛诺斯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的事情。

    敢用,就说明对自身实力无比自信,因为联盟内几乎默认克洛诺斯是林与风的代名词,没有信心或是没有实力的都请闪一边儿,用这个角色必须承担他给予的压力。

    整整十年,没有人敢用过克洛诺斯,今日克洛诺斯重现全明星,如今高科技又将他投影的栩栩如生,仿若真实活了一般显现在半空,让所有观众都被深深震撼。

    似乎物是人非,云过境迁,又似乎经久不衰。

    这样冲突与矛盾的感受让他们内心翻腾的无法言喻。因为透过克洛诺斯看到的,是他们曾经的青春与辉煌,是全部的回忆。

    直到今天,林与风的粉丝们都还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谣传最广的莫过于他去了国外,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娶妻生子,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不知道这个传言是从哪天传开的,但林与风的粉丝都和他一样温柔,愿意相信,并且给予他最真诚的祝福。

    然而每一年林与风退役的纪念日,他的粉丝还是不由自主的去往uaa的门口,摆上许许多多的纪念品与手写信。没有任何一位电竞职业选手在退役后还能有如此高的人气,林与风是例外,更是独一无二。

    试问,当消失十年的角色重新出现在全明星赛场,这对粉丝的冲击力有多么大。

    而多少人又是被他曾经的一杀七彻底拉入r的坑,从此再没爬出来。

    从没有人发现r能被一个少年玩出那么多花样,一个角色能够那么鲜活,仿佛活了一般无人可挡。

    而今再见,所有的情绪都被激发出,他们不要命似的嘶吼,尖叫,呐喊。

    “d”的名字久久在场馆飘荡,整齐划一。

    林灯一坐在那,他面色淡如水,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然而,他的心,早就快从胸口蹦出来似的,一直在狂跳,在疯狂的跃动。

    深呼一口气,他紧紧闭上眼睛。

    即使现场一时根本无法管控,主持人依旧要上台控场。

    但观众几乎疯狂,根本没人听他说话,还有人想直接冲上台去开门,想看里头坐的到底是谁,是不是林与风!所幸都被拦住。

    离舞台最近的那些人大声喊着“林与风”,喊着“d”,林灯一一直闭着眼睛,他不敢睁开。

    因为怕睁开,泪水就会控制不住的从眼眶中滚出去。

    他欣慰,又难过。

    但是哥哥,你看,还有这么多人喜欢你,爱你,想你。

    你听到了吗。

    响彻夜空的,是你的名字。

    是d。

    是林与风。

    第一场,虽然大家看见克洛诺斯很开心,很激动,但沉淀下来之后纷纷将疑问提上心头:

    第一,是谁?谁敢玩克洛诺斯。

    第二:他配吗?

    也就是说,他有能力,在全明星赛场用这个角色厮杀吗?

    虽然心有疑问,但林与风过去的粉丝还是咽下所有疑问,耐心等待。

    他们期待能有第二人,重登往日巅峰。

    不过,虽然大多数人比较有耐心,但依然有说话难听的人在下面叫嚣,要林灯一滚下去。

    林灯一冷静的在里面操作,准备开始比赛。

    无所谓,不论耳边的声音是好是坏,他都不会在意。他要做的,是拿实力碾压,是证明自己。

    主持人一声令下,场馆集体暗灯,主舞台的投影顿时横向扩大,一副完完整整的场景图投射而出,游戏——即将开始。

    馆内安静到极致,纷纷大气不敢出,而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克洛诺斯身上,直到——他起手时,转了转身侧巨大的镰刀。

    几乎同时,有无数观众无法自控的站了起来,又怕打扰到别人赶紧坐下,捏紧拳头眼睛眨也不敢眨。

    而当身边有人问:“你怎么站起来了呀?”的时候,那些老粉都会难以自控的哑了声,说:“起手式,和d……一模一样。”

    因为当年的d,也习惯性的转一转手中镰刀,也习惯性的盯着猎物。然后在猎物朝他奔来的同时,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审视对方。

    看似懒散又惬意,却在最紧要关头——如同猎豹一般猛烈爆发,急冲而去,快到眼花缭乱。

    克洛诺斯有切换空间之能,速度之快,攻击力之强让人闻风丧胆,但这个角色极其不好控制,玩他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封神,要么跪地。

    其实,游戏开始前,有无数老粉都不报什么期望,因为在他们心里,不会再有第二个林与风。

    但是当眼前的克洛诺斯比冥界之王哈迪斯还要鬼魅时,他们惊呆了。

    那个黑发傍身的男人,速度比哈迪斯还要快,哈迪斯操纵战马,手里的两股叉召唤鬼魂包圆,却被克洛诺斯一个闪身,眨眼便到了数米外。

    林灯一打游戏不喜欢用语音,更不喜欢说话。

    这场游戏诡异的只有画面与音效声,林灯一不说话,对方几句说完之后也觉无趣,只专心游戏去了。

    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日的克洛诺斯好像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平庸。

    甚至……

    甚至……

    许多人从后台走到台前,职业选手也好,战队经理也好,或是教练们,都闻讯戴好口罩帽子走过来偷偷看。

    包括周鱼。

    周鱼当然知道操纵克洛诺斯的是谁,然而今天是他第一次在如此大的舞台上看林灯一比赛。

    他之前给林灯一的要求是:享受比赛,不惧输赢。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林灯一有这么厉害。

    周鱼沉默,他身边的人也一起沉默。

    谁都不如uaa的老将有发言权,谁都不如。

    刚巧李昂开跟周鱼在谈事,听到有人议论林与风就赶紧进来看,周鱼和李昂开对视一眼,李昂开低头捏了捏鼻梁,摇头笑了笑,再抬眼时眼里有一瞬划过的泪光。

    “你怎么哭了?”周鱼问。

    “激动的。”李昂开耸了耸肩,“看见林灯一那小子这么争气,我开心。”

    周鱼递过去一根棒棒糖:“这只是他的开始,未来路还长,要是每次你都哭,那得哭多少次。”

    李昂开无语又好笑的从他手里抽过棒棒糖,撕开包装纸含在嘴里。

    望着巨大的投影沉默。

    如果林与风还在,看见后辈能有这样的成就和实力,他该比任何人都高兴吧。

    李昂开这批uaa老将,从不主动提起那个爱笑的少年。

    记忆永远定格在那个午后,阳光暖而浓。

    白色干净的病房里,少年气若游丝。

    他骨节修长,皮肤白的过于病态,那时已经瘦的有些脱了型,却还是喜欢笑,笑起来也有颗尖尖的小虎牙。看见uaa这群老将来看自己别提有多高兴。

    鼻子插着氧气管,话都无法说的清,还要坐起来陪他们。

    那时傅于和易厘他们都在,一群人围着病床坐了一圈,一个个眼眶通红。然而那个少年却是“扑哧”一笑,说:“你们的眼睛都成桃子了,又红又肿。我没关系,别哭嘛。”

    这话一出来,当先止不住的就是易厘。

    别看平时傲娇少爷模样,其实内心柔软又脆弱,咬着嘴都咬出血印了也不吭声,眼泪在眼眶里直转悠,拼命睁着眼睛就是不让它流下。

    林与风瞧见了,笑着一点他脑袋。

    这一个动作,轻轻松松点下了大滴泪珠,易厘呜哇一声就哭了出来,抱着林与风就不撒手。

    “好了好了。”林与风拍着他的背,“小梨子乖,别哭。我没事。”

    可是,怎么会没事。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在强撑,脸上的笑容美丽而脆弱。那一刻,大家仿佛真正懂了什么叫做一碰就碎,一碎就随风而逝,再不归途。

    那样爱笑的少年,那样强大的少年,那样让所有人都喜欢,都痴迷,都炙热的少年。

    用他最美好的笑容回报这个世界,然后在同样美好的午后消逝。

    就如他名字一般,与风散去。

    散在天地间,散在每一寸。

    李昂开的记忆中,还有一位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孩,小孩跪在林与风的墓碑旁哭的险些断了气。

    墓碑上的少年依然笑的如同微风一般,让人暖,又让人疼爱。

    直至今日,林与风的死讯都没有公布,总有各种各样的报道他去了国外生活,他的粉丝对此也深信不疑。

    或许只有他们知道,这是林与风为喜爱他的人,能给予的最后一点温柔。

    不让他们伤心,不让他们难过,不让他们知道自己死去。

    就让他们以为,自己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

    李昂开越想,眼泪越多,周鱼在一边看呆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他,问:“昂开哥哥,你没事吧?”

    李昂开:“没事。”他摇头。

    挺好,没什么,就是触景生情想到一个人而已。

    比赛台上的少年与当年的林与风一模一样,他相信,未来可期,不用多久,他一定会成为下一个传奇。

    byl休息室内,大家也都听到了消息,说今天攻擂的人用的是当年风神的克洛诺斯。

    这个消息直接炸了锅,在一边无聊到听音乐的喻泽年被王炸拖了就要往外跑。

    “你干什么?”喻泽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金色耳机挂在他脖子上他一脸莫名。

    “哥!!你还听个啥音乐啊,我带你去看好戏。”往后台外奔去的远不止王炸,喻泽年看身边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的人有些懵,“发生什么了?”

    “哥我可告诉你,你今天没准会碰上一个超级无敌厉害的选手,听说那个人不止用了克洛诺斯,你知道克洛诺斯吧?”

    “你特么能别问废话吗?玩r的谁不知道啊?”

    “害,我就问问嘛,就是那个人用了这个角色,然后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他装逼,一局就会下,毕竟第一局守擂的是霸天的阿q,结果谁知道!!!没几分钟就被ko了!而且一打就打到了第三局,大家都疯了,全跑出去看。”

    “……看就看呗,你拉我干什么啊?”喻泽年好生无语。

    “哥你第八个出场,你压轴!那没准是你的对手!你知道不!你要是今天输了我可嘲笑你一辈子啊。”

    喻泽年就是不能激,一激就中:“你开玩笑!你哥我能输?什么玩意把你们激动成这样,行了行了我自己走你别拉我了,喂喂。”

    王炸兴奋起来哪管那么多,扯着他拼命往外冲。

    外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地上的标志还在闪烁着些微的光,他们一抬头就看见恢弘无比的大场面。

    没有哪一场比赛的观众能做到这么安静,大家连喊叫都忘记,全神贯注盯着游戏。

    此时已是第四局。

    万万没有想到,今年的全明星长久不变位置的会是攻擂位,守擂位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林灯一集中精神,手速提升,将整场比赛几乎打成个人秀。

    而这一幕,当真犹如重演,昔日的克洛诺斯也是这般英勇无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喻泽年抬眸去看的第一眼,就见到克洛诺斯一个利落的斩杀。

    身后一轮圆月,克洛诺斯镰刀重重挥下,他的面色沉而冷,浑身雪白,从腰间一直蜿蜒至颈部的图腾使这个男人看上去野性又强大,象征男人力量的肌肉每一寸都蓄势待发。而黑色飞舞的头发在夜色中冷如修罗。他站在高高山崖之上,冷眼垂眸凝视脚下血条只剩最后一点的人。

    他强大,俊美,高傲。

    手起刀落毫不留情,只一个电光火石间,他劈开时空,也劈尽最后一滴血。

    顿时——血条清零,红方败,蓝方胜。

    全场一片轰动,再一次的,第四次的尖叫彻底。

    喻泽年起初还是吊儿郎当被王炸扯过来的,现在他拿下耳朵上的耳机,眉目深锁的望着投影。

    目光再挪到副舞台,战败的守擂方是tt喵团子,也是炙手可热难得实力强劲的女选手,收获男粉无数,人美声甜。

    喵团子走向舞台,主持人跟她寒暄了几句,然而喵团子显然对隐藏在单间中的人更感兴趣。

    她接过话筒,回头问右侧藏在单间里的人:“胜败虽然说是兵家常事,但我也不想输给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的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出来让我见一下?我很好奇是谁把我打败。”

    然而几十秒过去,对方安静的毫无声音。

    喵团子的笑容有些牵强:“可以吗?”

    主持人趁机打着哈哈:“我想大家一定都想知道到底是谁能连杀四局,但是咱们全明星的关键词不就是神秘吗?若是提早揭开结局,那还有什么意思?对方第一次上全明星,害羞和紧张是应该的。喵团子小姐可以稍事休息,等他落败之时,按照规则,就可以在舞台上看见他了。”

    观众其实心里早就跟猫抓似的了,谁不好奇呀,从克洛诺斯一现身一个个都好奇的恨不得将那小单间给掀开。

    里面是谁,是大牌还是小神,是粉丝还是普通观众?

    若说原本只是猜测是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或是装逼的观众,那现在几乎可以一口咬定,绝对是大神!

    绝对是r排行前几的那几个男人其中之一。

    不然不可能到现在,已经第四局了,没有一点败绩。

    来一个他杀一个,来两个他杀一双。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不是林与风。

    林与风有个习惯性动作,他每赢得一场比赛,都会俏皮的操作诸神比个“耶”。

    因为动作太小,胜利之后的色调变化晃人眼,原本大家都没有发现这个小动作,但后来不知是谁观察仔细,将林与风的小动作给无限放大。最后大家才知道,这个牛逼s的男人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林与风是习惯性的顺手动作,而此时这个人没有,胜就胜了,就那么冷冷的站在一边,什么反应也没有。

    后几场,喻泽年双手抱怀看的认认真真,他没有放过克洛诺斯任何一个动作,而全场气氛被掀至一个又一个高潮。

    第五杀。

    第六杀。

    ……

    眼看守擂方各大战队派出的人都被碰了一鼻子灰,越来越多的战队坐不住了。

    有人纷纷打听到底是谁在里头坐镇。

    活动方也一脸懵。

    “随机抽取的,我们也不知道呀。”

    而周鱼早就跟对方打好招呼,俩人关系铁,对方不会透露林灯一的消息。

    就这么一小会儿,风起云涌,喻泽年又再度被人扯了回去。

    一开始他不愿来,现在他不愿走,一步三回头的看台上。

    “哥诶,别看了,下场就是你了,选管都快急疯了你还在这。”

    “就最后一眼。”喻泽年不走。

    “别最后一眼了,快点!你马上就跟他正面交锋了还有多少不能看的!”

    “诶?”喻泽年忽然反应过来,“我衣服还没换!”

    “所以要你快点啊!”

    喻泽年拔腿就跑,他怎么能丢掉他的美队呢。

    前面几个选手,什么阿q,喵团子,一个穿了件路飞背心,一个打扮成了猫女,其他人也都倡导全明星的娱乐性,把自己化妆打扮成了奇奇怪怪的模样。

    喻泽年回休息室赶紧换衣服。

    他引以为傲的eseass,性感的翘臀怎么能不展示!

    与此同时,难以掩饰的是他的激动。

    有意思,可太有意思了。

    对方很强,越强,喻泽年越兴奋。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热血沸腾后的感受,他恨不得现在立刻冲上台。

    他在这边兴奋着,而场馆中的观众当真是受尽了折磨,今晚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起,精神又高度紧张,只是万万没想到,一紧张就紧张到了七场。

    第七场。

    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第七场!

    他们看着一个个攻擂方被ko下台,看一个个胜利字眼出现在蓝方,看那间单间的门从未打开,看主持人脸上逐渐尴尬的神色,看两边小道上忙碌奔跑的工作人员,看被安抚着的抽取到号码却没机会上台的其他幸运儿。

    一切一切,仿佛历史在重演,仿佛时空真被克洛诺斯的镰刀斩断又重合,仿佛回到了过去,仿佛他们还是曾经的少年,仿佛热血还在,初心还在,对电竞的热爱从未改变。

    不知是谁猛地站起来,大声的喊道:“加油!——”

    然后,一声接着一声,从场馆四面八方传来:“加油!!!”

    “加油——”

    “加油啊!!!”

    “一杀七!!!!”

    “加油!!”

    一声,两声,三声。

    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累。

    怎么不累。

    高度紧张,高度集中,面对七位职业选手,但是林灯一却只觉得浑身像燃起来了似的兴奋。

    他还能打,他还远不止于此,再来多少都不会怕。

    耳边为他加油鼓气的声音源源不断,林灯一飞速操作着键盘和鼠标,他目不转睛,他使得克洛诺斯当真如他名号一般讲诸神斩杀于刀下。

    这是“神王”,是传说中的诸神之王。

    他比肩星辰,媲美太阳,睥睨众生。

    万丈光芒融于他身,克洛诺斯黑眸黑发高高在上,强大的威压使得面前赫尔墨斯逐渐渺小,对方用尽全力做最后的挣扎。

    克洛诺斯像活了一般。

    他的双眸如同黑色的曜石一般纯正,周身的气场如神降临,身侧的镰刀握在他手心,他抬手,镰刀在面前打平。那双纯黑色的眼睛似在藐视万物,镰刀锋利的刀尖闪着冰冷的光,他身后还是那轮圆月,神情依旧不屑。

    他朝着赫尔墨斯,切断他身边所有时空,而赫尔墨斯——永坠黑暗。

    霎时——血条归零。

    第七局,蓝方胜,攻擂成功。

    轰然一下。

    场馆掀起爆炸般的嘶吼与尖叫。

    观众疯了。

    人们都疯了。

    哭啊,喊啊,叫啊,闹啊,兴奋啊,疯狂啊。

    他们忍不住的流泪,忍不住的哭泣,忍不住的捂着嘴。

    是青春,是回忆,是过去,是曾经,是那个少年。

    是一杀七。

    新的记录即将产生,打破那个男人记录的人即将出现。

    大家害怕又紧张,兴奋又踌躇。

    主持人说话都在抖,谁不激动,谁能不激动。

    他不断说着:“安静——请大家安静——安静——”

    但没有人听他的话,现在的情形根本管不住。

    直到过了好久,才一点点安静下来。

    “马上!马上!我们就要进行全明星创赛史上第一次——破纪录的一人对阵第八人赛,我想,此时此刻,大家都会跟我一样想起一个人,那么,那个人的记录会被打破吗,还会有人创造新的记录,新的历史吗?我和大家一样,激动的手都快握不住话筒,但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即将到来,大家!准备好了吗?!——”

    观众们:“准备好了!!!”

    主持人:“好,那么现在,让我们缓缓开启——镜中世界。”

    灯光暗下。

    观众再度屏息。

    时空在流转,像是克洛诺斯的玩物。

    只是过了数秒,数分钟,良久蓝方都没有任何动作,而红方也姗姗来迟。

    长久不动作这让人疑惑。

    喻泽年好不容易换上他那身引以为傲的衣服坐到比赛场上来时,对面迟迟没有反应。

    他在对话框打下:?

    对方也没有人回应。

    “什么情况?”工作人员有人问,“上去看看,人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

    一伙人踩着黑暗的阶梯,上到副舞台。怕影响舞台效果也没叫人开灯,好不容易摸索到门把手,一拧开,里面空空如也。

    哪里还有人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呢?!”有人尖声询问,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一个比一个懵。

    投影上的蓝方还是前一战胜利后的页面,也就是说,这个人从第七局胜利后就已经离开了。

    工作人员被打的措手不及,在场观众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对面的喻泽年拿下耳机伸着脑袋往这边望,主持人也被叫去了一边。

    然后紧跟着的,就是被晾在一边许久的下一位幸运观众上台。

    这位观众是从台前直接上的副舞台,还热情的对大家打招呼挥手,然而现在观众根本对他不感冒,他们只想知道刚刚的人呢?!为什么下一位已经上台了?他们要他回来啊!

    眼看大家情绪逐渐不对,也不知道是谁,又是从哪个角落突然冒出一声:“快看克洛诺斯的手!”

    然后,齐刷刷的,所有人,包括台上的喻泽年,通通将目光移向投影的克洛诺斯。

    蓝方的页面还停留着大大的,克洛诺斯还是依旧摆着胜利后的臭臭高傲脸,而他的手……

    有人根本忍不住,当场泪如雨下。

    一边的喻泽年也微微皱了眉头,他看的心也莫名的绞痛了一瞬。

    克洛诺斯怀抱着黑色镰刀,他像靠在墙上一般的,侧眸凝视着众人。

    赤脚的双足随意点着地,出自r强大原画师之手的绝美脸庞既傲,且冷。

    而就在这样一张让人痴迷的脸庞之下,相对应的,是抱着镰刀时,左手在腰侧摆出的那个小小“耶”。

    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手势,一个有些反差萌,有些可爱的小动作,却翻腾着搅乱了每一个人的心。

    场馆内再怎么呐喊,尖叫,哭泣,已经都不重要了。

    他们看见那个熟悉的动作已经足够,就让他们带着最美好的梦,以为那是林与风回来了,便好了吧。

    冗长的后台通道,连接着外部的世界。

    一位少年穿着一身黑衣,带着黑色鸭舌帽与黑色口罩,清冷如风一般从人身边刮过。

    他面无表情,单肩背着包,里头揣着鼠标和键盘。

    人群慌乱的从他身边过,而他,与人群逆流。

    众人形形色色,每个人都忙忙碌碌。

    少年头也不回,迈着长腿一往无前。

    今天他很满足,也很开心。

    他低头看了看手,藏在口罩之下的双唇抿了抿,被创可贴遮住的地方有一颗浅浅梨涡。

    哥哥,我说过的,你今天也看到了,对吗。

    大家还是那样喜欢你,爱你。

    即使你已经消逝,即使我再也看不见你,即使你不能陪伴我。

    也没关系。

    因为我知道,当所有人都还记得你时,你永远不会离我们而去。

    d还在,风神还在。

    林与风还在。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