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牛假模假样介绍了一下林灯一,就把他随便安个地儿坐不管了。反正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学生,谁知道为了转来云立有没有作假成绩啊,看那样就不是什么善茬。

    可巧,张铁牛给他塞的位置就是喻泽年前桌。喻泽年一路看着他回座位。

    林灯一的自我介绍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不近人情,浑身冷冰冰。这人好像生来就不会笑,清清冷冷。

    他就一句“林灯一,双木林,灯火灯,一二一”搞定全班。回位子的时候更是连一道眼神都不给喻泽年,太目中无人了吧喂!

    喻泽年翘着二郎腿,被忽略的直接行为就是——脚尖不偏不倚正中林灯一屁股。

    林灯一才刚刚坐下就被挨了一脚,脸色瞬间沉下,随即听身后没皮没脸冒了一句:“哟,前桌,幸会啊。”

    新学校,新学期,新班级,新同桌,新……对头。

    林灯一坐在喻泽年前面,忍。

    第一天,不想惹事,给老师面子,给王小札面子。

    但是——

    当喻泽年的脚第n次踢到林灯一屁股的时候,嘈杂的早读课都挡不住那一声激烈的乒铃乓啷,叮铃哐啷——

    随后,张铁牛一声怒吼:“喻泽年!!!怎么又是你!还有……还有!”张铁牛气的新同学的名字都没记住,“林灯灯灯——”

    喻泽年:“报告老师,林灯一。”

    林灯一瞪了他一眼。

    “林灯一!给我站起来!!!”张铁牛怒嚎。

    关于转校生第一天第一节课就和本校第一魔王打架打去办公室这件事,正以光速传播到学校各个角落。

    王小札在一班撞墙。

    “我的灯啊。”他欲哭无泪,“你就不能消停下吗!跟你千叮咛万嘱咐都不听,可愁死我了。”

    而当事人呢,两位正站在办公室门外写检讨并供全年级瞻仰。

    为什么呢,因为就是那么不巧,班主任办公室在整层楼正中央,林灯一和喻泽年就是俩门神,一左一右抵着墙艰难写着。

    此时正以俩人为圆心,办公室宽度为直径,画出一道半圆。圆内,是“门神”,而圆外,是闻风赶来的诸位美少女。

    期间不伐有“导演”对着他俩小视频拍的飞起,两位男主角脸色一个比一个臭。

    这么多人,林灯一嫌烦,叽叽喳喳声音不绝于耳。

    他低声骂了句:“操。”

    “兄弟,别操,心平气和,你五百字多快乐,享受当下吧。”喻泽年转着一支笔,单手撑着墙,过分修长的两条腿不老实的交叠在一起,林灯一瞟了一眼,在他小指上看到一枚黑色尾戒。移开视线,见到白纸上像鬼画符一样的三个字:检讨书。

    林灯一:“一千五百字,你是我的三倍快乐,更享受。”

    喻泽年:“……操。”

    林灯一:“怪谁?”

    喻泽年不怕死的说:“谁叫你屁股那么金贵,碰两下就给我一拳。”

    林灯一不是个习惯怼人的性格,但他就是看喻泽年不顺眼,别问为什么,问就是他高兴。

    他凛了神色朝喻泽年说:“镶黄金了,不服?”

    人多,不计较。喻泽年咬着笔盖睨了他一眼:“我供着成吗。”

    魔幻的新学期就这样开始了。

    林灯一闹这么一出搞的所有科目老师进班都会先问一下:“哪位同学是林灯一?”

    于是,今儿一整天林灯一无数次起立坐下坐下起立。好在从办公室回来后喻泽年就消停了。

    他跟卓然聊了一天微信。

    喻泽年是新加入byl战队的一份子,刚刚进入青训营,但byl的高管他早就认识了,关系也很熟。卓然今儿跟他聊到了dd的事。

    卓然:【那个dd相当难搞啊,我们找她这么多天一点口风也不松。】

    喻泽年:【怎么着,碰壁了?】

    卓然:【人家谁不是听到byl哭着赶着要加入,这姑娘够大牌的啊。我合理怀疑uaa也接洽她了。】

    喻泽年:【你这不是废话么,咱们看上的人uaa什么时候放过过?】

    卓然:【不行,一定要拿下dd。】

    过了会儿,卓然猛发了几个感叹号。

    卓然:【我想了个无敌绝佳的点子。】

    喻泽年:【说。】

    卓然:【嘿嘿,咱们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喻泽年:【什么意思?】

    卓然:【小年年呀,年宝贝呀,你可是咱们byl的门脸,帅破苍穹的王牌。】

    喻泽年:【?】

    卓然:【兵法读过吗,三十六计读过吗,那个,美男计了解一下?】

    喻泽年:【?】

    卓然:【商量商量,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有个女朋友什么的?趁这次机会……追她?】

    喻泽年:【:哥屋恩。老子对她没兴趣。】

    喻泽年是个有原则的人,追一个见都没见过的人怎么可能。他要求高着呢,挑剔的无与伦比。以为谁都能入眼?逗呢。不然怎么至今还母胎单身,就他这条件怕不是早该谈出一个连了。

    老师在上面唾沫横飞,前面那个人低着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喻泽年顺手给程孑然发消息。

    “林灯一的事暂时先别管了。”

    没一会儿程孑然回复:“放过他?”

    喻泽年:“嗯。”

    程孑然:“你这次这么好说话?怎么了,不像你啊。”

    喻泽年:“你猜。”

    趁老师不注意,喻泽年悄悄伸出摄像头,咔嚓了一声发过去。

    照片里的男生微微靠着墙,低着头,白色衬衣下隐约能看见微凸的脊椎,黑发衬的颈间过于冷白。

    只有一道单薄的背影,程孑然没看出来是什么,发了个问号。

    喻泽年大大方方:“介绍一下,我前桌——林灯一。”

    漫长的五秒后,程孑然回复:“不是冤家不聚头?”

    喻泽年:“什么冤家,我是他债主。”

    那么多钱呢,虽然喻泽年也看不上那些东西,但不代表不解决。

    所以——

    林灯一一放学就被围了。

    被喻泽年。

    喻泽年不愧混世魔王的名头,身后一众小弟各个纹了个大花膀子,瞧着是挺唬人。

    白天还难兄难弟一起写检讨的情分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喻泽年坐在栏杆上,一条腿横着,嘴角噙着笑。

    很奇怪,这个人哪里都像没骨头似的,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但是衣服却穿的工工整整,虽然一身潮服浮夸又骚气,但就算痞里痞气,也痞的从容,还透着股莫名的随性——哪怕此时笑望着林灯一,并朝他吹了个口哨:

    “上次的事,聊聊?”

    林灯一掏出手机给王小札发了几个字:“有事,你先走。”

    随后走向喻泽年。

    喻泽年朝后面一群纹身哥说:“这儿待着。”

    “好的,哥。”

    喻泽年伸手揽住林灯一的肩,哥俩好似的带他进了个巷子。打算跟他商量件事。

    林灯一动了动肩,十分不习惯跟别人挨着。

    喻泽年掏了根烟出来,递给他。

    林灯一一脸写着:有屁快放。

    喻泽年笑了:“你小子很拽啊。”

    林灯一继续看着他:屁放完了?

    “知道上次在我家砸了多少钱吗?”上来就谈钱,兄弟真感情,喻泽年单刀直入。

    奥地利水晶加酒柜加一百四十七万,哦,美金。

    林灯一动手时确实没算。

    “球棍没坏,不算你钱,酒跟水晶一起三百万,说吧,怎么还。”

    林灯一眉头松了松。

    “我会还你。”

    喻泽年笑了:“三百万,不是三百块。”

    林灯一:“耳朵没坏。”

    喻泽年没打算真跟他要钱,那奥地利水晶他早就想扔了,酒柜里的酒也难喝的要命,那些东西他都无所谓。

    关键他现在想借题发挥,找林灯一帮忙。

    “三百万,我不要你还,但你得帮我个忙。”喻泽年简明扼要,“事成了,一毛不要,我还给你奖金。”

    林灯一:?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

    喻泽年:“成交吗?”

    林灯一:“什么事?”

    喻泽年:“简单,帮我……”

    “喻泽年!草拟娘的,老子终于蹲到你了。”

    两人谈话忽然被打断,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社会哥气势汹汹的朝两个人冲了过来。

    林灯一一看就明白:寻仇的来了。

    他不动声色退到墙根,双手一抱怀,冷冷的注视,显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倒是喻泽年,看了林灯一一眼,顺手一扬,单肩包落到了林灯一怀里。

    蓦然怀里多了个包的林灯一:?

    哥,我跟你很熟吗?

    别人的恩怨林灯一懒得管,喻泽年的包他更懒得管,他毫不客气的把包扔在了地上,扭头走了。

    看来今天喻泽年没时间跟他哔哔。

    “喂,兄弟。”懒洋洋的声音带着丝笑意从身后传来,林灯一脚步一顿。

    喻泽年往前走了几步伸手一圈,圈住林灯一的脖子,哥俩好似的凑在他耳边开玩笑:“咱这才刚谈完三百万的生意,你怎么转头就不管人了呢。”

    去你大爷的三百万。

    那群咋咋呼呼的人一听,好家伙,三百万!眼睛都直了,根本不管这俩人还是个高中生。

    林灯一捂着头:怎么又是一群傻子。

    “一个都别放过!等拿到三百万兄弟们分!”

    得,林灯一揉了揉鼻梁。

    还是个活在梁山好汉里的傻子。

    “说吧,怎么分,你一半我一半?”林灯一指了指那群人。

    喻泽年:“仗义啊兄弟,这怎么好意思呢。”

    “少废话。”

    喻泽年笑道:“不会让你动手的。”

    林灯一:“不动手怎么解决?”

    喻泽年走到他面前,顺手接过林灯一手里的背包:“解决办法多的是,比如——”

    他一把抓住林灯一的胳膊,一手扬起背包甩到身后人脸上,大喊一声:“跑!”

    只听哗啦啦几声,人被这俩人撞的倒了一地,喻泽年一双长腿跑的飞起,林灯一无语至极,他整个人都被喻泽年拖着奔跑在小巷里,后面一群人喊打喊杀追的东倒西歪,瘦长的羊肠小道一时间热闹哄哄,喻泽年边跑边笑还不忘发语音:“程哥,那群王八犊子又来找我了,你有时间赶紧把他们解决了。”

    喻泽年一看就很习惯,林灯一停又不能停,只能继续跟着他跑,但是那只手……

    喻泽年拽着他的手腕捏的生疼。

    “你放开我。”

    “我放开你你被他们追上怎么行,咱们还有个三百万的生意呢。”

    林灯一:“……”

    我答应你了吗?

    莫名其妙俩个人跑到不知哪条路上,跑出巷子就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溪水。

    青绿色草地连着坝,草杆已不再青葱,有些隐隐的黄。

    一路不知跑了多久,林灯一觉得自己脑子坏了,真是莫名其妙。

    喻泽年仰躺在草地上大口呼吸,两个人都出了汗,溪水旁的风温润的不可思议,吹在身上不觉得冷,只觉得一阵舒爽。

    两个人一人躺着,一人站着。

    水面偶有露出的石头尖儿,远处是孩子放学的笑声。

    大人的自行车按着叮铃铃的铃声,夕阳在余晖中渐行渐远。

    风吹起衬衫一角,少年人的腰身有种独特的美感。

    “喂,过来。”美好的风景被喻泽年这么一句打破,林灯一并不打算过去。

    “有屁快放,你也不怕憋死?”林灯一冷漠。

    “啧,咱们是文明人,别这么粗鲁。”喻泽年坐起身捋了捋微乱的发。当他五官全然露出时,轮廓幽深而线条明朗。

    夕阳的光映在他的侧脸,笔挺的鼻梁高而直,少年的俊美被自然的美景烘托的张扬而热烈,那一秒,林灯一多看了他一眼。

    ——就一秒。

    “有h2s快放,你也不怕憋死?”林灯一重复了一遍。

    “操。”喻泽年笑了,“真有事儿拜托你。”

    既然用了拜托这个词,林灯一勉为其难的往前走了两步。

    “说。”

    喻泽年掏出手机,点出了个a。

    一晃而过的页面在余光中显的如此眼熟,林灯一警惕的看着他。

    treesa,dd直播间。

    林灯一心里咯噔一下。

    果不其然,喻泽年对林灯一说:“帮我个忙。”

    林灯一有些紧张的问:“干什么?”

    喻泽年微微倾身,风吹起额前的发,融进双目的余晖亮的出奇。

    他扬起嘴角,“帮我——追她。”

    林灯一愣住。

    什么玩意儿?

    你特么疯了,放你的h2s。

    林灯一头也不回的掉头就走,喻泽年不知道哪里犯了他的忌讳,在后面喊着:“喂喂,别走啊,有事好商量么不是。”

    河堤没有栏杆,青草下方就是淙淙流水,随着天色将晚,堤坝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两个少年一前一后的走着,前方少年漠然无语,眉目像晚间的风般清澈又隐含凉意,后面的少年不知在说些什么,几步小跑追了上去倒退着解释。

    林灯一被他吵的驻足,望着他:“为什么要我追?”

    “因为你够帅。”吹起彩虹屁喻泽年眼睛都不眨一下,大拇指朝林灯一竖着,“就凭你这张脸,不怕搞不定。怎么样,成交的话,你欠我的钱我一分不跟你要。”

    “理由。”林灯一问,“为什么追她。”

    “啊,害。帮我兄弟忙,他喜欢,毕竟游戏迷你知道的,喜欢主播喜欢到连做梦都是她,我做兄弟的不帮帮忙怎么行。”

    这种理由毫无说服力。

    “我拒绝。”林灯一说。

    “三百万!”喻泽年提醒。

    林灯一:“你耳朵聋了?”

    没听清?

    喻泽年笑了,这个人怎么那么软硬不吃,不就让你帮忙追个女生么,有这么难么。

    卓然这个馊主意出的,真是烦。

    眼见林灯一身影渐行渐远,拒绝的干干脆脆,喻泽年咬着下唇眯缝着眼睛,挺拔的身影渐渐融在火红的夕阳中,沉入海平面。

    少年的黑发搭在眉间,张扬不羁的面容立体感十足,小指的戒指发出黑夜的色泽,风吹的他的衣角飞起一片。

    他拿出手机给卓然发语音:“要追自己追,本少爷不伺候了。”

    晚十一点。

    家。

    电脑前,dd直播间。

    沐浴后的喻泽年黑发还滴着水,桌上一盏暖光台灯将墙面镀上淡淡金黄,他坐在电竞椅里大腿翘二腿,无语的看着私聊框。

    头疼。

    就是特么欠的。

    他怎么就,不能干脆的拒绝卓然呢!

    “操。”

    怎么追啊。

    从小到大都是女孩子追他,哪有他追女孩子的份。喻泽年望着dd的对话框真是一个屁也蹦不出来。卓然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战队搞不定怎么就要他来追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