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头一皱,这他妈谁啊?

    一秒后,哦,林灯一。

    某人今晚参加趴体特地改的备注,惯用手段。

    泳池趴音乐太吵,他走到屋子里头去,笑着接了电话:“哟,我可爱的小……”

    “喻泽年你是不是脑子有泡?”林灯一低八度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莫名被喝了一嗓子的喻泽年不知所以:“怎么着了这么大火气,我又怎么惹你了?我还以为你来感谢我给你送的奶茶呢。”

    呵,还真是谢谢你的猫爸爸。

    “你那句话什么意思?”林灯一本来今晚心情就欠佳,论坛闹的他一个头两个大,再看到这句话就觉得喻泽年在耍他。

    “哪句话?我说什么了?”喻泽年问。

    “你自己发的自己不知道?”

    喻泽年拿开手机,点开对话框。

    ——“我不爱你了,你走吧。”

    ”……“

    他惊了惊:“这不是我发的,我刚……”肯定是刚刚那个女人!

    喻泽年走近落地窗,从里向外看来往的人,没看见刚刚那位,他准备解释什么时,林灯一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以后少来这些无聊的事,耍我有意思么?砸你家的三百万明天就给你,把卡号发来。”

    喻泽年笑了笑:“别呀小同桌,都说了你砸的那些我本身就无所谓,不要你还,你一高中生逞什么能。这句话其实不是我发的,刚刚有个女的来勾搭,我说我有女朋友,就在微信里随便点了个头像给她看,她估计觉得不爽所以故意发给你想惹你生气。”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喻泽年哧笑道,“没想到你还真生气了。”

    林灯一:“你脑子真的有病,说我是你女朋友?”

    喻泽年:“哎呀,这不是误会么。当时懒得搭理她随便糊弄糊弄,每次来参加这种派对都被各种勾搭。”

    哦,然后就拉我挡刀?

    林灯一直接挂了电话。

    喻泽年一愣,小同桌气性不小啊,说挂就挂。

    夜深十分,桌上昏暗的台灯边,猫爸爸奶茶的logo正对他举着招钱爪,留着八字胡,脑袋上顶着财神帽。

    奶茶立在那里安安静静。林灯一对它翻了个白眼。

    喻泽年本来今晚觉得还挺无聊,林灯一这通电话打的他乐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接到这个电话开心还是电话内容让他开心,总之他嘴巴就没合上。

    直到他打开trees论坛,看到了那个神帖。

    【树林夜话:你不知道的秘密——dd一夜榨干爸爸八次,爸爸弹尽枪倒,不再奉陪。】

    喻泽年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靠!”忍不住爆一声粗,他愤怒道:“老子什么时候弹尽枪倒了?八次就敢说榨干我?”

    年大爷觉得自己男人的尊严受到了蔑视。他根本忍不住,直接切了【叫我爸爸】号,在这个屠版的帖子下面打上一行字——【有病吧,谁跟你说我被榨干了?……】字还没打完,他扫到了最后一层楼引用的楼主的话,里头写着:“爸爸秃头还肥……要多老有多老……直接被干翻了……躺了三天才好……下不来床……”

    “…………”

    喻泽年窒息了。

    不行,大号不能上,必须小号。

    于是,没过一会儿一条超长楼层上线。

    【叫我爷爷】:楼主放你娘的狗臭屁,谁特么跟你说爸爸直接被干|翻了下不来床的?爸爸多威猛多雄风不倒你知道吗?才八次算个鸟,爸爸一晚上十八次的时候你在哪?而且,爸爸长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帅你知道吗?宇宙无敌第一帅你见过吗?你才秃头,你全家都秃头,爸爸头发都能绕地球一圈了!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红嘴唇,这么帅的男人你见过吗?各位,我才是爸爸的朋友,一起喝酒一起睡觉的那种朋友!我以人格担保,爸爸不秃,爸爸不老,爸爸不止八次!!!

    此义愤填膺且小学生语气式的楼层一出来。

    吃瓜群众又高潮了。

    【爸爸一晚十八次?卧槽?楼上的你开玩笑吧?】

    【吹吧你,我信你个鬼(°°)】

    【等等,头发绕地球一圈是什么鬼?】

    【…………呃,那什么,歪个楼……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红嘴唇……是葫芦娃里的蛇精吗?】

    【回楼上,是:】

    喻泽年回复完才发现有一条没解释,他哪里有“不再奉陪”,他还没把dd追到byl呢。帖子里澄清没那么大力度,想了想,他打开dd的直播间,dd刚好在直播,【叫我爸爸】一进直播间弹幕又炸了。

    早就关掉弹幕的林灯一在专心打游戏,他没发现直播间异样。直到久违的trees头条顶端闪起熟悉的名字还响起特别配乐时,林灯一才注意到——

    置顶头条——【叫我爸爸】:王者归来!

    林灯一:……

    这么中二无下限的话到底帖子里的人智商得负成什么样才相信那是个秃头老男人?这很明显就是未成年啊。

    叫我爸爸来直播间直接吸引全trees火力,游客疯狂进入,对话栏快到看不清,七七八八问的问题都是关于叫我爸爸和dd线下的那些颜色事。

    八卦的天线竖在每个人的头顶,喻泽年正准备好好解释一番。

    当他打完一大段准备发时——【友情提示:您已被禁言16时。】

    ?

    ?????

    不是,他怎么又被禁言了?他还什么都没说啊,不就发了个王者归来吗,咋的,归来都不让归?

    禁言没别的原因,就是林灯一看见他不爽,仅此而已。

    休息空档,有披着黑马的人给dd发了私信。

    黑马,官方的人。

    超级管理001:【dd小姐您好,我是trees官方管理小果,抱歉打扰一下,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聊聊?】

    dd:【说。】

    超级管理001:【是这样的,trees平台邀请顶级制作团队举办直播活动——《超级女神》,这是一档斥重金打造的比赛类节目,您目前在我们平台人气非常高,我们诚挚的邀请您参与,参与本次活动您可以获得各顶级战队的推荐资格哦,且在我们直播平台还有长达一个月的置顶权重,以及奖金,还有一系列奖励,我把资料发给您,您可以看看。】

    这么一大堆话,林灯一就回了三个字:【没兴趣。】

    超级管理001:【dd小姐,请相信我这是非常好的一次机会,可以扩宽你的知名度,并且能与各大战队合作。详细流程我发给您,您可以加一下我的微信吗?】

    dd:【滚。】

    超级管理001:“……”

    fk,老娘不伺候了!

    林灯一觉得世界安静了。

    超级管理001背后的小姐姐气的砸键盘:“这个dd,要死啊!!!气死我了啊啊啊啊!!!!”

    trees公司里,杨果被dd那一个滚字气的不行,旁边同事乐此不疲,还逗她:“怎么样,告诉过你她不好惹了吧,当时平台想跟她签独家她理都不理,人可大牌的很呢。”

    杨果气呼呼,她可是trees超级管理1号诶!权力可大了去了,多少人想巴结她,走哪儿不是被供着捧着。今儿居然吃了这么个冷脸色,太!憋!屈!了!

    同事说:“得了得了,别气了,咱们赶紧跟各大战队接洽一下,这次活动制作团队那么贵,千万得把钱赚回来。”

    杨果郁闷:“对其他战队没兴趣,我就喜欢uaa,我就喜欢我们家傅老板,那么帅,那么禁欲,那么让人想犯罪……”杨果说着说着就开始花痴:“可是uaa全队都是男的,他们没人参赛啊,傅老板肯定不会来。”

    “杨果,你疯了?你还想着傅于呢,你也不怕byl的那个祖宗吃了你。傅于是谁的你不知道?全联盟谁敢多看他一眼,那么出色的男人早就被易厘那个妖精吃的死死的了。”同事笑,“趁早死了你的心吧,咱们只能从其他方面对uaa下手,要不然,请他们做嘉宾?”

    这些都属于流程,杨果:“再说吧,得问问策划团队。”

    还是气不过,杨果哼了一声:“多好的机会,老娘送给她她都不要,赢了这个比赛好处多了去了。爱来不来,老娘不伺候。”

    同事:“可拉倒,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盯上dd背后的金主了,咱们平台活动那么坑,一场比赛不把那些土豪扒一层皮下来都不会罢休。”

    杨果这才心情好了点:“那是,毕竟扒下来的一部分也能让咱们饱饱腹啊。”

    林灯一每次直播都有各种奇葩的事情发生,他真怀疑kg要他直播是认真的还是故意想看他笑话。幸好别人都不知道dd是他,不然……

    关了直播,游戏还没退,他点开好友栏。

    自从上次加了年大大爷号后,就没见他再上过线。林灯一猜测这只是个小号。

    年大大爷的信息比他还少,完全看不出什么。他简单梳洗完后躺上床,手机里除了王小札唠唠叨叨一堆话外,第二行就是喻泽年的微信框,里头还是他呼出去的语音。

    再往上滑,就是那句“我不爱你了,你走吧。”

    先前看这句话时林灯一只觉得莫名其妙令人生气,现在看来却觉得有点好笑。还我不爱你了。

    “谁要你爱啊。”

    神经病。

    猫爸爸奶茶动都没动,就这样放在电脑桌上朝他望着。

    他下了床,走到窗边往右边看了看,一开窗,那风猛地窜了进来,一下将他头发吹乱。右边那家灯还关着,喻泽年还没回来。

    今夜风太大,他又赶紧把窗户关上。

    算了,关心他做什么,反正他又不爱我了。

    林灯一扯了扯唇角,这句话真有些好笑。

    上床熄灯,一夜好眠。

    云立高中高三三班的喻泽年一大早就死鱼摊,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

    林灯一踢了踢:“让让。”

    喻泽年还是不动。

    “猪啊。”林大佬长腿一跨,从喻泽年身后跨过,他从桌肚拿出早自习的书,安安静静上自习。

    张铁牛来班里逛了好几圈都没管喻泽年,反正他早自习睡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喻泽年睡的不是很安稳,他趴在课桌上,留给林灯一一个后脑勺,然而,或许是身体的异样,也或许是做了什么梦,他逐渐往林灯一那边滑落。

    一点一点,林灯一左手支着看书没注意他。

    他正看着英语呢,突然之间,大腿砰的一声被什么东西砸到,吓的他条件反射揪起就要甩开。然而——

    林灯一看清腿上不明物体:?

    “喻泽年?”

    喻泽年迷迷糊糊,眉心紧皱,就那样趴在林灯一的腿上,不论林灯一怎么喊他都没动静。

    “怎么回事?”林灯一疑惑的将手放在他额头上,一碰上就缩了回来:“这么烫?”

    “喂……”他的声音一贯没多大起伏,嗓门也不大,喻泽年根本听不到。他好像有些冷似的,觉察到身边唯一的热源,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林灯一的大腿。

    林灯一本能的扯下他的手:“你什么毛病,别摸我腿。”

    喻泽年缩了缩,刚被扔下去的手又爬了上来,他一直皱着眉头,似乎很难受。

    也确实,贴着他大腿的脸烫的吓人。

    林灯一好几次伸出手想把他的手再给推下去又迟疑了。

    这模样,倒是瞧着有些可怜……

    他从课桌里拿出校服,给喻泽年披上,然后等张铁牛再来巡视时告诉他喻泽年病了。

    张铁牛一听喻泽年病了,整个人都慌了。

    这个二世祖可不能生病啊!

    “快!快!林灯一同学,你陪你同桌赶紧去医务室,这烧的可不低啊,快快快,现在去,立刻。”

    林灯一蹙眉指着自己:“我陪?”

    张铁牛急的脸色都变了:“当然是你陪啊,你是他同桌,我告诉过你们同桌要相亲相爱互帮互助的你忘了?”

    林灯一:……

    他低头看,喻泽年正抱着他的腿直哼哼。

    “怎么这么麻烦。”他低语。

    拍了拍他的脸:“起来,我陪你去医务室,你发烧了。”

    喻泽年不知道在哼个什么,林灯一一句也没听清。

    “你说什么?”

    喻泽年嘴巴又动了动,林灯一还是没听清。

    没办法,他只好低下头。

    喻泽年也在同时侧了侧头,闭着眼睛转过脸。

    一人弯腰,一人仰躺,班里书声琅琅,岁月静好。

    只是仰躺的少年身体温度稍高了些,就连嘴里的气息都显得更加燥热。他的唇因为高烧有些发干,以至于碰上林灯一的脸颊时,莫名的刺痛,莫名的敏感,莫名的扎进心房。

    林灯一身体猛地僵住,他能听见耳边急促的呼吸,伴随着高烧的热气,烫的他脸都红了。

    大约一秒、两秒、三秒后——

    林灯一转过头,看见了一双黑沉的眼睛。

    而那时——他们的距离不过毫厘而已。

    见过拽的,没见过这么拽的。

    喻泽年也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敢在他面前甩脾气甩到这份上。

    简直不给脸。

    中指敲击着沙发扶手,喻泽年懒懒散散的整个人都陷进了沙发里,他望着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扬长而去,唇角忽然没由来的翘了起来。

    ——这人走了,音响线还不忘带走。

    喻泽年家的玄关被砸了个稀巴烂,他也不着急,反而走到窗台趴着往下看。

    都弄成这德行了,这群狐朋狗友们尴尬的打着招呼说再见。

    “你们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一会儿,七七八八的人散了干干净净,就剩程孑然一个人。

    他推了推高鼻梁上的眼镜,漠然的站在喻泽年身边。

    而喻泽年的视线,则一直望着下方。

    程孑然向下看,看见刚刚来家里砸场子的嚣张家伙。只见他径直走进了旁边的单元楼道,一扬手,音响线飞进了绿色垃圾桶。

    喻泽年换了个窗,走到阳台最左侧那扇,打开,然后歪歪斜斜的靠着等。

    嘴里还倒数——

    “三、二、一。”

    落音那刻。

    隔壁灯亮了。

    喻泽年挑了挑眉,下巴努了努,对身边人道:“看见了?”

    懂了?

    程孑然蹙眉。

    “一单元,1101,林灯一。”喻泽年微勾的唇角毫不掩饰的泄露他的心思,拍了拍程孑然的肩,意味深长的走了。

    林灯一回到家重新打开窗户,觉得世界都安静了。

    再没有吵闹的音乐声,零点的喧嚣在这一刻降到最低,城市逐渐陷入沉睡,与银河中的星芒一同沉寂。新的一天悄然酝酿,每一秒都在成为过去。

    刚刚那一通发泄使他轻松了许多,被tt炒就炒了,他还有更想去的战队。

    昨天只是昨天,他并不会回头看。

    继续刚才的事情,林灯一唤醒电脑将直播间与新号全部准备好。

    一切就绪,新的直播间,新的游戏号,新的名字——dd。

    他玩的游戏叫r,堪称时下最火爆,他虽然已经熟练到闭着眼睛都能全员ver,但面对大众直播……还是有些不适应。

    在tt战队时,kg给他提过建议,说没事可以开开直播,也挺有意思的,叫他不要抗拒直播。有很多职业选手就是在直播平台被挖掘到的,这是一种非常快速被看到的途径。

    林灯一有目标,他不光想夺冠,还有想去的战队。

    银色纽曼麦克风悬在头顶,摄像头被他转到面对墙,打开艾肯声卡后,林灯一踌躇了会儿,做了一个决定。

    他按下变声器,戴着耳机,听了听自己的声音。

    “喂。”

    “恩。”

    萝莉音,很好。

    完美伪装,再熟悉的人都不会听出他是谁,这样可以完美缓解直播时的尴尬。

    林灯一心安理得,修长食指按下鼠标左键,自此,一个新手萝莉就此诞生,trees平台被淹没的新人主播页面中,亮起了新的窗口——尽管此时此刻无人问津。

    “关于林灯一,你希望我怎么做。”程孑然站在玄关处。

    酒店套房的浴室房门打开,一道高挑身影走了出来。他擦拭着乌黑的发,额前刘海被水浸湿,水珠顺着发尖从高挺的鼻梁滚落,融进唇缝。

    拇指擦过唇,喻泽年拧开矿泉水瓶盖,大口灌了几口,少年人劲瘦又鲜明的肌理散发着这个年龄独有的荷尔蒙,他靠在沙发边缘曲起一条腿:“老规矩。”他微微抬眼,嘴角挂着懒懒的笑意。

    程孑然略有踌躇,点了点头:“明天会安排好,你放心。”他拧开门把手,准备出门。

    “等下。”喻泽年突然叫住他。

    程孑然回首。

    喻泽年食指敲击着桌,他仰起头,落地灯的光晕落在他凸起的喉结,想到那个毫不客气又拽了吧唧的少年,他勾了勾唇角,说:“你先别动,这个人我自己来。”

    家是不能住了,酒店也挺好。

    他习惯性的打开电脑,进入trees。

    “一星期后开学。”程孑然好心提醒。

    “恩。”喻泽年拿起戒托中的黑色尾戒重新带在小指,他头也没抬:“知道了。告诉老头子,一年之约,说话算话。”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