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订阅不足被防盗啦,补齐订阅即可看最新章

    喻泽年这么一嗓子,正好拉回了林灯一的思路。

    他一直望着手机在发呆。

    手机里是前几天微博艾特他,要他参加这档节目而他拒绝的页面。

    下面的粉丝都在哭,求他参加。

    dd自横空出世以来,直冲trees顶层主播。

    起初在傅于给他打这个电话之前他是拒绝的,但是看着微博里粉丝的哭泣小表情,他深深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

    这档节目别人都是背靠战队,只有dd一个人是个人身份。

    来来去去,无牵无挂,也不影响uaa,就算最后被骂也由他一个人承担。

    谁也没想到当日的无心之举会为今日埋下不该有的隐患。

    他打算在节目中亮明自己真实性别,所以,节目要好好参加,但那个才艺展示一直困扰着他。

    现在,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喻泽年时,他指尖翻飞的刀是……蝴蝶·刀?

    林灯一下床打开电脑,百度了一下蝴蝶·刀。

    很帅,很酷,外表华丽而隐蔽,刀刃锋利而危险,非常适合在不露脸的情况下展示,毕竟摄像头可以只对着手。

    看了眼电脑右下角,十一点半,那家伙应该还没睡。林灯一抓起外套就出了门,从一单元走到二单元,在十一层停下。

    喻泽年刚洗完澡,上衣都没穿,松松垮垮围了条浴巾拿起手机。

    【可爱的小同桌:开门。】

    眉峰一挑,喻泽年走到门口看了眼猫眼。

    林灯一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出神,冷淡的眉眼蹙紧,灯光落在他的发间,仿佛点上银色的光幕。

    喻泽年开门。

    他单手撑着门框,上身什么也没穿,分明的肌理既性感又带了丝少年的劲瘦。他勾着唇,眼底带笑的一边摇头一边啧啧啧:“大晚上的,跑来觊觎我的肉|体?”

    林灯一:“滚。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在鬼吼鬼叫。”

    喻泽年退开,让了条道:“那哪里是鬼吼鬼叫了,那是爱的呼唤。我说,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身体,那么可爱的小同桌请放心,我没烧了。”

    “你不自恋能死吗?”林灯一冷淡的问。

    “不会,但会生不如死。”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喻泽年问,“这么大晚上的找我什么事?别告诉我又想砸我家。”

    再度踏入他们家,想到自己上次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林灯一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酒我帮你订,水晶也是,我会赔你。”

    喻泽年给他拿了杯水:“没跟你开玩笑,不要你赔,那些东西我真不喜欢,你不砸我也会扔。”喻泽年压根没想让他还,三百多万,卖了这个小同桌他也还不起。

    “你放心,这点钱我喻泽年压根没放在眼里。”他坐在单人沙发里,嚣张的一条腿翘着。

    林灯一对他说:“把衣服穿了,跟我走。”

    喻泽年一怔:“去哪儿?”

    林灯一:“请你……吃烧烤。”

    “?”

    什么?

    喻大佬不知道小同桌哪根神经不对了今晚居然大发慈悲请他出来吃烧烤——虽然他从来没吃过烧烤。

    林灯一惊讶的看着他,皱眉问:“你没吃过烧烤?”

    “……至于么,这么惊讶?”喻泽年一身宽松运动服,拉链一直拉到顶,尖瘦的下巴半个都藏在了领子里,张扬的荧光边将他衬托成了黑夜里一眼就能望到的存在。头发凌乱而蓬松,眼神虽笑却捉摸不透。

    喻总长手一扬,哥俩好似的揽着林灯一的肩:“没吃过烧烤怎么了,我搬出来之前就像囚犯一样,你懂吗?家里管家盯着我像盯犯人,我干什么他都会跟我爹通报,我爹妈管我管的严,控制欲特别强,我不能忤逆他们任何,只要有一点迹象,就把我抓回去。”

    喻泽年看林灯一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笑着拿了串烤五花扔进他手里的篮子:“从来没人请我吃过烧烤,谢了啊,跟你的三百万抵消了,以后别再跟我说要赔我钱什么的了。”

    “那为什么……他们让你搬出来住?”林灯一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喻泽年转着手里三千块一条的钥匙绳,吊儿郎当的笑道:“做了个交易,给了我一年时间,放我一年自由。”

    “等高三一毕业,去留就不随我了。”

    他好奇的一边挑选烧烤材料一边问林灯一那都是什么。林灯一头一次好脾气的给一个人解释菜品。

    “烤苕皮,恩,好吃。”

    “韭菜。”“……你才要壮阳。”

    “鹌鹑蛋。”“你烦不烦,你才吃蛋补蛋。”

    “生蚝……喻泽年你闭嘴。”

    两个人一边吵一边挑的折腾了半天才选好菜坐到露天的桌子旁,老板娘笑呵呵的看着这俩小伙子,一脸慈爱。

    大晚上的来吃烧烤的人多的很,这家生意好,就在他们小区后门。

    林灯一跟老板说:“老板,两瓶啤酒。”

    喻泽年一把按住他的手:“你喝啤酒?”

    林灯一:“不行?”

    不行……可太不行了。

    “你喝可乐。”喻泽年替他决定。

    林灯一敲了敲桌子,面无表情:“我请的。”

    意思是我喝什么要你管?

    “你。”喻泽年都不好说他什么,就你那一口倒的酒量还敢喝?想起上次喝醉了的林灯一他就有些心有余悸。

    后来退了一步,喻泽年说:“果啤,就果啤。”

    烧烤上来后林灯一递给他一串烤五花:“尝尝。”

    喻泽年接过,嗅了嗅,咬了一大口。

    烤的焦焦的脆皮入口满是肉香,果啤晶莹透亮参杂了一丝桃子味,隔壁的饭桌围了一大群人,他们笑着划拳,声音说的巨大。林灯一抬手举着杯,也不说话,漂亮的眼睛在夜里透着亮,晚风有了些凉,吹的他的额发随风而荡。

    喻泽年笑着灌了一大口,对他说:“谢了啊小同桌,请我吃这么好吃的东西。”

    一顿烧烤而已,又不是山珍海味。

    林灯一小抿了一口。

    “你能帮我个忙吗?”林灯一问。

    “要是不愿意我就不会坐在这了,说吧。”喻泽年道。

    “有这么明显?”林灯一疑惑。

    喻泽年笑:“无事不登三宝殿,非奸即盗。”

    林灯一冷笑:“我是像奸还是盗?”

    喻泽年:“盗不像,奸嘛……”他咬了一大口肉,“毕竟我当时什么也没穿,某人就赶着点的敲了门。”

    “你想死。”

    “爷不想。”

    “教我蝴蝶·刀。”林灯一懒得跟他争,直接说出了诉求。

    “蝴蝶·刀?”喻泽年一怔,“你学那个干什么?”

    “耍酷,行吗?”不然怎么说,为了才艺比试?呸。

    “就这啊,行啊,多简单,我当多大事儿呢。”喻泽年一口应下。

    “谢了。”林灯一又朝他扬了扬杯。

    “但是——”喻泽年勾着唇,一贯深邃的双眼在夜色中莫名的吸引人,他朝林灯一倾了倾身:“我有个条件。”

    “……”林灯一,“说。”

    “明天,后天,你——”喻泽年指尖指着林灯一,他扬唇噙笑:“陪我吊水,借我牵手,两天,两针,不许迟到,不许拒绝。”

    风吹的林灯一的头发微乱,宽大的卫衣衬的他格外瘦。清清冷冷的目光落在喻泽年身上,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漂亮而精致。

    额发扫过,他垂眸,又抬眼。

    两天而已。

    丢出两个字:“成交。”

    林灯一头也不回的走出会议室门,周鱼冲了出来,他气的整个人都浮着蒸汽泡。

    “林灯一你站住!你什么意思呀,我这是为了你好。”

    单肩包松垮的挂在肩上,走廊里的冷色光为他本就冷了三分的脸打上更加沉默的光晕。

    “为我好?”林灯一眼中略含嘲讽。

    他指着不远处的荣誉墙道:“那才是我要去的位置,靠的是这个。”他伸出十指,捏成拳,“懂么?”

    uaa,从小就立誓要加入的战队,也是哥哥最爱的战队。

    他林灯一总有一天会留下自己的名字,站在最高处,与他们并肩。

    与曾经的辉煌相遇。

    林灯一回家后洗了澡就上了床。

    床头一盏暖色蘑菇小台灯,散发着莹润的暖光。

    他的床品柔软而蓬松,这么倒下去整个人都陷了进去。拿着枕头盖着脸,林灯一还在为今晚的事感到无语。

    都什么事啊。

    周鱼坚持的理由很简单,他认为这是对林灯一好,可以最大化的榨取一个人的价值。这是商人的基本思维,不能以常人来思考。

    林灯一理解,但抱歉,他不接受。

    正在想着,电话响了。

    是傅于。

    “喂。”他接听。

    “听说,你跟周鱼今晚吵起来了?怎么了。”傅于温和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林灯一顿了顿,简单说了下今晚的事。傅于听完后略有沉默。

    “我就直说了吧,要我骗观众参加这种活动,不可能。”林灯一坚持道。

    “我明白。”傅于道,“这件事……是周鱼考虑欠妥。这么做虽然给你提高了话题度,但却容易招黑。”

    “你觉得我需要这样的话题度吗?”林灯一嗤笑一声,“未来,我的名字就是话题。”

    “我相信。”傅于笑了笑,“这样,比赛我们继续参加,这确实是一次让你提前进入观众视野的机会,可以展现展现。”

    “傅老板。”林灯一声音冷了下去,“你也要我去?”

    傅于笑了:“周鱼让你参赛是以选手身份,我让你参赛是以嘉宾身份。特殊嘉宾。”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